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无中的文学

之于式

列夫•舍斯托夫说的实在不错,那种一切价值都烟消云散了的尼采式虚无主义其实不但在陀思妥耶夫斯基而且在托尔斯泰那里一样存在;只不过托尔斯泰还想伪装成一个祥和无害的好老头罢了。我们回过头去重读的时候就能发现,托尔斯泰的做法之一就是把这些暗藏着的虚无主义一笔带过。例子倒是很好举的,譬如《战争与和平》中的安德烈家的那个老阿姨,她在和家人随便聊天的时候,觉得战争似乎是和自己没什么关系的事,一点也体会不到那种应有的同仇敌忾之情。这个地方只是因为托尔斯泰这位老人家一笔带过了所以大家通常没有意识到,其实这里已经是和陀思妥耶夫斯基一样对一切价值的不信服了。他们俩的不同之处可能在于,托尔斯泰对艺术反映现实这样的说法理解得相对有些死板。因为说句老实话,托尔斯泰那种雪崩般的模拟力量如果不是因为其天时地利,其风格的重要性也许就会大受限制:它几乎与陀思妥耶夫斯基同时出现在俄罗斯读者面前。陀氏的尖刻追问与深刻拷打之后,托翁以他的大部头的著作投下了长长的阴影,走下那条被很多人踏过的模拟写作的蜿蜒小径,并在经过几次间隔——通过契诃夫、科罗连科、库普林、蒲宁、高尔基、列昂尼德·安德烈耶夫、格拉德科夫——之后...

显示全文

列夫•舍斯托夫说的实在不错,那种一切价值都烟消云散了的尼采式虚无主义其实不但在陀思妥耶夫斯基而且在托尔斯泰那里一样存在;只不过托尔斯泰还想伪装成一个祥和无害的好老头罢了。我们回过头去重读的时候就能发现,托尔斯泰的做法之一就是把这些暗藏着的虚无主义一笔带过。例子倒是很好举的,譬如《战争与和平》中的安德烈家的那个老阿姨,她在和家人随便聊天的时候,觉得战争似乎是和自己没什么关系的事,一点也体会不到那种应有的同仇敌忾之情。这个地方只是因为托尔斯泰这位老人家一笔带过了所以大家通常没有意识到,其实这里已经是和陀思妥耶夫斯基一样对一切价值的不信服了。他们俩的不同之处可能在于,托尔斯泰对艺术反映现实这样的说法理解得相对有些死板。因为说句老实话,托尔斯泰那种雪崩般的模拟力量如果不是因为其天时地利,其风格的重要性也许就会大受限制:它几乎与陀思妥耶夫斯基同时出现在俄罗斯读者面前。陀氏的尖刻追问与深刻拷打之后,托翁以他的大部头的著作投下了长长的阴影,走下那条被很多人踏过的模拟写作的蜿蜒小径,并在经过几次间隔——通过契诃夫、科罗连科、库普林、蒲宁、高尔基、列昂尼德·安德烈耶夫、格拉德科夫——之后(列夫•舍斯托夫这位文学批评家和哲学家似乎是个例外),俄国的文学有相当一段时间处于一个类似于洞穴人在描绘他所居洞穴的状态;仍显示出这依然是艺术的唯一迹象,可能是它在墙上看上去要比在现实中更宽敞也更明亮一点吧(不然,文学简直可以说与社会人类学什么的没什么区别了)。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战争与和平的更多书评

推荐战争与和平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