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最古老的情歌

李红美93731
诗经:最古老的情歌





    现在孩子们都有接触诗经的意识了,我上学的时候是直到初中自己看琼瑶的小说的时候才看了好多诗经的原句,比如《在水一方》,是一个琼瑶的小说,也是诗经里的一首诗歌“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有位佳人,在水一方。”直到现在,看到即使是小学生都开始讨论诗经里的句子了,我觉得我们做家长的还是要有先一步的意识,这样和孩子也有共同话题啊。
显示全文
诗经:最古老的情歌





    现在孩子们都有接触诗经的意识了,我上学的时候是直到初中自己看琼瑶的小说的时候才看了好多诗经的原句,比如《在水一方》,是一个琼瑶的小说,也是诗经里的一首诗歌“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有位佳人,在水一方。”直到现在,看到即使是小学生都开始讨论诗经里的句子了,我觉得我们做家长的还是要有先一步的意识,这样和孩子也有共同话题啊。




     我们自己看可能很多的人自己读不下去,因此选择一本注解故事类的诗经读物就是一个更好的选择,除了具备可读性强以外,也可以让我们有一个读诗经的思路和方法,因此我选择了钱红丽著的《诗经:最古老的情歌》。



     首先,我感慨一句,这本书选对了,因为真的是一个很贴地气的写法,比如《大车》这个诗歌,作者演绎了一场轰轰烈烈的私奔,并且谈到了自己的家乡的一些勇敢的私奔的女孩子,我们且放开做父母的角度,不去谈里面的女孩子的盲目,就说这样的一些应景和现实的实例给我们对于《大车》这一篇诗歌的认识有了生动的注解。



     还有一些很有趣的细节,比如讲到《女曰鸡鸣》这一篇,一个心眼灵活的妇人的形象,因为钱红丽的演绎而跃然纸上,使这个诗经原文显得饶有趣味。简单概略这个情景,是一个女人早上叫自己的老公起床,老公并不想起,最后她还是把老公从床上挖起来,还哄着自己的男人,让他打回野味来,说要给他做好吃的,哄得男人颇为开心,起床气也没有了,还觉得自己的老婆很勤快,解下一块玉佩来送给了自己的婆娘。现在很多女性很刚强,不屑于去哄着男人,因为也许没有男人,她们自己能生活得更好,因此也就很难体会这样的情绪。其实我不了解别人,作为我还是很愿意哄得老公开心,有时候想想,自己躺在床上,说我口渴了,然后老公去餐厅帮着打杯白开水来端到床边给你喝,肯定是比你觉得自己是独立自主的新女性因此自己有手有脚,干嘛支使别人去给自己倒水,这样的情绪要适合夫妻间的互动。现在的婚姻因为舆论的影响,两个人都变成了树,一个是刚硬的松柏,一个是直立的木棉,真的是谁离开谁也能过下去,不知道看到《女曰鸡鸣》这样的夫妻情趣是嗤之以鼻还是心向往之呢?




    诗经里也有颇多爱情里的矫情病和哀愁,我想在爱情中浮浮沉沉的男女可能更有体会吧,我是那种现世安稳的岁月静好的妇人,因此对于这一部分就不做赘述了,看了钱红丽老师解读的诗经,可以让我们看见照进现实的那一束古老的光,是最古老的情歌穿越了时间的长河,在我们耳边叮咚响起,很美,很纯粹。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诗经:最古老的情歌的更多书评

推荐诗经:最古老的情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