鲸背月色 鲸背月色 评分人数不足

爱上蝙蝠,骗过鳄鱼

璃人泪@2011

倘若由我们来决定如何分配野生动物保护资金,大概是场以貌取“物”之争:憨态可掬的大熊猫、毛色漂亮的金丝猴、身姿矫健的藏羚羊、翩迁优雅的朱鹮大有优势,狮狼虎豹也是猛兽中的战斗机,谁会想到蝙蝠呢?

童话故事中的蝙蝠见鸟说鸟话,见鼠说鼠话,左右逢源。现实中,它既没有鸟类的轻盈灵巧,又不似啮齿类自带天然萌,身处黑暗,龇牙咧嘴的样子,极不讨喜,吸血鬼的传说更是雪上加霜。但阿克曼却不遗余力地替它申辩,在《鲸背月色》这部诗一样的作品开篇,首当其冲的便是我们的蝙蝠朋友。

天性羞怯的蝙蝠有一双黑溜溜的眼睛,身上被一丝绒毛,纤细的爪子、小巧的牙齿,一点儿也不吓人。阿克曼同行的伙伴捕获一只握在手里,小蝙蝠使劲用下巴当撬棍,试图逃脱,居然没有用牙齿咬人,比小婴儿还温顺。在四周飞舞却不冲撞人的蝙蝠诠释声呐的运作规律,毫无攻击性。更重要的是,许多动植物是依赖蝙蝠生存的:鳄梨树、香蕉树、枣树、桃树,“在疫苗研发、出生率控制、人工授精技术、助力导盲、低温手术等领域”,蝙蝠也功不可没。我们应当保护它们,而不是被阴森的传说误导了。想起詹姆斯·W·P·坎贝尔在《图书馆建筑的历史》中提到一则轶事:某...

显示全文

倘若由我们来决定如何分配野生动物保护资金,大概是场以貌取“物”之争:憨态可掬的大熊猫、毛色漂亮的金丝猴、身姿矫健的藏羚羊、翩迁优雅的朱鹮大有优势,狮狼虎豹也是猛兽中的战斗机,谁会想到蝙蝠呢?

童话故事中的蝙蝠见鸟说鸟话,见鼠说鼠话,左右逢源。现实中,它既没有鸟类的轻盈灵巧,又不似啮齿类自带天然萌,身处黑暗,龇牙咧嘴的样子,极不讨喜,吸血鬼的传说更是雪上加霜。但阿克曼却不遗余力地替它申辩,在《鲸背月色》这部诗一样的作品开篇,首当其冲的便是我们的蝙蝠朋友。

天性羞怯的蝙蝠有一双黑溜溜的眼睛,身上被一丝绒毛,纤细的爪子、小巧的牙齿,一点儿也不吓人。阿克曼同行的伙伴捕获一只握在手里,小蝙蝠使劲用下巴当撬棍,试图逃脱,居然没有用牙齿咬人,比小婴儿还温顺。在四周飞舞却不冲撞人的蝙蝠诠释声呐的运作规律,毫无攻击性。更重要的是,许多动植物是依赖蝙蝠生存的:鳄梨树、香蕉树、枣树、桃树,“在疫苗研发、出生率控制、人工授精技术、助力导盲、低温手术等领域”,蝙蝠也功不可没。我们应当保护它们,而不是被阴森的传说误导了。想起詹姆斯·W·P·坎贝尔在《图书馆建筑的历史》中提到一则轶事:某地图书馆防虫的妙招就是夜晚大开窗户,让蝙蝠进来觅食。当时读来颇觉瘆人,对照阿克曼笔下的蝙蝠倒爱上了这一幕。蝙蝠大快朵颐,这是人与自然各取所需的相处之道。

阿克曼笔下的鳄鱼也颠覆了既有印象。尽管童话中“虚伪”代名词的“鳄鱼的眼泪”已被科普洗白了,鳄鱼也依然和凶猛强壮难脱干系。阿克曼却是这样打量鳄鱼世界的:“眼睛半闭着,像在打盹儿……因为它们巨大的下巴有个向上弯曲的弧度,所以即便在睡眠中,鳄鱼也带着似笑的表情。”在地球上生活的时间比人类长一百倍的鳄鱼非常聪明,连恐龙都曾是它们的手下败将,但是动物学家不怕鳄鱼。骑在鳄鱼背上是观察鳄鱼的绝佳方式,跟阿克曼同行的动物学家肯特更疯狂:举着鳄鱼骸骨做成的假鳄鱼只身混入鳄鱼群里,只为观察它们细微信号的交流。韬光养晦的鳄鱼绝不挥霍它们的能量,母鳄鱼会视种群的性别比例调整产卵地点(盖因小鳄鱼的性别主要取决于环境的温度)。唯一不够聪明的一点,或许是它们参照身高衡量猎物级别,所以无爪牙之利的人类可以骗过鳄鱼——面对亢奋的鳄鱼,让自己显高来增加威慑感的人类颇有几分卡通片式的幽默感。

连蝙蝠和鳄鱼都这么可爱,可想而知阿克曼眼里的鲸鱼和企鹅是多么萌上加萌了。鲸堪称外表冷漠、内心狂热的典型,对它们巨大的体型而言,如何投过厚厚的皮下脂肪降温真是个难题,纵然浸在冰水中,尸骸也会烧焦。纪录片中常看到成群企鹅站在浮冰边缘,前排被后排挤得“扑通扑通”掉下水,简直像坑队友涉险试探有没有海豹。才不是这样,它们只是喜欢凑热闹的从众宝宝。阿克曼给它们喂个奶也是争先恐后。

爱着这样的生命,是不甘心由着它们的未来被人类的私欲葬送的。我们的浑然不觉,恐怕是跟它们离得不够近,不足以听到鲸背月色的弦外之音,它们启发着我们:“它拥有复杂的巨型大脑,但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它自我毁灭;它没有自我复制,让自己漠视一切;它没有破坏自己赖以生存的资源;也没有提升地球温度,最后不得不忍受温室效应。”它们的未来亦是我们的未来。

——丁酉年读戴安娜·阿克曼《鲸背月色》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鲸背月色的更多书评

推荐鲸背月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