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组城市 重组城市 评分人数不足

[转] City design还是Urban design

早稻
《重组城市》系列导读Ⅰ: City design还是Urban design
2017-04-10

原文链接:http://www.sohu.com/a/133273227_611316

林奇认为现代主义和“科学理性”的城市规划催生了城市碎片化并导致物质空间形态设计的危机。为了应对这种危机,林奇在1960年代大力呼吁开展城市设计,他使用的是“city design”。在文章“城市设计与城市容貌”(1968)中,林奇首次从交叉学科的视角把city design定义为“对城市扩展区内的活动和项目进行一般性空间布局”。林奇认为City design主要是解决:
人类活动的空间与临时性模式以及物质环境的关系,既要考虑经济-社会因素,也要考虑心理因素(感官因素只是其中的一部分)……我们关于城市形态的词汇贫乏无力……不过很明显,城市形态是人类环境的重要组成部分,必须要对城市形态进行设计。
林奇认为城市设计应该跨越多学科、系统性地研究和设计城市形态,应该包括建筑设计、对象设计(如设计一把座椅或一座桥梁)、系统设计、环境(生态)设计等多方面内容,这种设计“可能会扩展到很大的区域,但是不会直接建成完整的环境”。...>
显示全文
《重组城市》系列导读Ⅰ: City design还是Urban design
2017-04-10

原文链接:http://www.sohu.com/a/133273227_611316

林奇认为现代主义和“科学理性”的城市规划催生了城市碎片化并导致物质空间形态设计的危机。为了应对这种危机,林奇在1960年代大力呼吁开展城市设计,他使用的是“city design”。在文章“城市设计与城市容貌”(1968)中,林奇首次从交叉学科的视角把city design定义为“对城市扩展区内的活动和项目进行一般性空间布局”。林奇认为City design主要是解决:
人类活动的空间与临时性模式以及物质环境的关系,既要考虑经济-社会因素,也要考虑心理因素(感官因素只是其中的一部分)……我们关于城市形态的词汇贫乏无力……不过很明显,城市形态是人类环境的重要组成部分,必须要对城市形态进行设计。
林奇认为城市设计应该跨越多学科、系统性地研究和设计城市形态,应该包括建筑设计、对象设计(如设计一把座椅或一座桥梁)、系统设计、环境(生态)设计等多方面内容,这种设计“可能会扩展到很大的区域,但是不会直接建成完整的环境”。
林奇认为city design是“目前能想到的最好地表达城市设计的术语,因为当前对这个领域的认识还很模糊,这个词(city design)正好处于城市规划和建筑学或景观建筑学之间”。他认为这是一门新兴的交叉学科,跨越既有学科的边界,并且包含一系列完全不同的活动。“city design”:
不再局限在对私人行为的公共规范,设计公共工程,以及法定土地使用布局的图示化——尽管所有这些仍然很重要。其范围已经扩大到对活动和特性的规划,根据环境的使用功能创造原型,制定“框架式”规划,实现环境教育或参与式设计,考虑场所的运行管理,利用奖励机制,构建规章制度保障所有权和控制权。
从这个角度看,city design为自下而上的参与式设计构建了一个“框架”,把城市设计与公共活动场所的管理、服务和控制规章制度联系起来,形成住宅肌理和交通系统的原型,在城市中产生新的自适应程序。
与林奇努力使city design跨越多学科领域的尝试不同,urban design伴随着美国东海岸城市郊区化快速发展起来,并且越来越专业化。urban design起初继承了现代主义和功能主义的传统。其叙事基本上是机器论的,遵循牛顿论传统。不过,urban design是应用在城市碎片中而非整个城市中。科布西耶的学生,哈佛大学建筑系主任何塞•路易斯•塞尔特在1956年主持召开了第一届哈佛城市设计(urban design)年会。同年开设了城市设计课程,在1960年代召开了一系列的学术会议。到1973年,美国建筑师学会将urban design确定为建筑实务的一项专业分支。
林奇对待urban design的态度比较矛盾。一方面,他认为新兴的urban design学科能够暴露城市规划的危机。他在1974年的《大英百科全书》中写道:
urban design作为一项独立的专业,其兴起的原因主要是为了弥补传统环境艺术鸿沟,比如当需要为多个业主建设大型建筑综合体的时候。这个新的专业关注整个城市的设计,不像很多人误会的那样,认为城市设计像建筑设计一样只关注细节,仿佛快速为某一个业主建造建筑。城市设计强调城市形态的心理与感受层面的作用,因为这些因素在社区、区域或者大型工程中通常会被忽略。当城市规划从纯物质规划转向关注经济与社会政策,有可能逐渐走向分裂成若干子学科的边缘的时候,城市设计的兴起成为了城市规划领域的觉醒。
但是另一方面,林奇又把urban design的角色局限在“工程设计”领域,认为urban design是临时性的权宜之计,city design才是能够在更广泛领域系统性解决城市形态危机之道。林奇批判当代城市设计(urban design)自下而上的方法会导致重大错误。比如,波士顿郊区的弗雷明翰世界购物中心的失败就是因为设计师想当然地认为城市中应该存在这样大规模的增量。
尽管林奇尽了最大努力,他同时代的人仍然没有认识到区别city design和urban design的重要性。urban design作为一个独立的领域开始与全球化所带来的城市碎片化同时出现,并逐渐取代了city design。
不过林奇关于城市设计的系统性思想并没有消失。随着城市向区域化和碎片化发展,大尺度城市设计传统在新城市主义者的作品中得以延续,如彼得•卡尔索普在波特兰州威拉米特河谷和盐湖城进行的100英里长的都市区走廊规划。林奇关于全球、区域和生态的想法则通过景观城市主义运动得到了进一步发展,尽管这两个流派并没有引用林奇的理论,也没有使用city design这个词。
1999年,为了应对大洛杉矶区域的购物中心城市设计中出现的问题,约翰•卡列斯基在文章“当前的城市与城市设计(city design)实践”中再次使用了City design这个术语,这时的意思是指自下而上地对城市碎片化采取的小尺度战术性补救设计策略。对卡列斯基而言,city design意味着关注地方性的、位于权力边缘的城市演员以及处于城市边缘的社区。他敏锐地感觉到了新移民所形成的世界。他认为urban design已经脱离了日常生活和后现代城市的发展,只服务于大型项目的开发以及政府机构;尤其批判了新城市主义者缺少生态观的刻板设计以及雷姆•库哈斯等人的现代主义巨型建筑。他分析了urban design在过去25年来发展中的不足,写到:
城市自发性活动在被谩骂和渴望中挑战着城市更新、城市规划、城市再开发、城市设计(urban design)的逻辑,以及由于建成环境和场所不够完美而选择忽视它们的20世纪其它的城市化概念。这些故事和自发性活动尽管有这样那样的缺陷,但是它们的确构成了我们日常的城市世界。
因此,City design应该考虑被主流所排斥的边缘化“现实城市(present city)”所发出的声音。设计师必须要倾听这些新的声音,把这些市民的呼声纳入到设计师与城市的对话中。
为了实现包容所有故事的目标,卡列斯基在建筑学的基础上提出了city design的基本原则:
City design作为与环境有关的建筑学,承认每一个个人和实体都在通过日常生活构建空间和场所。作为城市设计师的建筑师有进入这些对话的优先权,帮助构建这些行为发生的空间框架…很明显,城市设计实践包括日常生活的声音、活动、标志以及象征物等等。日常事务的总和就是一个不断展开的真实故事,城市设计师与城市居民都在推动故事的发展。现实的日常生活必须充分融入规划与设计的过程中。
因此,对卡列斯基而言,city design是从传统的urban design等级底层发生的,继而向上层不断延伸。他设想了一场政党间在水平运动场上的民主式对话,城市设计师在其中促进对话和提供选择:“现实城市中的建筑师必须创造能够包含自发性、散漫性和多重性的作品。” 城市设计师最终的目标是通过与所有利益相关政党的谈判将个体和群体的诉求交织成一种“安排”。城市中隐藏的平凡故事将会越来越频繁地被城市设计师渲染,变得“更加可视化”。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