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课 小说课 8.5分

再一次读《促织》的机会

肖雨

如果有可能,你还会再读一次《促织》吗?

我不会,如果不是遇到毕飞宇的《小说课》。

作为一个学生,《促织》是我高中时记忆最深的课文,但我从来没有读懂过它,一次都没有。

但看了这本书关于《促织》的讲解,我体会到一篇悲剧之所以为悲剧,甚至还能感受到蒲松龄写下开头时的得意,我忽然懂了,并且能够不时翻一翻这个故事。

“宣德间,宫中尚促织之戏,岁征民间。“

短短三句话,把关注的维度缩小了三次。宣德年间的明朝是宏大的话题,如果从这里入手是不容易写好短篇的,但蒲松龄笔锋一转忽然就到了皇宫的玩乐场景,皇宫水深,所以又通过皇宫对民间的关系进一步缩小范围,这时蒲松龄才放下笔。

“此物故非西产;有华阴令欲媚上官,以一头进,试使斗而才,因责常供。“

好了,第一个矛盾出来了。作者交代,小小的促织并不是本地的特产,但官员当然不会考虑,于是就给悲剧埋下了伏笔。

“邑有成名者,操童子业,久不售。为人迂讷,遂为猾胥报充里正役,百计营谋不能脱。”

这里的猾胥是指狡猾的地方官。所以里胥的狡猾与成名的迂讷碰到了一起,结局只能是悲剧。

在阅读《小说课》的时候,自己常常感激这...

显示全文

如果有可能,你还会再读一次《促织》吗?

我不会,如果不是遇到毕飞宇的《小说课》。

作为一个学生,《促织》是我高中时记忆最深的课文,但我从来没有读懂过它,一次都没有。

但看了这本书关于《促织》的讲解,我体会到一篇悲剧之所以为悲剧,甚至还能感受到蒲松龄写下开头时的得意,我忽然懂了,并且能够不时翻一翻这个故事。

“宣德间,宫中尚促织之戏,岁征民间。“

短短三句话,把关注的维度缩小了三次。宣德年间的明朝是宏大的话题,如果从这里入手是不容易写好短篇的,但蒲松龄笔锋一转忽然就到了皇宫的玩乐场景,皇宫水深,所以又通过皇宫对民间的关系进一步缩小范围,这时蒲松龄才放下笔。

“此物故非西产;有华阴令欲媚上官,以一头进,试使斗而才,因责常供。“

好了,第一个矛盾出来了。作者交代,小小的促织并不是本地的特产,但官员当然不会考虑,于是就给悲剧埋下了伏笔。

“邑有成名者,操童子业,久不售。为人迂讷,遂为猾胥报充里正役,百计营谋不能脱。”

这里的猾胥是指狡猾的地方官。所以里胥的狡猾与成名的迂讷碰到了一起,结局只能是悲剧。

在阅读《小说课》的时候,自己常常感激这本书,它讲得太好了。虽然“道可道,非常道”,但通过别人的理解能够给自己更多的想象,也是极好的事情。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小说课的更多书评

推荐小说课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