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人说画

璃人泪@2011

钱锺书说,如果觉得鸡蛋不错,何必要认识下蛋的母鸡呢?执着于辨认哪一只鸡,真是痴人了。画家安野光雅或许是乐于被视作痴人的,在《安野光雅的十二堂绘画课》里,安野称他的书是写给“爱画如痴”的人,这也是学好绘画的不二法门。

画痴们往往是画材控,安野光雅不光囤了一大堆铅笔、酷爱买高颜值的画材,还钻研起纸张、颜料的制作方法:去造纸厂看看、尝试用自然界不同材料制造自己的颜色,这不正是认识“母鸡”的过程吗?了解不同纸张、颜料的特点,才能更好地选择适合当下的那一种,充分表达所想。早期的西方画家都要自己研磨调色,天才达·芬奇尤其喜欢尝试新配方,无论成品有没有缺陷,这一过程都是愉悦的。

安野光雅也爱追随前辈大师的足迹,去他们作画的地点、揣摩他们作画的方法,如同在与他们交谈。全书章节基本都是以这些地名串起来的。一边感受画家眼里的风景,蜻蜓点水般地讨论绘画心得,一边尝试作画,体会其中的困难和奥妙,这是很有趣的过程。安野自言,他是受象棋国手米长邦雄的启发,认为与其手把手教一个人,不如静观他凭着自己的热爱超越极限。安野自己在《十二堂绘画课》里展现的,正是如何凭着热爱去挑战极限:在画室里...

显示全文

钱锺书说,如果觉得鸡蛋不错,何必要认识下蛋的母鸡呢?执着于辨认哪一只鸡,真是痴人了。画家安野光雅或许是乐于被视作痴人的,在《安野光雅的十二堂绘画课》里,安野称他的书是写给“爱画如痴”的人,这也是学好绘画的不二法门。

画痴们往往是画材控,安野光雅不光囤了一大堆铅笔、酷爱买高颜值的画材,还钻研起纸张、颜料的制作方法:去造纸厂看看、尝试用自然界不同材料制造自己的颜色,这不正是认识“母鸡”的过程吗?了解不同纸张、颜料的特点,才能更好地选择适合当下的那一种,充分表达所想。早期的西方画家都要自己研磨调色,天才达·芬奇尤其喜欢尝试新配方,无论成品有没有缺陷,这一过程都是愉悦的。

安野光雅也爱追随前辈大师的足迹,去他们作画的地点、揣摩他们作画的方法,如同在与他们交谈。全书章节基本都是以这些地名串起来的。一边感受画家眼里的风景,蜻蜓点水般地讨论绘画心得,一边尝试作画,体会其中的困难和奥妙,这是很有趣的过程。安野自言,他是受象棋国手米长邦雄的启发,认为与其手把手教一个人,不如静观他凭着自己的热爱超越极限。安野自己在《十二堂绘画课》里展现的,正是如何凭着热爱去挑战极限:在画室里临摹大师作品,跟站在大师同样的角度创作,哪个容易哪个困难一目了然。没有非凡的热爱和勇气,谁又会像安野一般对困难的那条路甘之如饴呢?换言之,安野已经展现了“授人以渔”的过程,对想向他学画的爱好者(读者)来说,去实践中探索比照本宣科好,这亦是安野之所以没有像其他绘画教材一样,按照线条、色彩、投影等章节逐一介绍的原因。

作为一个真正的画痴,做好了全身心投入的准备,并不意味着创作的作品必然能令人满意。即使是安野光雅这样已经小有名气的画家,也不是每幅作品都尽如人意。相比于《ABC之书》、《安野光雅画集》里耐心细致勾勒出的作品,《十二堂绘画课》里的某些粗放的作品简直令人难以置信,这是同一个安野光雅吗?但另一方面,也不难理解安野所说的要多创作、多尝试。知道自己适合什么、不适合什么,既跟风景有关,亦与性格、心境有关。修拉的点彩画美则美矣,效法者也不少,为何“点彩画派”没有一个后继者像修拉一样出色的?还有安野的失败尝试很能说明问题,自己的个性和创意是作品的生命,旁人模仿不来,也真的不能只学会技法便一味拾人牙慧。安野同样重视画速写,飞快记录下目之所及,把握当下感受;重视描绘眼睛看不到的东西,比如让画面生动起来的人物,寥寥几笔的点缀天壤之别;重视画面的协调,适度牺牲一点真实性亦无妨,突出鲜明特点更使观者印象深刻……

归根到底,绘画毕竟不是照片,精准真实不是绘画的终极使命。如果有什么令绘画比摄影更有魅力的东西,那就是作画者(未必是成熟的画家,包括学画的读者)用心投注的爱。游走于前辈的足迹,多远的距离、多长的时光,都阻挡不了画痴的爱。何必怕丢人,撒手去画吧!

——丁酉年读安野光雅《安野光雅的十二堂绘画课》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安野光雅的十二堂绘画课的更多书评

推荐安野光雅的十二堂绘画课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