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巫的子孙何必强撑莎士比亚的外衣

丁小猫
《女巫的子孙》其实不能算是一部严格意义上的莎士比亚戏剧的改写作品,因为它创作了一个新故事——现代社会的《暴风雨》版本。只是沿用了《暴风雨》的故事框架和人物设置,旧瓶子装了新酒,还是和旧酒口味很像的新酒。

故事中规中矩,很安全地按照《暴风雨》的起承转合完成了男主人公菲利克斯·菲尔普斯的复仇记,但也因此失去了自己的灵魂。小说的主人公是戏剧大师菲利克斯,在《暴风雨》中指向被流放的米兰公爵普洛斯彼罗。而小说的名字却是《女巫的子孙》,在《暴风雨》中指向的是女巫西考拉克斯的儿子,一个丑陋如怪物般的瘸子凯列班。

文中对他进行了一定程度的洗白,一开始所有囚徒都对这个角色的认识都是邪恶的怪物,而后在菲利克斯的引导下发现他的优点而认识到他的复杂性,并把他和普洛斯彼罗相比较,认为他们很像,都是被侵占了领地而徐图报复之人。可惜小说对此再没有深入地解读。

而在《女巫的子孙》这个故事里,他可以指向参加戏剧演出的这群囚犯们,他们在世人的眼中是邪恶的、可怖的,不可教化的甚至是愚昧的。可他们却或多或少地理解了莎士比亚的戏剧,对人物进行了颠覆性地解读和精彩地演绎,从道具服装、到配乐特效都能完成的很好...
显示全文
《女巫的子孙》其实不能算是一部严格意义上的莎士比亚戏剧的改写作品,因为它创作了一个新故事——现代社会的《暴风雨》版本。只是沿用了《暴风雨》的故事框架和人物设置,旧瓶子装了新酒,还是和旧酒口味很像的新酒。

故事中规中矩,很安全地按照《暴风雨》的起承转合完成了男主人公菲利克斯·菲尔普斯的复仇记,但也因此失去了自己的灵魂。小说的主人公是戏剧大师菲利克斯,在《暴风雨》中指向被流放的米兰公爵普洛斯彼罗。而小说的名字却是《女巫的子孙》,在《暴风雨》中指向的是女巫西考拉克斯的儿子,一个丑陋如怪物般的瘸子凯列班。

文中对他进行了一定程度的洗白,一开始所有囚徒都对这个角色的认识都是邪恶的怪物,而后在菲利克斯的引导下发现他的优点而认识到他的复杂性,并把他和普洛斯彼罗相比较,认为他们很像,都是被侵占了领地而徐图报复之人。可惜小说对此再没有深入地解读。

而在《女巫的子孙》这个故事里,他可以指向参加戏剧演出的这群囚犯们,他们在世人的眼中是邪恶的、可怖的,不可教化的甚至是愚昧的。可他们却或多或少地理解了莎士比亚的戏剧,对人物进行了颠覆性地解读和精彩地演绎,从道具服装、到配乐特效都能完成的很好。但是小说对这一群人的描写也是草草寥寥,全部的篇幅和视角都在菲利克斯的身上,这群囚徒的思维依旧被控制在菲利克斯的思路之下。那么“女巫的子孙”这个标题深意何在?不如像《基督山伯爵》一样取名为《监狱老师杜克先生》得了(菲利克斯落难后改名为杜克隐藏自己的身份)。

菲利克斯报复成功的戏剧性反转也显得非常没有说服力。几个纵横政坛,波谲诡诈的老狐狸因为一段他们出现幻觉丑态的录像就这么束手就擒,草草收场了?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至于录了托尼和塞伯特计划谋杀萨尔的录像,菲利克斯既然说这是“互动式”戏剧演出,完全可以解释这是演出中的内容,或者用黑客技术盗取销毁等等。不过我始终怀疑托尼和塞伯特真的本性邪恶到谋人性命来图权吗?不知道。从有限的关于托尼的篇幅中,我能看得出他的狡猾和运筹帷幄,但不至于到如此歹毒。

这里反应出小说的另一个问题,人物塑造不丰满。除了主人公外的所有人物都只是单调的扁形人物,而大篇幅描写的主人公也未见得将其人物形象立住了。因为小说剧情都是靠大段大段的人物对白和心理活动来推进的,时常让人产生在看剧本的感觉,包括在一句话后面括号做解释,但其表达形式确是小说无疑。不知是否受《暴风雨》影响抑或是翻译的问题,用词遣句或是环境背景的描写都极似旧时代,以至于偶尔出现谷歌、Youtube等现代高科技词汇都让我觉得很穿越。所以他女儿的死也很奇怪,他女儿病的不行了,那些保姆不会自己送医院吗?不会求助于他人吗?封闭的旧社会吗?

接下来说说翻译和排版的锅。文章每一节开头都标注了时间,年月日,唯独第一幕的二至八节没有。而文章开头采用的是倒叙,因而造成了混乱。文章中部分句子还加粗了,干什么?好词好句吗?还有时不时出现的“吃葡萄不吐葡萄皮”这句俗语翻译,真不知道是什么梗。

翻译许多地方太过直译,以至于不适用于中文语境。“我祖父是参议员,”她说道,“我有门路,会拉关系,你可以这么说。我还得告诉你......(就不打完了)。”很容易能想象英文的表达习惯,但是中文中会在自我介绍后用“你可以这么说”的表达吗?那个语气会显得有些不快吧?用“如你所想”之类的意译是不是更合适?而翻译严谨到诸多欧美品牌店都要直译用注释的风格,却在翻译女性的胸脯时用“咪咪”这个词也是够跳TONE。还有些地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原汁原味”不好翻,还是太怕带偏读者,翻完了在注释上说明原文然后让读者自己脑补想象原文理解一下......既然都是翻译文了,谁要CARE原文表达习惯和所用词汇,不失意味即可。

部分注释也割裂了我投入到小说情节的共鸣中,当然大部分关于解说的注释还是恰当的,剧中多处人物对白援引了《暴风雨》的原话,小说中一一进行了注明。这等于在我跟随小说人物推进剧情,体会他们的情感时,跳出来拉住我说你看的不是《女巫的子孙》,而是《暴风雨》,有一种连贯的阅读体验被生生地掐断的感觉。这是对莎士比亚的经典进行再演绎的作品没错,但没必要处处怒刷《暴风雨》的存在感和强调作者到底将《暴风雨》和《女巫的子孙》结合的多完美。因为我到底是在看这个叫“女巫的子孙”的故事,而非《暴风雨》!这种两厢呼应的效果也该是小说情节和语言自己能够彰显才对,而非强行植入读者脑海,否则就有生搬硬套之嫌。对不了解《暴风雨》这出戏的读者,比如我,这么注释也不觉得妙在何处。而懂的人自然会懂。我建议倒不如将这些援引的原话加粗,统一注明即可。

小说最大的惊喜是囚犯想象《暴风雨》结局后的人物命运走向,其中安东尼奥组的解读是,邪恶的安东尼奥不会甘心于臣服,而且他的秘密随时会被揭穿,因而他联合西巴斯辛杀死了普洛斯彼罗、阿隆佐王及他的儿子腓迪南、凯列班,奸污了米兰达并把她抛诸大海。非常出人意表、非常颠覆、非常残酷但又足够现实,这也才像是作者笔下会为了利益谋人性命的托尼会做的事情。但是这个设想草草地被揭了过去,因为大家不能接受这个结局。诸多深意在人物简单的对话中被三言两语交代,比如关于《暴风雨》中第九个牢笼的存在在菲利克斯的说教式阐述中灌输给众人。看完我的感觉就是“哦,所以呢?”

书中说“托尼出局,菲利克斯回归,这才是事情本该有的逻辑。”未见得合逻辑,但是满足了设想。《女巫的子孙》没能撑起《暴风雨》的厚度,但它本可成全自己。
0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女巫的子孙的更多书评

推荐女巫的子孙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