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规的第八团和张小敬的长安

玖奚罂

萧规——向长安讨个公道的一个老兵,他的第八团是当年血泪与今日不公结合而生的产物。

烽燧城里“九死无悔”,是捍卫军旗荣光,今日“九死无悔”,只为给自己讨个说法。“蚍蜉”是朝廷亲手为帝王套上脖颈的白绫,他们是死过多次的人,不惧死,只怕死的无声无息。

张小敬的长安,是对第八团的移情。九年前他没能守住第八团更多的弟兄,去年也没能守住闻无忌。上元夜他拼死相护的长安,化身九年前的烽燧城,那是他丢去性命也不能退的死线。

“战死沙场马革裹尸,那是当兵的本分。”

“在这里坚守战死,总好过在家乡城头坚守战死。”

这两句是萧规说的戳他心口的话。是了,在长安城坚守战死,总好过眼睁睁看着十里长安化身火海,万鬼哀嚎。

有人说张小敬在知晓龙波就是萧规之后,人设崩了,他既然已经知晓萧规的目标是当今天子,灯楼被他毁去后就不该去搅和蚍蜉的行动,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他对朝廷是有怨恨的,即便不帮蚍蜉刺杀天子,也不该帮天子逃生。

但我觉得,在张小敬的信念里,不会放任自己对萧规不管不顾。他不可能看着萧规去送死,那是他第八团仅剩的兄弟。我猜...

显示全文

萧规——向长安讨个公道的一个老兵,他的第八团是当年血泪与今日不公结合而生的产物。

烽燧城里“九死无悔”,是捍卫军旗荣光,今日“九死无悔”,只为给自己讨个说法。“蚍蜉”是朝廷亲手为帝王套上脖颈的白绫,他们是死过多次的人,不惧死,只怕死的无声无息。

张小敬的长安,是对第八团的移情。九年前他没能守住第八团更多的弟兄,去年也没能守住闻无忌。上元夜他拼死相护的长安,化身九年前的烽燧城,那是他丢去性命也不能退的死线。

“战死沙场马革裹尸,那是当兵的本分。”

“在这里坚守战死,总好过在家乡城头坚守战死。”

这两句是萧规说的戳他心口的话。是了,在长安城坚守战死,总好过眼睁睁看着十里长安化身火海,万鬼哀嚎。

有人说张小敬在知晓龙波就是萧规之后,人设崩了,他既然已经知晓萧规的目标是当今天子,灯楼被他毁去后就不该去搅和蚍蜉的行动,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他对朝廷是有怨恨的,即便不帮蚍蜉刺杀天子,也不该帮天子逃生。

但我觉得,在张小敬的信念里,不会放任自己对萧规不管不顾。他不可能看着萧规去送死,那是他第八团仅剩的兄弟。我猜萧规如果没摔死,他会给他安排退路吧……

而张小敬对朝廷的怨恨并没有具化到皇帝身上,他恨的是贪官酷吏遍布且腐朽无能的官僚系统。张小敬只是把天子当成万千长安百姓中的一个,玄宗安全后,张小敬并没有守着他,而是去通知李泌幕后真凶。

“汝能啊,你曾在谷雨前后登上过大雁塔顶吗?那里有一个看塔的小沙弥,你给他半吊钱,就能偷偷攀到塔顶,看尽长安的牡丹……

我在长安城当了九年不良帅,每天打交道的都是这样的百姓,每天听到看到的都是这样的生活。对达官贵人来说,这些人根本微不足道,这些事更是习以为常。但对于我来说,这才是鲜活的,没有被怪物所吞噬的长安城。在他们身边,我才会感觉自己活着。”

你看,所谓圣人,还不及他每日往来的叔伯婶娘重要。

危机已过,天子无恙,大唐风雨未至,长安劫后偷生。有人借机一步登天,也有人匆匆离世,耳边犹闻“客从何处来”。

朝堂风云变幻,直至天宝十四年,乱世终显,李唐的脊梁颤颤巍巍。

那个张小敬看来,远不像外貌那般天真的女人死于马嵬坡。

张小敬也只是华阴县尉姚汝能书中的一个名字。

而姚汝能留于世间的也仅仅只有一本书而已。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长安十二时辰的更多书评

推荐长安十二时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