鼠疫 鼠疫 8.5分

看完了鼠疫

猫猫

看完了鼠疫,不忍心看自己写的东西。 潦草的看了开头,以至于到最后把人物都搞的不知道他是干什么了,以至于我又从头看了一下加缪是怎么安排人物出场的,第一章讲了这个即将遭遇鼠疫的城市,第二章加缪就把书中主要的人物悉数出场,用里厄医生出诊回来再出诊回来就很自然的写出了这些人,他们所说的话所做的事也基本把他们各自的性格呈现出来,到后来随鼠疫的发展情况,各自人的反应变化,加缪也随之再变。我觉得他先写鼠疫大的变化,用死了多少人,以及如何清理尸体,从宣布隔离患者,患者家属,这些总鼠疫的情况,再写这座城市人们的心理状态,之后再具体到个体身上。大致是这么一个描写方法,从里厄医生发现老鼠死亡的开始,到群体的老鼠死亡,之后少数人感染鼠疫,再到大片的人感染,而后是鼠疫发展的时间的个个阶段,到鼠疫的结束。加缪把这些时间点按上述的写作方法描绘出来,构成了鼠疫这本具有象征意义的佳作。 大的书写顺序是这样,加缪文以载道的点都处于人物分析与对话上。他写的特别有意思的是,一个是全知全能的上帝视角,一个就是书中人物的具体发展,两种相结合的前进。特别类似于电影里的旁白,低沉地讲述着,之后故事里的人开始把旁白里的观点落到了实...

显示全文

看完了鼠疫,不忍心看自己写的东西。 潦草的看了开头,以至于到最后把人物都搞的不知道他是干什么了,以至于我又从头看了一下加缪是怎么安排人物出场的,第一章讲了这个即将遭遇鼠疫的城市,第二章加缪就把书中主要的人物悉数出场,用里厄医生出诊回来再出诊回来就很自然的写出了这些人,他们所说的话所做的事也基本把他们各自的性格呈现出来,到后来随鼠疫的发展情况,各自人的反应变化,加缪也随之再变。我觉得他先写鼠疫大的变化,用死了多少人,以及如何清理尸体,从宣布隔离患者,患者家属,这些总鼠疫的情况,再写这座城市人们的心理状态,之后再具体到个体身上。大致是这么一个描写方法,从里厄医生发现老鼠死亡的开始,到群体的老鼠死亡,之后少数人感染鼠疫,再到大片的人感染,而后是鼠疫发展的时间的个个阶段,到鼠疫的结束。加缪把这些时间点按上述的写作方法描绘出来,构成了鼠疫这本具有象征意义的佳作。 大的书写顺序是这样,加缪文以载道的点都处于人物分析与对话上。他写的特别有意思的是,一个是全知全能的上帝视角,一个就是书中人物的具体发展,两种相结合的前进。特别类似于电影里的旁白,低沉地讲述着,之后故事里的人开始把旁白里的观点落到了实处。特别有意思。 写的再好也就是这么着了,我也不至于感觉自己写的烂尾好多次的小说有多烂。而是加缪把自己要表达的思想通通在自己所设置的人物中自然呈现,他不是传奇,今天还是现代的小厨师,一不小心就穿越清朝做起了太子。加缪没有,他把人物的发展脉络写的让我确信无疑。那很自然的也就认同了他的哲学主张。 抛开鼠疫所象征的纳粹主义,我只想分析加缪的存在主义。我突然想起来在2012年,我所瞎想的人活着的无意义,原来早有大师级的人物想的透彻无比。他人即地狱,这句被我感觉装逼无比的话现在理解了,也真是。世界上有许多高深莫测的话语,我不能只想着是为了装逼存在,它的产生是什么还不懂 ,我就好好闭嘴吧。基督教以前是欧洲的信仰标准,基本的一条就是信奉上帝上天堂,反者下地狱,信奉不太好的去炼狱,之后在好好信奉再转天堂。随着科学的进步,人世间的许多事靠基督教已经无法解释,早以前就有哲学家提出存在主义,后来的萨得将其发扬,加缪也是其中之一,他俩的论战这姑且不提。只说加缪的存在主义在鼠疫这本小说中的存在。 首先是反上帝的,加缪不相信上帝的存在,当然那个天堂地狱的纲领文件更是不认同。首先这个世界是荒谬的,然后人来了,这是无所谓意义不意义的事,来了就来了,根本没有上帝的旨意,这些在鼠疫的神父上体现。那人应该怎么活呢,又是靠什么标准来的呢,存在主义认为是自由的,你可以自由选择,但是你的选择也会影响别人的选择。举个例子,两个不认识的人在一块打车,其中一个选择A车,一个选择了B车,结果B车出了车祸,车祸人亡,对于选择B车的人来说,选择A车的人就是他的地狱。当然这主要是说自由的选择自己怎么做,也会影响他人。鼠疫中外来的记者就是这样,刚开始封城记者一心想离去,费了一番周折之后马上可以离开死亡之城时却选择留下,他是受了里厄医生等人的影响。还有灿烂的塔鲁先生,他目睹了法官父亲宣判一个犯人的死刑后离家出走,他感觉一个人不应该判决另一个人的罪,不管另一个人做了什么,像法律,道德,这些都是人存在以后自己发明的,就像宗教一样,依靠这些人类自己发明的东西去泯灭另一些人,这也是他所接受不了的,他觉得要活的有一定的意义,就做一些富有同情心的事情,鼠疫中他也完成了自己的意义。 对比更大的是自私与无私,鼠疫横行时,一些人搞哄抬物价之事,像里厄医生这些人积极对抗鼠疫,救助患者,更多的是中间地带的人。加缪很明白地指出人类的存续靠的是里厄医生这些人。这比局外人单纯的宣导存在主义要升华一些。 我想想好作家,他们基本上在心中都有自己的观点,然后书写书中人物,把自己的观点放到他们身上,促成一部部牛逼的小说,书写的过程中也会使自己的观点更完善,也有反例,那只是有更好的价值观在他们心中得到认同,转而书写另一些价值观的故事。 我想写小说,但是像宋丹丹的月子一样。写的我都不知所云,可能是我自己的观念不清晰,我不知道我的主旨。文化水平不高也制约着我,好好讲一个故事的能力不知道有没有。写书评好像吃作者吃过的饭,终究是空中楼阁。但是写字这事,在我的意念里始终没有消散过,有时浓有时淡罢了。我有时在想,活了那么久,如若仔细品味生活中的滋味,总会做成一道菜吧。所以我把身体还有一部分脑子交给必不可少的生活,一直留着一部分交给写字,不知何时能流畅的写下一步小说,我也聊以自慰。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鼠疫的更多书评

推荐鼠疫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