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右卫门在笑什么?

无尾犬.TH.台客
伊右卫门在笑什么?

  这是我看完书时最初的疑问。虽然总觉得读小说还是抱着不求甚解的态度比较好,否则仅揪着一两个字眼,想要看出个什么人生哲理来,颇有种掉书袋的味道。
 
 那么,为什么伊右卫门那么执着于蚊帐里的世界呢?

 这是我的第二个问题。一个有破洞的旧蚊帐,被伊右卫门从长屋带到民谷家,最后伊右卫门斩杀了阿梅和伊东的地点,也是在蚊帐中,期间他还阻止又市把蚊帐卷起来。那么,这个在蚊帐里的伊右卫门和在蚊帐外的有什么不同吗?我没看懂,甚至感到一丝莫名其妙。

   最后,这故事中有凄美的爱情吗?

   这个问题不是针对书的,纯粹是我想diss腰封上那句“凄美的爱情绝唱”。肉彦老师笔下的阿岩,在我看来是个非常矛盾的角色。一方面她是个女权主义者,她不想嫁人,觉得自己一个人工作也能养活自己,毁容后也并不觉得自己与过去有什么不同,甚至对民谷本家的家宅和父亲的官职是否能有继承人都无所谓。另一方面,她却又非常的恪守妇道。她认为妻子就是要操持好家里的一切,所以当身为丈夫的伊右卫门修补纸门的时候她竟然生气了,觉得伊右卫门是在指责她做妻子...
显示全文
伊右卫门在笑什么?

  这是我看完书时最初的疑问。虽然总觉得读小说还是抱着不求甚解的态度比较好,否则仅揪着一两个字眼,想要看出个什么人生哲理来,颇有种掉书袋的味道。
 
 那么,为什么伊右卫门那么执着于蚊帐里的世界呢?

 这是我的第二个问题。一个有破洞的旧蚊帐,被伊右卫门从长屋带到民谷家,最后伊右卫门斩杀了阿梅和伊东的地点,也是在蚊帐中,期间他还阻止又市把蚊帐卷起来。那么,这个在蚊帐里的伊右卫门和在蚊帐外的有什么不同吗?我没看懂,甚至感到一丝莫名其妙。

   最后,这故事中有凄美的爱情吗?

   这个问题不是针对书的,纯粹是我想diss腰封上那句“凄美的爱情绝唱”。肉彦老师笔下的阿岩,在我看来是个非常矛盾的角色。一方面她是个女权主义者,她不想嫁人,觉得自己一个人工作也能养活自己,毁容后也并不觉得自己与过去有什么不同,甚至对民谷本家的家宅和父亲的官职是否能有继承人都无所谓。另一方面,她却又非常的恪守妇道。她认为妻子就是要操持好家里的一切,所以当身为丈夫的伊右卫门修补纸门的时候她竟然生气了,觉得伊右卫门是在指责她做妻子的失职;她又觉得丈夫行为不端一定是家中妻子的责任,就任凭伊东的信口雌黄被生生挑拨离间,失去了丈夫和祖宅乃至民谷家继承人的身份。这样一个矛盾的阿岩,真是前半段想为这样一个独立的女子击节而歌,后半段就变成了一种哀其不幸的颓然感。这样一个矛盾的阿岩,真的对伊右卫门怀有爱慕之心吗?她所谓的“爱”难道不是束缚于礼教的产物吗?她对伊右卫门的牺牲,在我看来,只是在礼教和妇道中被作茧自缚,她一切的出发点都是作为妻子这个身份,我阿岩应该怎么做。这哪里来的爱情?我甚至想问,那个独立自强的阿岩去哪里了?轻踩肉彦老师一记。
   总不能因为结尾处伊右卫门寻到了阿岩的尸骨,二人共葬一处,加上多一笔对簪子的描写,就强行说这是个凄美的爱情故事吧?

   要我说,这是个糊里糊涂的故事。谁毒的阿岩,右左卫门为什么要想出个把阿梅认为养女嫁入伊东家的方法来?所有的偶然凑成了必然,所有的细枝末节全都影响了结局,却没有人能明确的说出个所以然来。

   最后,我还是想问,伊右卫门的几次嗤笑,是在笑什么?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嗤笑伊右卫门的更多书评

推荐嗤笑伊右卫门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