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原 白鹿原 9.1分

秋月

殇·心悴
一直以来,提起白鹿原最苦命的女人,世人大多说是小娥,而我则认为是秋月。嫁给鹿兆鹏,可鹿兆鹏根本就不爱她,在鹿子霖的巴掌下勉强拜完堂,洞房时随便动了一下便一走了之,徒留下可怜的秋月一个人守活寡,即使后来冷先生几乎倾家荡产救了鹿兆鹏,只求他给秋月一个娃,这样秋月就能在他房里活下去,可薄情的鹿兆鹏却并不答应而就此离开,始终对秋月不闻不问。守活寡数年之后,更大的苦难又一次降临到秋月身上,这场灾难不仅夺走了她的生命,而且还给她带来了污名。和鹿兆鹏洞房,并没有让秋月对性有什么体会,对性还是懵懵懂懂的,真正对性有感觉是在那晚鹿子霖醉酒调戏她的时候 。“儿媳发觉自己陷入一种苦难,脑子里日夜都在连续不断反覆演示着给阿公开门的情景,她拉着风箱烧火做饭时,脑子里清晰地映现出阿公搂着她肩膀的样子;摇着纺车踏着织布机或是绱鞋抽动绳子的时候,在纺车的嗡嗡声,织布机的呱哒声和麻绳咝咝的响声里,突然会冒出阿公‘俺娃身上好软和’的声音;尤其是晚上,她躺在床上就能感到阿公那双揉捏胸脯乳房的大手,能感受到那急拱她脸颊的毛茸茸的嘴巴,可以嗅见阿公身上那种像骡马汗息一样的气味……她想到那些揉捏,那些醉话、那种骡马的气息,由不...
显示全文
一直以来,提起白鹿原最苦命的女人,世人大多说是小娥,而我则认为是秋月。嫁给鹿兆鹏,可鹿兆鹏根本就不爱她,在鹿子霖的巴掌下勉强拜完堂,洞房时随便动了一下便一走了之,徒留下可怜的秋月一个人守活寡,即使后来冷先生几乎倾家荡产救了鹿兆鹏,只求他给秋月一个娃,这样秋月就能在他房里活下去,可薄情的鹿兆鹏却并不答应而就此离开,始终对秋月不闻不问。守活寡数年之后,更大的苦难又一次降临到秋月身上,这场灾难不仅夺走了她的生命,而且还给她带来了污名。和鹿兆鹏洞房,并没有让秋月对性有什么体会,对性还是懵懵懂懂的,真正对性有感觉是在那晚鹿子霖醉酒调戏她的时候 。“儿媳发觉自己陷入一种苦难,脑子里日夜都在连续不断反覆演示着给阿公开门的情景,她拉着风箱烧火做饭时,脑子里清晰地映现出阿公搂着她肩膀的样子;摇着纺车踏着织布机或是绱鞋抽动绳子的时候,在纺车的嗡嗡声,织布机的呱哒声和麻绳咝咝的响声里,突然会冒出阿公‘俺娃身上好软和’的声音;尤其是晚上,她躺在床上就能感到阿公那双揉捏胸脯乳房的大手,能感受到那急拱她脸颊的毛茸茸的嘴巴,可以嗅见阿公身上那种像骡马汗息一样的气味……她想到那些揉捏,那些醉话、那种骡马的气息,由不得害羞,又忍不住渴盼。她对那些场景十分惊异,同时也发现自己原来一窍不开,兆鹏新婚头一夜在她身上匆忙溜过,自己根本毫无感觉,老爷爷把兆鹏从学校逼回家来,他晚上和衣囚了一夜又走了,她有某种渴盼却完全是不成影像的模糊。她现在得到了具体的新鲜的被揉捏奶子时的酥麻,被毛茸茸嘴巴拱着脸颊时的奇痒难支,以及那骡马汗息一样的男人气味的浸润和刺激,如此具体,如此逼真,如此逼真,如此钩魂荡魄!她无力阻隔那些诱惑而又十分清楚这些全都是罪恶。” 可以说 ,酒醉的鹿子霖唤醒了秋月作为女人最原始的欲望,同时也把秋月推向性压抑的极点。当可怜的秋月向鹿子霖寻求释放时却被鹿子霖诬为是吃草的畜生!受到羞辱的秋月差点自杀,但就此也就疯了。后来又被自己的亲爹给毒哑了,最终在冬至交九夜里死在炕上。死相凄惨,’ “左邻右舍的女人们在给死者脱净衣服换穿寿衣的时候,闻到一股恶臭,发现她的下身糜烂不堪,脓血浸流…”
    我可怜的秋月。。。
    后记:第一次写长评,良久不曾动笔,再加上本身文字功底也确实不好,所以写得不大好,希望各位看官见谅,把重点放在秋月悲惨的命运上,愿世间再没有像秋月般苦命的女子!秋月,走好!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白鹿原的更多书评

推荐白鹿原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