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兴华的信

没用的木头

上周我们在书店一起写字,高路说起《平复帖》和张伯驹二三感人事。历史原因,中国第一收藏家也受到批判,但80年代恢复名誉,虽然最后一贫如洗,义气和风范令人敬佩汗颜。

可惜不是每个人都能捱过某些时代。

吴兴华(1921—1966),1921年生于天津塘沽,祖籍浙江杭州,著名诗人、学者、翻译家。燕京大学西语系毕业,后留校任教,1952年任北京大学西语系英语教研室主任。精于多门欧洲语言,在新诗写作方面成就极高,外文译作备受称道。

今年年初,广西师大出版社推出五卷本的《吴兴华全集》,《全集》诗集共收164题,两百多首新诗,对中外文学的评论和散文25篇,以及大学毕业论文《现代西方批评方法在中国诗学研究中的运用》,译作莎翁的《亨利四世》,和吴兴华写给挚友宋淇的书信六十余封。

这批信件自1940年7月18日起,至1952年7月19日中断,跨度长达12年。吴兴华与宋淇的交情,宋以朗在《宋家客厅》这本书中专门章节讲述,那篇文章也作为这本书信集的附录之一,作为后辈的角度讲述两者这种“今年恐怕很难再有”的友谊。还有一件,孙道临原名孙以亮,吴兴华认为孙道临是“天生的诗人”,后来宋淇笔名之一“林以亮”亦与之有关,可谓对...

显示全文

上周我们在书店一起写字,高路说起《平复帖》和张伯驹二三感人事。历史原因,中国第一收藏家也受到批判,但80年代恢复名誉,虽然最后一贫如洗,义气和风范令人敬佩汗颜。

可惜不是每个人都能捱过某些时代。

吴兴华(1921—1966),1921年生于天津塘沽,祖籍浙江杭州,著名诗人、学者、翻译家。燕京大学西语系毕业,后留校任教,1952年任北京大学西语系英语教研室主任。精于多门欧洲语言,在新诗写作方面成就极高,外文译作备受称道。

今年年初,广西师大出版社推出五卷本的《吴兴华全集》,《全集》诗集共收164题,两百多首新诗,对中外文学的评论和散文25篇,以及大学毕业论文《现代西方批评方法在中国诗学研究中的运用》,译作莎翁的《亨利四世》,和吴兴华写给挚友宋淇的书信六十余封。

这批信件自1940年7月18日起,至1952年7月19日中断,跨度长达12年。吴兴华与宋淇的交情,宋以朗在《宋家客厅》这本书中专门章节讲述,那篇文章也作为这本书信集的附录之一,作为后辈的角度讲述两者这种“今年恐怕很难再有”的友谊。还有一件,孙道临原名孙以亮,吴兴华认为孙道临是“天生的诗人”,后来宋淇笔名之一“林以亮”亦与之有关,可谓对朋友的纪念与致敬。

1942年12月25日的信中,他说:

前几天我有了一个奇怪的经验,在读诗时,我竟大哭不已,把书页全浸湿了。你知道我最恨随便动感情的人,写诗读诗以至批评诗据我看都需要一付冷静的头脑,然而当时我竟抑制不住自己,而我所读的说出来你也许会奇怪,是陶潜的《形影神》,一首平常人似乎不太重视的诗。

在对待友人方面他也是这样,不大表现在外,但很直率,他在信里说,这不表示他不爱他的朋友,“我爱的东西或人在这世界上本来就没多少,这些朋友更是我不肯放弃的。”

“我想你现在大约也离不开上海那种hecric的生活,但平时总要静一静心,现在社会一团糟,谁都厌恶,有些人因之就纵意自恣起来(不只在享乐一方面,一切平日遵守的moral code 全都认为无干系了)——这种嫉俗的表现若趋于过分也非至善。我与你隔绝甚久,无从得知你现在的心理与处境,但无人比我更知道得清楚在旁人说话是好说,身受苦楚的人的苦心是别人看不见的。我只有希望你还能竭力保持你纯真而美的性格,如果你根本没有改变,那么多年朋友的关心,你也不至于生气觉得我僭妄罢!”(1946年4月17日)

作为天才,他自然也是骄傲的。“我想生活和心境稍微安定下来就着手编著一部巨型的中国诗文选集,以实在立得起的作家为主,每人好好替他们写一篇批评。这番工作我‘不敢多让’的缘故就因为大多数成名的作家全集我都从首叶翻到末叶过,而且人人都殚精钻研,直到我像面对他们为止。”(1944年10月13日)可惜最终,因在文革中与苏联专家持不同意见而被划为右派,死时年仅45岁。他曾在书信中对宋淇说,旧诗中最悲哀的句子就是王安石的“天地兴亡两不知”。

看吴兴华的信,很难想象他身逢乱世,谈艾略特,谈里尔克,谈林庚,谈梅花诗…穆旦当时被他认为是很有希望的新诗诗人,但他自己作为与钱锺书、陈寅恪比肩的大师,16岁便发表无韵体长诗《森林的沉默》 ,也是第一位把《尤利西斯》引进到中国来的人,又以“三韵格”自意大利语翻译的但丁《神曲》和莎士比亚戏剧《亨利四世》,被翻译界推崇为“神品”,却没有多少完整的诗集留下。

去年里尔克逝世90周年之际,商务出了陈宁译的十卷本《里尔克诗全集》 ,陈宁做的“汉语里尔克”网站上也有吴兴华译里尔克的文章。想起去年在书店一起读里尔克的时候黄圣将这篇《预感》与北岛翻译的《认出》放在一起比较过。

《预感》 吴兴华译

远在海南岛的朋友一直和书店的阅读进程几乎同步,和我说,有些风流人物,倶是不再见。

像水银泼翻在地下,深惧向四方溢流。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风吹在水上:致宋淇书信集的更多书评

推荐风吹在水上:致宋淇书信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