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云背后的幸福线 ——读《女巫的子孙》

Claire Han
• 背景
2013年,我将将大学毕业的时候,美国企鹅兰登书屋旗下的贺加斯出版社拉开了重塑莎士比亚经典的大幕。四年过去了,正好迎来了该系列的第四本——《女巫的子孙》。
《女巫的子孙》是根据莎士比亚封笔之作《暴风雨》改编而来。虽然从时间上看,《暴风雨》是莎士比亚的最后一部作品,但就综合评价而言,《暴风雨》堪有首篇之荣耀。《女巫的子孙》也没有让人失望,根据亚马逊等网站评分看,贺加斯出版社重塑经典项目已出版的四本中,这一本应该是评价最高的。
若读过《暴风雨》的话,会发现《女巫的子孙》的线索与其一样清晰,相互呼应的同时又略有不同。这篇评论还是以《女巫的子孙》为主。
• 乌云
乌云一直笼罩在《女巫的子孙》上空。
首先,开篇便是奸佞小人篡位夺权,将成功的导演排挤出剧团——这是第一朵乌云。
导演菲利克斯有一个女儿,妻子在女儿出生后不就便离开人世,女儿也在三岁时长别于人间。菲利克斯当时努力排演《暴风雨》,突破创新,选择华美奇异的服装等,想要征服观众。然而,他埋首工作之时,身边最亲密的经纪人托尼却背叛了他,与文化部长——菲利克斯之前的对头一起,将他排挤出剧团,自己转而上位。
其次,无助的...
显示全文
• 背景
2013年,我将将大学毕业的时候,美国企鹅兰登书屋旗下的贺加斯出版社拉开了重塑莎士比亚经典的大幕。四年过去了,正好迎来了该系列的第四本——《女巫的子孙》。
《女巫的子孙》是根据莎士比亚封笔之作《暴风雨》改编而来。虽然从时间上看,《暴风雨》是莎士比亚的最后一部作品,但就综合评价而言,《暴风雨》堪有首篇之荣耀。《女巫的子孙》也没有让人失望,根据亚马逊等网站评分看,贺加斯出版社重塑经典项目已出版的四本中,这一本应该是评价最高的。
若读过《暴风雨》的话,会发现《女巫的子孙》的线索与其一样清晰,相互呼应的同时又略有不同。这篇评论还是以《女巫的子孙》为主。
• 乌云
乌云一直笼罩在《女巫的子孙》上空。
首先,开篇便是奸佞小人篡位夺权,将成功的导演排挤出剧团——这是第一朵乌云。
导演菲利克斯有一个女儿,妻子在女儿出生后不就便离开人世,女儿也在三岁时长别于人间。菲利克斯当时努力排演《暴风雨》,突破创新,选择华美奇异的服装等,想要征服观众。然而,他埋首工作之时,身边最亲密的经纪人托尼却背叛了他,与文化部长——菲利克斯之前的对头一起,将他排挤出剧团,自己转而上位。
其次,无助的导演隐姓埋名,化身杜克先生,到偏远之处避世而居——这是第二朵乌云。
杜克先生的居住条件很差,只有最基本的家用。他和算不上房东的房东达成了一致,虽然不算是被房东欺负,但房东也没有很慷慨。之后十几年中,杜克先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小人当道,毫无回手之力(杜克先生也不允许自己回手)。简陋的小棚屋便是杜克先生被放逐的神秘孤岛。
最后,杜克先生找到了一份到监狱教罪犯戏剧表演的工作——这是第三朵,也是最后一朵乌云。
知名导演沦落到监狱教罪犯学戏剧,这本身就很让人难以接受。这些罪犯背负着不同的骂名:有进行庞氏诈骗的律师,有窃取企业信息的黑客,还有给别人当替罪羊的黑社会成员等等。要这些人乖乖听话谈何容易?
然而,正是这最后一朵乌云背后出现的幸福线,照亮了整片天空。
• 幸福
首先,漫长的打磨,让菲利克斯培养了一批老演员——第一条幸福线。
菲利克斯通过各种方式,让演员听从自己的安排。第一,他把剧场与监狱其他部分隔离。演员们来到剧场之后,就要遵守剧场的规矩;第二,他按照演员的特点安排角色,先请演员们自选,随后在此基础上安排;第三,演员必须背剧本,也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适当改剧本,给予演员自由发挥的空间;第四,演员在不仅学会了表演,也学会了摄影、灯光、控场等技术手段;第五,结束表演后有庆功宴,菲利克斯会带些烟进监狱犒赏演员,并与之探讨其表演感受。
其次,等待数年之后,仇敌终于现身——第二条幸福线。
这条幸福线是埃丝黛这个监狱戏剧项目负责人带起来的。她经过不断游说,不断推销,终于引得当时已声名显赫、身居高位的托尼及其党羽现身监狱,亲自观摩戏剧。菲利克斯卧薪尝胆多年,终于等来了机会,已不再年轻的他再次触摸当年的演出服,心中的感慨不断翻涌。
再次,安妮–玛丽的加入,让整部作品得以升华——第三条幸福线。
安妮–玛丽本就是当年菲利克斯选中的米兰达一角的扮演者。她受邀来到监狱剧场之后,以美貌(虽然没有过多笔墨描写)和表演功底征服了全场。她在监狱表演的这场《暴风雨》中扮演米兰达的角色,因为作为普洛斯彼罗的杜克先生,他的女儿已远离人间。
最后,精心策划及团队合作让人震惊,也让仇敌低头——最后一条幸福线。
杜克先生精巧的设计,让托尼及其党羽也参与到了这部剧中。他之前剪辑好的视频正在播放,而托尼参与的另一场戏剧正在进行中。剧中,托尼、司法部长等人被带到了小黑屋,如同艾丽儿施法一般;而司法部长的儿子则被带到了另一处,和安妮–玛丽一起。这就营造出了《暴风雨》中的一幕。托尼等人在小黑屋中吐露了很多不可告人的秘密,而这也被杜克先生抓了个正着。一切大白之后,杜克先生恢复了菲利克斯之身,重回剧团,终于长舒了一口气。
• 后记
若是读过《暴风雨》,便会自然而然的拿《女巫的子孙》中的人物与之相匹配。角色对应感非常强烈。
本书与原作不同的主要有两点:
1. 《女巫的子孙》中,米兰达有两个人。一个是菲利克斯的女儿米兰达,三岁去世的她,一直存在与菲利克斯的幻想之中;第二个是安妮–玛丽,她在某种程度上说就是菲利克斯女儿在现实中的投射与体现。
2. 《女巫的子孙》突出了凯列班——女巫的子孙。女巫西考拉克斯在孤岛上独自诞育了凯列班,后凯列班成为了普洛斯彼罗的“宠物”或“奴仆”。之后,二人反目。本书突出了凯列班一系列心理变化。
《暴风雨》中体现的画面在《女巫的子孙》中也异常清晰,有几点值得思考:
1. 乌托邦的呈现在何处?
监狱剧团就是菲利克斯的理想国。简单来说,那里没有等级制度,只有平等的演员。他们能自由发挥才能;没有贫穷饥饿,甚至还有菲利克斯带来的烟。
2. 复仇记。
大抵是能算作复仇记的吧,或者说是出一口气。若说菲利克斯或者普洛斯彼罗是天蝎座,毫不为过。他们都有蝎子般的防御性,还有鹰一样高瞻远瞩的目光。支配欲望很强——普洛斯彼罗发现凯列班的不轨之心后对他的折磨便是一种体现。天蝎座在个性上的转换、蜕变中饱尝了艰辛与痛苦,他们可以蛰伏很久之后再付诸行动,只等待最后完美的时机——菲利克斯抚摸着华服,对自己说“还不到时候”便是体现之一。
最后,司法部长的儿子到菲利克斯麾下效力学习,并小有成就,说明菲利克斯重返剧团后收服了仇敌的儿子,也就相当于收服了仇敌,这也是一种胜利。
3. 米兰达。
普洛斯彼罗说过“我失去了女儿”,菲利克斯也失去了女儿。这是两种不同的失去,却都能让人感受到深深的伤害。在《女巫的子孙》中,米兰达可谓是一条隐藏的主线。菲利克斯最初排练暴风雨是为了她,接着化身杜克先生隐居时也有她陪伴,然后在表演中还有米兰达提词,最后菲利克斯圆满成功后米兰达消失不见,则表明了菲利克斯放下了。一切都与米兰达有关。
4. 弗莱彻监狱。
弗莱彻监狱是菲利克斯的理想国。他们之间有某种联系,并非单纯的导演与演员的关系。最后的复仇在弗莱彻监狱进行,演员们大多也是老演员。菲利克斯与演员之间建立了信任与合作的关系,他深入演员们的情感,将其付诸于戏剧,让演员们在戏剧中找到与自身的共鸣,最后才能让演员们在复仇大计中描绘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书的最后,演员们对表演进行反思总结时,他们的发言精彩无比(不再剧透,比如对安东尼奥、蜜蜂以及第九个牢笼的分析等)。不仅是对剧本的分析,也不仅是对人物的分析,他们结合自身的经历,说出了自己的感悟,折射出许多人性的闪光点和阴暗面,颇值得思考。
5. 剧中剧。
格丽特·阿特伍德《女巫的子孙》一书是对《暴风雨》的改写,而她在书中又选择《暴风雨》作为菲利克斯复仇的戏剧。这一点不可不谓之巧妙。《女巫的子孙》中的人物对话多次使用了《暴风雨》中的台词,每句都运用贴切巧妙,能让读者更好地体会本书与原著之间的联系。
6. 人文主义情怀。
莎士比亚在生命的最后几年里写就了《暴风雨》,他仍相信人性本善,正义必将战胜邪恶。在《女巫的子孙》中,这一点并没有被抛开。例如,菲利克斯蛰伏12年后,依靠自身能力,相信监狱中人善的一面,战胜了当初背后捅到的小人;再比如,12年都没有联系,安妮–玛丽很快便接受了菲利克斯让自己到监狱表演米兰达的邀请,这也是人性善良一面的体现。最后,本不同意儿子到戏剧节一展拳脚的司法部长也同意儿子自由发展,也回归了人的本心。
在阿特伍德笔下,加拿大的天气也要平静很多,她的暴风雨裹着人文主义气息。气氛热烈的表演克制了混乱的场面;她的菲利克斯比普洛斯彼罗更有亲和力,没有折磨自己的跟班,也没有在得知自己被开除之后大吵大闹。
7. 普洛斯彼罗与菲利克斯最后的命运。
在《暴风雨》中,普洛斯彼罗最后成为了囚徒:他的物品都已损毁,书籍已被淹没,他恳求获得观众的仁慈——“求你们解脱了我灵魂上的系锁,赖著你们善意殷勤的鼓掌相助”。而菲利克斯却孑然一身,来去自由。他走出监狱,重返剧场,只给了一个人提前假释的机会,还让仇敌之子成为自己的学徒。
 (3157 words)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女巫的子孙的更多书评

推荐女巫的子孙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