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理在左,法律在右,爱至上

向日葵

于是,一场绝望的努力将开始,必要时可以以犯罪为代价去建立一个人的帝国。

——加缪

故事之先,度娘了一下“脑死亡”:“一个人只要心脏停止跳动,自主呼吸消灭,就是死亡。把心脏视为维持生命的中心,这一概念一直指导着传统医学与法律。然而,随着当代医学科学的发展,人们逐渐改变了死亡的定义,改变了判定死亡的标准。目前,各国的法律仍然普遍强调心死亡的定义。西方有些国家通过10年的努力,已使社会、法律、公众舆论接受了脑死亡的概念。”除了这个说法,“脑死亡”还有法律定义,只是这个定义各国说法并不相同。

关于“脑死亡”,度娘还说了这样一段话“目前对脑死亡的主要关注点在于,脑死亡病人体内有保持良好血液灌注的器官可供移植使用,而停止循环的病人死前多有持续低血压,体内脏器多有损害。其次,对每个脑死亡病人都耗费大量人力物力,使用支持系统去维持几天乃至几个月,直至心脏自然停跳,并无必要。这不利于社会及全体公民的福利,因为死亡是无可挽回的。在考虑撤除支持系统之前,要解决的主要问题仍然是...

显示全文

于是,一场绝望的努力将开始,必要时可以以犯罪为代价去建立一个人的帝国。

——加缪

故事之先,度娘了一下“脑死亡”:“一个人只要心脏停止跳动,自主呼吸消灭,就是死亡。把心脏视为维持生命的中心,这一概念一直指导着传统医学与法律。然而,随着当代医学科学的发展,人们逐渐改变了死亡的定义,改变了判定死亡的标准。目前,各国的法律仍然普遍强调心死亡的定义。西方有些国家通过10年的努力,已使社会、法律、公众舆论接受了脑死亡的概念。”除了这个说法,“脑死亡”还有法律定义,只是这个定义各国说法并不相同。

关于“脑死亡”,度娘还说了这样一段话“目前对脑死亡的主要关注点在于,脑死亡病人体内有保持良好血液灌注的器官可供移植使用,而停止循环的病人死前多有持续低血压,体内脏器多有损害。其次,对每个脑死亡病人都耗费大量人力物力,使用支持系统去维持几天乃至几个月,直至心脏自然停跳,并无必要。这不利于社会及全体公民的福利,因为死亡是无可挽回的。在考虑撤除支持系统之前,要解决的主要问题仍然是确保脑死亡的诊断准确无误。”

只是大概了解了“脑死亡”和“器官移植”,原来这二者是有联系的,原来脑死亡是有法律意义的,那器官移植就有其道德伦理意义。如果没有法律的规定,没有道德的约束,一切将会是什么结果呢?法律和伦理道德会统一么?

“幸福的家庭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东野这次讲述的只是一个不幸的家庭,丈夫多次出轨,终被妻子发现,二人貌合神离,已然决定离婚,但女儿的意外溺水使得这个家庭的方向发生了根本转变。

女儿瑞穗溺水其实已经脑死,可熏子坚信瑞穗并没有真正死亡,于是丈夫和昌因工作研究之便找来专人开始对女儿的身体进行物理维护,沉睡的小美人鱼就此诞生。

但东野却称之为是“沉睡的人鱼之家”,我想或许是在女儿陷入沉睡的那一刻,母亲熏子就已陷入了不自知的疯狂,这种疯狂如同巨大的漩涡,瞬间就将周围的亲人卷入其中,丈夫、儿子、父母、妹妹,无一不配合着她,整个家庭陷入了一个怪圈,开启了围绕着沉睡的瑞穗的生活,无人能从中自拔。

“没有生活之绝望就不会有对生活的爱。”看书的前半部分,总觉得熏子对女儿的爱偏执的可怕,她坚信女儿是活着的,她操持着女儿的所有日常生活,并为女儿请来特殊教育老师,所做的一切完全是对待正常人一样。

然而,当时间继续流逝,女儿仍没有苏醒,丈夫、母亲、儿子、妹妹似乎开始觉得这是一场无望的救助,天天面对的只是一个死去的人,但既不甘心放弃这个生命又无法继续维持这种仿佛照顾“尸体”的状态,每个人其实都被这种矛盾的心情一直纠缠着。

只有熏子从来没有动摇过,一直坚信着。这大概是来自母亲真正的爱,母亲的直觉,虽然说不清,道不明,但其实瑞穗的灵魂尚未离开。熏子等待得或许只是一个时机,一个可以和女儿真正道别的时机。

小说到后来,熏子感觉到女儿真正的离开了,夫妻二人最终决定将女儿器官捐献。东野这种类型的故事总是简单的,并不复杂,针对某种社会问题写一个美丽的故事,再借故事引发大家对社会问题的思考。

世间万事,有法律,就有违法,有道德,就有非道德,有伦理,就有反伦理。然而,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用法律解决,不是所有的情感都可用伦理道德束缚,就像熏子的爱,母亲的爱,超越了法律与伦理,灵魂不死,是生之爱,也是死之爱。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沉睡的人鱼之家的更多书评

推荐沉睡的人鱼之家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