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味道

danielle
长大后,常年孤身在外,一日三餐也是随便对付着吃,每年只能在过年的时候回家,家乡的小吃,妈妈做的菜常常在梦里出现,早上起床总能发现枕头上留下一滩水渍。走在街上,闻到餐馆里飘出熟悉的味道,立马被勾进去,一试总觉得有点味道不对,在他乡寻找记忆中熟悉的味道,相信这是让很多人都深有同感的经历,为什么家乡的味道,妈妈做的菜就那么的特别而且各不相同?因为“每个人都活在自己的味道世界里,这个世界在童年初期就成形了,并随着生命的进程而演变。”这个在《十万个为什么》里也没详细说明原因,而我在《品尝的科学》这本书里找到了答案。书中提到“在每个人的味道世界里,是由古老的演化规则与伴随终生的高能量食物、文化熏陶与商业信息产生冲击所创造的。”地球上每种动物的器官都是在环境的变迁里慢慢改变,来适应环境的,而人类之所以从哺乳动物中脱颖而出成为现在地球的主人,而且每个功能的演化是由基因小小的突变造成的,而且《品尝的科学》一书把人类五觉的发展历程都写出来,详细的把每一觉的发展历程都写了出来,让你不只知其然,还知其所以然。在历史的长河里,人类的生命下面我们就来了解一下从古至今最关键的“五顿饭”。每一餐都发生在演化史的重...
显示全文
长大后,常年孤身在外,一日三餐也是随便对付着吃,每年只能在过年的时候回家,家乡的小吃,妈妈做的菜常常在梦里出现,早上起床总能发现枕头上留下一滩水渍。走在街上,闻到餐馆里飘出熟悉的味道,立马被勾进去,一试总觉得有点味道不对,在他乡寻找记忆中熟悉的味道,相信这是让很多人都深有同感的经历,为什么家乡的味道,妈妈做的菜就那么的特别而且各不相同?因为“每个人都活在自己的味道世界里,这个世界在童年初期就成形了,并随着生命的进程而演变。”这个在《十万个为什么》里也没详细说明原因,而我在《品尝的科学》这本书里找到了答案。书中提到“在每个人的味道世界里,是由古老的演化规则与伴随终生的高能量食物、文化熏陶与商业信息产生冲击所创造的。”地球上每种动物的器官都是在环境的变迁里慢慢改变,来适应环境的,而人类之所以从哺乳动物中脱颖而出成为现在地球的主人,而且每个功能的演化是由基因小小的突变造成的,而且《品尝的科学》一书把人类五觉的发展历程都写出来,详细的把每一觉的发展历程都写了出来,让你不只知其然,还知其所以然。在历史的长河里,人类的生命下面我们就来了解一下从古至今最关键的“五顿饭”。每一餐都发生在演化史的重要转折点,它们对于解释味觉从哪里出现,以及人类的烹饪发明天赋从何处产生,大有帮助。
        地球生命的第一顿饭,是4.8亿年前,所有动物的老祖宗——三叶虫,吞食猎物。这是有史以来生命开始系统化地吞食其他生命。
        第二顿饭标志着味觉和嗅觉的感官正式分开,它们拥有自己的工作了,时间大约是在“第一口饭”的3000万年之后,是无颔的盲鳗啃食腐败的海洋生物的尸体。因为对早期的掠食者三叶虫来说,味觉和嗅觉实际上是无法区分的。但是在无颔鱼类身上,这两种感官是有不同分工的,而且一直到人类出现之前,这两种感觉都未曾再度合二为一。味觉成为体内区域的守门人,而嗅觉是向外探索世界的感官。盲鳗在水中穿过一个气味变幻不定的区域,嗅觉让它们在脑海里形成了一幅四周环境的画面:掠食者、潜在的同伴、它们的下一餐。对人类来说,腐败的气味通常会引起恶心,不过这种反应是很主观的。对于无颔鱼类来说,好远种气味代表生存与满足。
       第三顿饭是5000万年前的原始哺乳动物之一的摩尔根兽寻找食物的一连串动作标志着哺乳动物新皮质的形成。可以记下30米外一只小蜥蜴的气味、眼睛可以在暗处监视掠食者、也能借由自己毛皮上气流的细微变化,来察觉附近其他动物的移动,胡须则有助于让在灌木丛中寻找食物。只有哺乳动物有新皮质,但大多数都很平滑,只有人类和猿类的新皮质具有能够大幅增加表面积的特殊沟槽与褶皱,也因此能大幅提高处理能力。
        第四顿饭是关于水果的,大约2000万年前生活在非洲的丛林中的猴群在林上发现了红褐色的果实,并吃了它。要在丛林背景下发现水果很困难,就像玩《威利在哪里?》(系列是全球最经典的视觉大发现图书之一)系列绘本一样:眼睛和大脑必须从具绝对多数的色彩当中,发现与从众不同的颜色。比做色盲测试还要难一点点。大多数哺乳动物具有双色视觉,它们的视网膜包含两种特殊的感应细胞,即视锥细胞,它含有能侦测到光线中蓝、红波长的受体。具有双色视觉的动物可以分辨约1万种不同的色调。不过在大约2300万年前,某种猴类身上发生了基因复制。受突变影响的那些猴子,获得了第三组视锥细胞,这些细胞能调适光谱黄光带,具有这种强化视力的灵长目动物——目前包括某些猴类(不是全部)、所有猿类、人类——最多可以侦测到100万种颜色。(鸟类有四种视锥细胞,看到的色彩更炫目、更丰富。)雨林与丛林充满可食用的叶子,不过果树就比较分散,而且只在一年当中的特定时间结果。这种情况下,要生存就得靠一定程度的规划。为了能够一直有果实可吃,动物必须记住最好的果树在哪里、什么时候会结出可以吃的果实。要靠聪明才智才能吃到果实。
       第五顿饭是关于烹饪的。考古发现,大约从100万年前开始,在以色列胡拉谷的盖谢尔贝诺特雅各布洞穴里,生活着一群智人,他们会主动使用火,把食物丢进火里,看着它们烤焦、裂开,把它们拨出来,放进嘴里,品尝着炭烤过后的食物,煮熟的食物更易于消化,用于消化耗费的能量也更少。用火加工食物改变了人体生物学,随之而来的人类的味觉(大概在200万前到100万年前之间)提供了较大的大脑所需的关键卡路里。这次的考古发现揭露了史前时代饮食的惊人故事,并提供了“味道是如何从动物起源里出现”的一些见解。这些智人们知道许多动物的生命周期,还有它们的喝水、进食和社会习惯;他们知道要吃什么植物;知道要去哪里找玄武岩、石灰岩和燧石,用这些原材料制造石器工具。这材料差别相当大,他们得去不同的地方才能找到,甚至连断裂力学也非常不同,所以用不同材料制作工具需要不同的技巧。总而言之,它们很精细复杂。盖谢尔贝诺特雅各布洞穴遗址为猿类演化转变提供了一个诱人的简短样貌,在这个转变过程中,味道、气味、视力、声音和触感合并到了我们自己的味觉里——这是一种新的感觉,有助于人类型态和人类文化的诞生。
       每个能成功存活下来的物种,都能够适应环境。而我们的祖先适应的不只是不同的环境,还有“环境会一直变化”这个严峻的现实。这是对为什么如今世界各地的口味和菜肴存在巨大差异的一种解释。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品尝的科学的更多书评

推荐品尝的科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