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活过的另一些自己

猫猫
2017-08-04 00:58:05

有这么一种说法, 在古希腊,辛苦的劳作都交给了大量的奴隶,而古希腊人把精力放在了形而上的东西上,由此产生了灿烂的古希腊文明。仅仅吃饱没事干创造了这些么? 刚刚看完一本书,很及时的我又把它全忘记了,下功夫读了,虽然我的时间支离破碎,但是我的心里没有断片。现在怎么也想不起来这本书写了什么。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我应该造自己的房子了,我在这二十四年的时间里,读过的书,写下的字,红过的脸,做过的爱,历经的事,害羞、不安、嫉妒、愤怒,都是我积攒下来的砖头,感觉已经够盖一个房子。这个房子是要套件还是要通透,我一直拿不定主意,我用我十二年的经历打下了许多地基,想把另外十二年的经历用做添砖加瓦,地基打下了,我却盖不下去,我还要向日子讨些泥料,讨些盖房子这段时间的吃食。等我忙完这些,我那先前打好的地基已经松垮腐朽,白天的白风、黑夜的黑风卷着四季的尘土,天空的眼泪、上苍的雪白都来到我的地基上。我只好又打一个地基。 我在心里规划着这座房子,等我用所有看书后的感悟练成的琉璃瓦装饰好房子的最后一处,我还想把这么多年的情绪围着房子盖一圈院墙,再用我最难过时的眼泪和最快乐时的眼泪堆砌出院门,这样,一个家就出来了。我要

...
显示全文

有这么一种说法, 在古希腊,辛苦的劳作都交给了大量的奴隶,而古希腊人把精力放在了形而上的东西上,由此产生了灿烂的古希腊文明。仅仅吃饱没事干创造了这些么? 刚刚看完一本书,很及时的我又把它全忘记了,下功夫读了,虽然我的时间支离破碎,但是我的心里没有断片。现在怎么也想不起来这本书写了什么。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我应该造自己的房子了,我在这二十四年的时间里,读过的书,写下的字,红过的脸,做过的爱,历经的事,害羞、不安、嫉妒、愤怒,都是我积攒下来的砖头,感觉已经够盖一个房子。这个房子是要套件还是要通透,我一直拿不定主意,我用我十二年的经历打下了许多地基,想把另外十二年的经历用做添砖加瓦,地基打下了,我却盖不下去,我还要向日子讨些泥料,讨些盖房子这段时间的吃食。等我忙完这些,我那先前打好的地基已经松垮腐朽,白天的白风、黑夜的黑风卷着四季的尘土,天空的眼泪、上苍的雪白都来到我的地基上。我只好又打一个地基。 我在心里规划着这座房子,等我用所有看书后的感悟练成的琉璃瓦装饰好房子的最后一处,我还想把这么多年的情绪围着房子盖一圈院墙,再用我最难过时的眼泪和最快乐时的眼泪堆砌出院门,这样,一个家就出来了。我要把脑子里胡编乱造的一个男人拽出来,放在这个院子,让他劳作一天,打扫一下墙上的新泥,门上的绿漆。等夜色降临,我就抛开他的肚子,取出一根骨头,比着他的样子,造一个女人,等他们都醒来,我就拿笔记录他们的喜怒哀乐,生老病死。 如果我活过了又一个二十四年,我在四十八岁时,我造的男人女人,他们的子子孙孙比照我建造的房子院落,用他们所有的喜怒哀乐,生老病死积攒下来的砖,泥料,石板,绿漆大门,造就许许多多的房子,有的套件有的通透。还有像我这样的男人女人们,不甘于自己的日子,他们就在家与家之间修筑路,便有了村,便有了城,有了国,有了世界。而我,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我看着那埋头苦干的矮个男人,他应该是我造的那个男人的孙子。时光流逝如时光,那个坟头站着的野鸡,它恐怕不知道脚下踩的是我造的男女。 始作俑者的我,大拇指与食指向外一划,就是这个世界一点儿放大,我清晰的看见辛苦劳作的人汗水滴下时,正好砸中一直蚂蚁,蚂蚁抖抖身躯,继续觅食,它可能以为是雨。我用食指向右划了划,我清晰的听见了男女之间皮肤与皮肤,舌头与舌头相碰的声音,我赶忙用食指与大拇指向里划,整个世界就在眼前,再高的楼也比不上我的一个小手指头肚,再大的江也比不过我的一口口水,再远的目光也比不上我眯起眼睛跟前的一米两米。可是我只是始作俑者,不做中途改变着,相爱的人因为误会相恨,我很想在他们耳边告诉这个可恨的误会。苦思的人仰天一年,面地一年,还是不得其解,我好想给他甜甜的答案。卧床多年的老父亲就要结束他在这个世界的行程,瑟瑟寒风也没有吹灭最后微弱的灯光,这是在等远在他乡的儿子回家,在这个世界见上一见,临走时的相见比相见本身都意义重大,我真想抓起儿子放到奄奄一息的老父亲面前。 我选择什么都不做,有些时候我感觉自然比什么都重要,我超越这个世界认知的东西展现给了他们,有违自然,必定会有混乱。 可是,我现在还没有房子,更不要说我作为始作俑者所建造的世界了。只不过我用时间与臆想在我脑中造起了自然,这与我二十四的汗水泪水,自己的欢笑受过的冷笑,继续为以后只有我自己知道的世界增砖添瓦。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一个人的村庄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个人的村庄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