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之门 月亮之门 评价人数不足

遥看似已识 试唤可真来——读汤秀英诗集《月亮之门》有感

宋客

汤秀英的诗歌,告白也许急管繁弦,吟唱也许清浅低徊,但我们不自觉在她的所见所想所感中,总会想着审视自己,检查自己,放松自己,遥看似已识,试唤可真来。

文|宋客

著名诗人W.H.奥登说:“诗歌是知识游戏,却是一场严肃、有序、意味深远的游戏。”在这种游戏中,高雅的,庸俗的,乃至低俗的,互相敲打锤炼着,一波一波地袭来,叩打着诗歌的殿堂。汤秀英是这场游戏外的割麦者、城郊处的拾穗人,最近,不失优雅地抹了一下额头汗珠,顺势别下后背的筐,在阳光映照下,我们看到的是她筐里沉甸甸的收获——她的首部诗集《月亮之门》出版了。

汤秀英,曾用笔名远星,湖北著名女诗人,作品发表于《幸福》、《绿风》、《诗选刊》、《诗歌月刊》、《中国劳动保障报》、《楚天都市报》《湖北日报》等,多次获全国诗歌大奖。

月亮之下,行人碌碌;月亮之上,门庭半掩。行色匆匆的尘世,总有好奇的人,像闻一茗氤氲的清茶,如听一曲幽绵的箜篌,似见一洗凝静的桥影,难免想抚一抚那虚掩的门,望一望门外的景,探一探门里的情。

这门是可见的,也是可摸的

显示全文

汤秀英的诗歌,告白也许急管繁弦,吟唱也许清浅低徊,但我们不自觉在她的所见所想所感中,总会想着审视自己,检查自己,放松自己,遥看似已识,试唤可真来。

文|宋客

著名诗人W.H.奥登说:“诗歌是知识游戏,却是一场严肃、有序、意味深远的游戏。”在这种游戏中,高雅的,庸俗的,乃至低俗的,互相敲打锤炼着,一波一波地袭来,叩打着诗歌的殿堂。汤秀英是这场游戏外的割麦者、城郊处的拾穗人,最近,不失优雅地抹了一下额头汗珠,顺势别下后背的筐,在阳光映照下,我们看到的是她筐里沉甸甸的收获——她的首部诗集《月亮之门》出版了。

汤秀英,曾用笔名远星,湖北著名女诗人,作品发表于《幸福》、《绿风》、《诗选刊》、《诗歌月刊》、《中国劳动保障报》、《楚天都市报》《湖北日报》等,多次获全国诗歌大奖。

月亮之下,行人碌碌;月亮之上,门庭半掩。行色匆匆的尘世,总有好奇的人,像闻一茗氤氲的清茶,如听一曲幽绵的箜篌,似见一洗凝静的桥影,难免想抚一抚那虚掩的门,望一望门外的景,探一探门里的情。

这门是可见的,也是可摸的汤秀英的诗大多就地取材,随性地用料,皆来自生活,身边的人,熟悉的物,附近的景,“很熟悉”、“很现实”、“很存在”。但在她那敏感的笔下,皆可思绪翻飞,点物为诗而鲜活起来,或记人(如《五哥》、《阿莲,你是一个怎样的女人》),或记事(如《阵地》、《一场大雨》),或记游(如《那些浮雕》、《那三个箭头》),或记情(如《那些名字》、《春天的马蹄声》),或记悟(如《海平在南方》、《大东海的浪》),取材知所至,用料知所止,抒情知所蓄,故记于所见而不空,录于所想而不作,感于所思而不腻。

这门是可亲的,也是可感的。生活于小县城,服务于职场,难免被重复的琐碎和平凡的宵小所扰,但汤秀英却能不畏,甚至能在“保持着一颗纯粹的心”中拨开一缕天地,进而注入爱和美,因此她的诗没有尖酸和后怕,努力地简单、真诚、质朴、温暖,尽力地去生活和爱,她诗歌的世界也显得清丽,清爽,清朗,读来可亲可感。如《云上的日子》,“高耸入云的脚手架,是他整个人生舞台”,起句即与题目产生错愕,而又觉得体,但诗人不“强说愁”,末了拂上一缕清风,让读者惴惴的心也顿生希望,展现了丰富的想象力。又如《五哥》,腊月回来的农民工五哥,被黑心老板坑了不发工资,普通人的家事如何维权?诗人写得:“父亲用一根旱烟将心疼的泪强压了回去\母亲退着进了厨房\五哥憋了一年的乡愁\被屋顶缺去一角的烟囱一次性倒了出来\”此时无声胜有声,读来心酸;我哥哥也是农民工,也出现过这遭遇,让人愤恨而无奈。这也说明,诗人于现实,于底层,是有所慨的。

这门是可开的,也是可阖的。

阖是吸收,是继承。诗人于传统,是有所癖的。《你在汉口,我在武昌》,比李之仪“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多了一份烟火气;《黄鹤楼畅想曲》,比李白的《送孟浩然之广陵》,多了一份怅然;荡漾于《西湖》,也念念不忘白娘子“心上结下的痂”,诗人善以“传统文化”拉伸“现实一瞥”中的的厚度和温度。向来诗论者多喜“道可道非常道”地解读诗歌,跳出诗词本身的具体词句,融入自己的情感印象。葛兆光在《汉字的魔方——中国古典诗歌语言学札记》里进行了一次“拨乱反正”,认为诗歌首先得从文字本身来解读,并归纳出好诗——主要是新诗——的三个特征:主语的转换、逻辑的中断、词的活用。汤秀英的诗,几乎能在传统上尤其这三个特征上灵活挥洒,自如运用。当然,这也源于诗人纤细善感,文因情起,诗以才动。

开是开放,是创新。汤秀英的诗,在继承传统、吸收西方诗词精华的基础上,又在意象选取、意境营造上,注重五官并用、色彩兼注、虚实之衬、远近之对,立体感强,很多诗作诗画兼之,信手挥洒间,给人以丰富的想象和足够的留白,让读者易被感染,或“沉醉不知归路”,或“心鹜八极,神游万仞”,或“了不知南北”。就说“月亮”这个意象吧。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纳兰性德说“疏疏一树五更寒,爱他明月好,憔悴也相关”,那是普爱,显示的是希望。诗人切斯瓦夫·米沃什说:“在月亮升起时女人们穿着花衣服闲逛\我震惊于她们的眼睛、睫毛、以及世界的整个安排\在我看来,从这样强烈的相互吸引中\最终将会引发终极的真理。”(《在月亮》)月下闲逛,强烈融合下互相成全,显示的是和。汤秀英说:“门内是不尽的期盼\门外是飞逝的流年”(《月亮之门》),不言现实之门,而言月上之门,流年似水,佳期如梦,却能腾空关照,更提升粲然以关红尘的超然,折射出一定的哲学思考。

一般的好诗也是有韵律、讲节奏的,但韵律不等同于韵,节奏也不拘泥于形。汤秀英注重将诗歌旋律蕴藏在诗的节奏中,因物寓形,随心赋情,自由取舍,随我所用。

胡兰成在《今生今世》中很动情地引用庾信的赋来形容与张爱玲曾经的相望相识:“树里闻歌,枝中见舞。恰对妆台,诸窗并开。遥看已识,试唤便来。”汤秀英的诗歌,告白也许急管繁弦,吟唱也许清浅低徊,但我们不自觉在她的所见所想所感中,总会想着审视自己,检查自己,放松自己,遥看似已识,试唤可真来。

熊培云说:“文学的语言构造出一个平行的世界,搀扶你走到天边。”诗歌的语言,尤其能发挥这种功效,这种助人袪魅疗伤、勾人美好想象的功效。汤秀英的诗亦是。

是的,遥看似已识,试唤可真来。

宋客,草根写手,学写书评,公众号“不懂教和育”。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