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奋斗 我的奋斗 7.3分

老罗语录

孙正达
老罗语录:(欢迎新同学)老罗问:“我叫罗永浩,来之前听说过吗”?学生们回答:“听说过”。老罗:“不要撒谎,没听说过不要装作听说过。到底听没听说过?”。学生们回答:“没有”,老罗:“没有听说过,也不要声嘶力竭的喊没听说过。二十多岁了,处事一定要得体”。

 

老罗语录:我像你们这么大的时候,也去过社会上的很多培训机构,一般进去培训的时候,走进来一个自我感觉良好的笨蛋老师,黑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然后很得意的说:“听说过吗?”当然没听说过,他以为他是谁,但是我那时候处事就很得体,不撒谎说听说过,我们都不说话,用同情的目光打量着他就可以啦。

 

老罗语录:年轻的时候为了一个正确的目标,不要太爱惜自己了,我像你们这么大的时候,如果这个事情是对的,我就咬牙坚持,我不爱惜自己。年轻的时候,我们怕什么,身体那么好,二十来岁,都有两颗滚烫的肾,是吧,随便糟蹋自己没关系!

 

老罗语录:我是诗人出身嘛,(下面笑作一团),干嘛?你们这辈子没见过活的诗人吗?在我们这种不要是诗歌年代里,诗人都成恐龙啦。我就是古代的诗人,但古代的诗人逛窑子,我不去,除了这个以外,我...
显示全文
老罗语录:(欢迎新同学)老罗问:“我叫罗永浩,来之前听说过吗”?学生们回答:“听说过”。老罗:“不要撒谎,没听说过不要装作听说过。到底听没听说过?”。学生们回答:“没有”,老罗:“没有听说过,也不要声嘶力竭的喊没听说过。二十多岁了,处事一定要得体”。

 

老罗语录:我像你们这么大的时候,也去过社会上的很多培训机构,一般进去培训的时候,走进来一个自我感觉良好的笨蛋老师,黑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然后很得意的说:“听说过吗?”当然没听说过,他以为他是谁,但是我那时候处事就很得体,不撒谎说听说过,我们都不说话,用同情的目光打量着他就可以啦。

 

老罗语录:年轻的时候为了一个正确的目标,不要太爱惜自己了,我像你们这么大的时候,如果这个事情是对的,我就咬牙坚持,我不爱惜自己。年轻的时候,我们怕什么,身体那么好,二十来岁,都有两颗滚烫的肾,是吧,随便糟蹋自己没关系!

 

老罗语录:我是诗人出身嘛,(下面笑作一团),干嘛?你们这辈子没见过活的诗人吗?在我们这种不要是诗歌年代里,诗人都成恐龙啦。我就是古代的诗人,但古代的诗人逛窑子,我不去,除了这个以外,我们和古代的傻诗人一样。现在人民不需要诗歌了,为了生计,我一咬牙被迫沦为一名教师。

 

老罗语录:我现在活的非常健康乐观:充满愤怒,同时心里充满一片平和喜悦,既有理智,又有激情,同时保持的非常好,有时候很惊讶,我是怎么做到的。我自己都会被自己吓一跳。

 

老罗语录(谈GRE考试背单词):六月份考试单词都没背,你们干什么来了?你看你单词都没背,再上来问怎么安排时间,我只能告诉你“合理”安排。

 

老罗语录:日本的军国主义者侵略中国之前,他把那些淳朴的农村少年抓到部队里来给他进行军国主义教育的洗脑,这就是一个使兽化的过程。

 

老罗语录:日本人是不是天生的禽兽啊?当然不是,任何一个民族都不是天生的天使或天生的禽兽,都是普通的人类。你给他抓到部队里来给他进行军国主义教育的洗脑,洗脑长大的孩子以后上了中国战场,杀了100多中国人后理直气壮,觉得非常神圣。他自己不觉得是罪孽。

 

老罗语录:在中国这种制式教育下长大的孩子虽然没有机会上前线去发泄自己的兽性,但是他可以在论坛上敲字的时候发泄自己的兽性。比如说扯到台湾问题,多少误以为自己爱国的禽兽中国人在那里叫嚣:扔几个原子弹把台湾炸成一片焦土也要让他回归,神圣不可侵犯。整天吵吵骨肉同胞,然后建议用原子弹炸成一片焦土,你跟日本军国主义者有什么区别?

 

老罗语录:有些脑子乱的经历了两三次蒙对题的事儿,他就跟边上的说什么“我比你少背了一万个单词,结果上了考场不但做对,还节省了时间”。 所以冒出刘德华这种笨蛋整天叫嚣“老天爱笨小孩”,这都是笨人一厢情愿的想法。这个世界上毕竟就生存而言,还是聪明的比笨的容易一点。

 

老罗语录:我们传统的格言里老有这种话“天公疼憨人”,这都是幻觉,可能偶尔见过几个,但不要把它当做是一个合理的逻辑关系来推广。咱们的民间故事老有这种-----一个人特笨,所有的好事都让他干。啊,然后我们说,这种笨是好,老天对笨人更好。

 

老罗语录:中国人写说理性文章时,跟老美对话时张口闭口“我们中国人有一句古话”,这个是很糟糕的论证手法,是没有多少说服力的。写说理性文章时,建议少用这种手法,尤其是当那个古人说的话极为逻辑混乱的时候。

 

老罗语录:女孩子在自己卧室里看到虫子很害怕该不该跑呢?聪明的女生都不会跑的,只有那些笨笨的女生自己卧室里发现虫子会跑,跑完了回来地板虫子不见了,这屋还敢住吗?谁知道虫子到哪去啦?也许洗干净在被窝里等你呢?

 

老罗语录:你听过了我的课,又要买填空参考书,这是对我极大地侮辱。

 

老罗语录:任何时代的人对生活现状的满意程度都是大致相当的,有些脑子不好的学者替古人担忧,常常觉得他们活得很惨,原始人自己并不觉得他们活得惨,我们以现代人可怕的欲望衡量原始人可怜的能力时,觉得他们活在人间地狱里,连个手机都没有,怎么联系?但原始人自己并不觉得惨,都很高兴活的。

 

老罗语录:当生活现状突然地变好或变坏的时候,人们会在非常短的一个时期内感到极度的快乐或极度的难受,但这个也是很快就可以调节过来的。

 

老罗语录:现在统计表明,一个人生活现状出现巨大的惨剧,比如说一个体育运动员突然出了车祸,两条腿被截掉了,一般在头三个月到六个月自杀的比例是最高的,一旦过了六个月,出现这种惨剧的人很少自杀,过了18个月以后,几乎就没有自杀的。所以无论多惨,只要活下来了,18个月后基本上就心平气和了。

 

这跟爱情的时间是差不多的,我们知道一谈恋爱,人有18个月不正常,一过去以后就木了,当你将来生活中出现巨大的惨剧的时候,咬咬牙挺18个月,如果还想自杀,那你就自杀。

 

老罗语录:大家有没有研究过婚姻法?夫妻离婚合理的分财产大概是七年才可以分一半财产,并且还得是注明婚前没有任何的财产协议什么的才可以分。

 

老罗语录:我们幸福快乐的感觉来自什么地方?不是巨大的变好,不是多少倍的变好,而是现状的稳步的,不断地改善。你今年赚1000块钱,明年赚1500块钱你就很快乐;你今年赚1000块钱,明年赚10000块钱,后年赚7000块钱,总数上还比那个人大得多,但是那个人每年涨500就比你快乐。

老罗语录:我们的传统文化里强调保守中庸的东西,所以像我这种性格的人,成长的时候被身边的人有意或无意的,善意或恶意无情的修理和摧残。在我们亚洲文化传统里面,如果看到谁嚣张一点的话,不管他对还是错,只要嚣张就先干死再说。所以我从小就是被摧残长大的,作为强烈的反弹,胖了。

 

老罗语录:直到今天我30多岁了,还有四五十岁比我年长的老大哥或长辈们劝我:“永浩,不要太嚣张啦,枪打出头鸟”。他们就永远理解不了:有些鸟来到世间是为了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不是躲枪子来的。如果没被干掉,就继续彪悍嚣张下去;如果被干掉了,老子就认了。

 

老罗语录(批评“枪打出头鸟”):有些鸟来到世间是为了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不是躲枪子来的。如果没被干掉,就继续彪悍嚣张下去;如果被干掉了,老子就认了。你凭什么假定所有的鸟来到世间都像你一样那么怕枪子儿呢。我们不往枪子上撞,如果碰了就认了。

 

老罗语录:大部分中国人对核武器印象还是不错的,我们作为落后挨打的国家,自从有了核武器就有了幻觉,觉得我们强大起来了。尽管我们那个时候全国性的营养不良,吃不饱肚子。像我这种充满人文情怀的知识分子,总是觉得作为一个国家的领导人,让人民吃饱肚子穿上裤子比搞出核武器更重要。

 

老罗语录:陈毅当年说过一句话“中国人就算穿不上裤子,也要搞出原子弹来”。后来我再看到陈毅的一些言行的时候,我脑子里总抹不掉一个威风凛凛的中国军人肩膀上扛着一个原子弹,下边没穿裤子的画面,总感觉很不舒服。如果我是政治家,我始终坚信,让人民吃饱肚子比弄出核武器更重要。

 

老罗语录:西方百姓对核武器的印象是很糟糕的,尽管他们先拥有了核武器。整整两代人在核战争的阴影下,全社会性的心灵崩溃,我们知道像古巴导弹危机的时候,全球性的核战争一触即发,西方国家信息比较透明,所以人们都很紧张。出现了很严重的社会心理问题。

 

老罗语录:为什么古巴导弹危机,全球性的核战争一触即发时中国人活的很茁壮啊?我们封锁消息,什么都不知道。无知导致的快乐,每天活得都很亢奋,整天叫嚣拯救水深火热的西方世界的人民。

 

老罗语录:戏剧有各种各样的特征:非常深刻、非常肤浅、非常高雅,或者像周星驰那样的恶搞闹剧。我们处在一个堕落的时代,会把周星驰这种叫做喜剧大师。有人非要把他说成“后现代的解构主义大师”,搞的周星驰都纳闷了:我就是一个戏子,拍闹剧的,怎么会有人管我叫大师?

 

老罗语录:我们中国人用盗版用的有点太理直气壮啦,这不对。我们中国人亲手把自己的民族软件工业、音像图书市场给毁掉了,当然跟法律有关系,不能指望老百姓自觉,要靠法律制裁。

 

老罗语录:在中国做盗版,你做盗版赚了100万,被抓到罚个20万,还赚80万,在这种法律制度下,大家都是笑眯眯的做盗版,我们也就跟着笑眯眯的用盗版。

 

老罗语录:为什么说盗版把中国的软件工业毁了呢?95年开始,我玩电脑已经11年了。刚摸电脑的时候,中国电子版的像朗道、金山词霸这样的电脑词典就有七八种,现在全倒闭了,只剩金山一家苦苦支撑,还是靠走低价路线。在中国针对个人用户的软件几乎没有了,全部破产了,只剩下针对企业的还在苟延残喘。

 

老罗语录:印度当年起步比我们还差,但如今印度的软件工业已经走到世界的前几位了。

 

老罗语录:你因为穷用盗版的时候至少要知道自己是不对的,这说明你还有救。

 

老罗语录:我个人认为法语是世界上最ugly的语言,尽管我们小时候在都德的弱智文章里学过这样一句话说“法语是世界上最美丽的语言”。后来据我所知,都德也就会法语,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认为这是一个法国土鳖说的话。你只听过一种在那里叫嚣“最美丽”,这不是土鳖的思路是什么?

 

老罗语录:如果一个中国人只会说中文,不了解其他语言,就在那儿说“中文是世界上最美丽的语言”,我们可以判断这小子是一个中国土鳖。你至少要听过几十种,不一定掌握,但一定听过,这时候你认为哪一个是最美丽的语言,这时候也不一定对,因为他是很主观的东西,但至少我们认为你说的有参考性。

 

老罗语录:法语里有很明显的带有清嗓子的音节“呃……呃”,其他语言的人发这个音多半是要吐痰了,法国人发这个音有两个可能,一个是吐痰,一个是说话。我个人认为法语是最丑陋的语言,但你可以不同意,我谈的不是是非问题,是主观感受。

 

老罗语录:电影学院里学习国外电影,法国电影占了40%,听法语听得晕头转向,看了10部我左右崩溃了,不得不把音量关掉,反正也听不懂,只看字幕,持续看了两百多部法国电影之后,法国电影在我脑子里留下的印象都是默片。

 

老罗语录:你不喜欢什么东西可以骂他,批评他,但没有权利禁止他。很多人整天当侵犯别人自由的帮凶,但自己从来没有意识到。有一天别人看不惯你的行为的时候,也要取缔你,你被取缔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过去干了些什么。

 

老罗语录:我们不是说你骂,批评,斥责就是不宽容,我可以骂,可以批评你,但我坚决捍卫你庸俗的权利,听懂了吗?你格调低下,我批评讽刺修理你,但是我坚决捍卫你格调低下的自由。

 

老罗语录:我们小时候好多办公大楼和单位前面写着:团结、紧张、严肃、活泼。你们不觉得这八个字放在一块特分裂吗?特别有才气才能写出这种东西来。

 

老罗语录:现在人们很奇怪,我小时候脸皮厚叫脸皮厚,无耻叫无耻,现在都不叫了,现在叫心理素质好。好多人干完坏事不承认。对外号称心理素质好,明明是你干的,心理素质怎么那么好呢?

 

老罗语录:中国人普遍觉得什么都是中庸的最好,这是非常狭隘的一种审美观念。一旦你不中庸了,尽管你表现的态度很激烈,但是不偏激,马上就会有人说你偏激。你可以想象像我这种彪悍的性格生在一个中庸被当做最高价值的这么一个环境里,总被一些俗人误会。

 

老罗语录:美国独立运动之父托马斯·佩恩是活活穷死的,死完了以后死亡报告书死因栏里法医写了一个“穷”字……当然是夸张了,有的同学下了课还来问真是这么回事吗。

老罗语录:知识分子在这个残酷的世界上生存,我们不追求荣华富贵,但是还是要有一点点钱,至少有一点维持尊严的钱。至少老婆孩子夜里生病住院,要有钱交医院的押金。

 

老罗语录:在今天这种见死不救的恶心社会,纳税人交了那么多的钱,结果医院见死不救,这是中国医疗教育都谈产业化的结果。世界上没有多少国家医院是见死不救的,英国全民免费医疗;美国法律规定如果一个急症患者在医院门口倒下了,医院必须抢救,医院见死不救是违法的,法律要办你。

 

老罗语录:我们医疗教育都搞产业化,不要以为是跟西方学的,什么国家公民交了那么多的税,最后都不见了。在中国纳税的主力是工薪阶层,有钱人都有逃税漏税的方式,这在全世界都是罕见的。你拿的工资都是税后的,逃什么逃,要不你就逃工资。

 

老罗语录:华盛顿这小子是一个“美独”分子,美国自古以来就是英国神圣不可侵犯的领土,一小撮“美独”分子,乔治·华盛顿等人把神圣不可侵犯的英国领土美国从英国版图上分裂出去,终将被钉到历史的耻辱柱上,被我们的子孙后代唾骂。

 

老罗语录:学习外族历史的时候要对本民族历史产生反省,不要像个傻子一样跟在新闻联播后面人云亦云。为什么老让你们别看电视,不忍心看你摧残自己,整天晚上七点钟把脑壳打开让人洗,然后扣上,第二天七点钟又打开继续洗。

 

老罗语录:北美人的历史整个就是一个什么流氓历史?跑到那以后把好端端的生活的印第安人杀得屁滚尿流,抢下一块土地,建立一个强大的国家叫美国,一个血腥的政府史。

 

老罗语录:你看一下周边弱小邻国的历史,虽然我们不像游牧民族总杀出去抢,但是随手就欺负你一下,整个弱小邻国的历史一看全是被中华帝国摧残凌辱糟蹋的历史。我们祖先干过的坏事你知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那你有什么脸指责人家呢?

 

老罗语录:台湾本来是谁的?中国人的?日本人的?荷兰人的?是土著居民的,本来台湾的土著居民在那里生活的好好地,有一天停下几艘大船,来了一群叫中国人的坏蛋见男的就杀,见女的就强奸,见土地就抢。杀的落后居民屁滚尿流,躲到深山上不敢下来,于是我们祖先看着山头给人家起个名叫“高山族”。

 

老罗语录:今天高山族人在台湾已经不叫高山族了,这是侮辱性的称呼:你给人家杀到山上不敢下来,给人家起名叫高山族,今天台湾都叫原住民、原居民。在台湾今天有一些对他们补偿的政策措施,为了弥补祖先犯下的罪行。

 

老罗语录:在北美,美国政府给印第安人划了保留地,在保留地内,印第安人享有特权和优惠政策。这是美国人为祖先犯下的罪行进行偿还补救的一种方式。

 

老罗语录:如果台湾的高山族人(比如张惠妹)要闹独立的话,我实在没有脸谴责人家,因为台湾本来就是高山族的,高山族要闹台独,我只能表示遗憾。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的奋斗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的奋斗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