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开旅行 分开旅行 8.0分

分开旅行,因为爱情

方木鱼

分开旅行,因为爱情

读浙江文艺出版社陶立夏《分开旅行》

文/方木鱼

深夜,3900英尺高空,米兰马尔奔撒机场转罗马的航班上,她打开阅读灯写信:我想要告诉你,我爱你,只爱你。但是,我们要暂时分别了。

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通常有很多理由,而行走,有时用脚,有时用心,也许是最不成理由却也最成理由的理由。脚下是路,丈量的却是生命的高度。一年中,大概有3次国际旅行,时间从一个月到两个星期不等。旅行是她休息的方式,可以从写作中暂时走开,逛美术馆、植物园,寻找舒适的咖啡馆和餐厅,拍一些照片而不是写字。这就是美女翻译、作家、摄影师陶立夏的日常。

十三年前,刘若英和黄立行在歌曲《分开旅行》中不无悲伤忧郁地唱到:“我选择去洛杉矶,你一个人要飞向巴黎,尊重各自的决定,维持和平的爱情,相爱是一种习题,在自由和亲密中游移……不必每一秒钟都黏在一起,你问我爱不爱你,这个不是个问题。”

六年前,陈奕迅和王菲在歌曲《因为爱情》中温婉回答:“因为爱情,简单的生长,依然随时可以为你疯狂。因为爱情,怎么会有沧桑,所以我们还是年轻的模样。因为爱情,在那个地方,依然还有人...

显示全文

分开旅行,因为爱情

读浙江文艺出版社陶立夏《分开旅行》

文/方木鱼

深夜,3900英尺高空,米兰马尔奔撒机场转罗马的航班上,她打开阅读灯写信:我想要告诉你,我爱你,只爱你。但是,我们要暂时分别了。

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通常有很多理由,而行走,有时用脚,有时用心,也许是最不成理由却也最成理由的理由。脚下是路,丈量的却是生命的高度。一年中,大概有3次国际旅行,时间从一个月到两个星期不等。旅行是她休息的方式,可以从写作中暂时走开,逛美术馆、植物园,寻找舒适的咖啡馆和餐厅,拍一些照片而不是写字。这就是美女翻译、作家、摄影师陶立夏的日常。

十三年前,刘若英和黄立行在歌曲《分开旅行》中不无悲伤忧郁地唱到:“我选择去洛杉矶,你一个人要飞向巴黎,尊重各自的决定,维持和平的爱情,相爱是一种习题,在自由和亲密中游移……不必每一秒钟都黏在一起,你问我爱不爱你,这个不是个问题。”

六年前,陈奕迅和王菲在歌曲《因为爱情》中温婉回答:“因为爱情,简单的生长,依然随时可以为你疯狂。因为爱情,怎么会有沧桑,所以我们还是年轻的模样。因为爱情,在那个地方,依然还有人在那里游荡。”

“我要一个人去完成你许诺过的旅行,我要为我们两个人,去看一看永恒。”尽管有所预期,但我仍然无法想象,一个人旅行的途中,所见所闻所思所想的每一分,每一秒,每一次出发与离开的背影,每一个黄昏落日的降落与栖息,每一口呼吸中的每一个吉光片羽的瞬间感悟,究竟会想到谁,忘记谁,爱谁,恨谁。脑子里回旋的却是另外一首情歌:突然好想你,你会在哪里,过得快乐或委屈。突然好想你,突然锋利的回忆,突然模糊的眼睛 ……一个人旅行,最怕有这样的突然。

前往,寻找一场梦境。如同赴一个秘密的约会,在黑夜之中穿过层层迷雾,天空重现曙光之时,天使悄然而至。她时而在戈壁、草原中放牧,时而在森林里、高原上拓荒,时而在高山,河流间嬉戏。只要有阳光升起的地方,就有她穿梭的足迹。当夜幕降临的时候,我看见她住在流浪艺人的乌托邦里,点起篝火,吹起口琴,仰望深邃的星空,纵情高歌。那些阿尔贝罗贝洛村落里写满诗句的台阶,那悬崖边上卡布里宫酒店的名叫玛丽莲·梦露的房间,那耸立在赫尔辛基的告别的站台,那颓废的美国南方,劈柴喂马的生活,还有日本犬山漫山遍野的樱花、名古屋的小酒馆以及德川家康纪念馆的游船和三弦……满满的回忆中,左岸繁华,右岸落寞,“我们有自由的灵魂,也有永恒的孤寂。”

一次次归来,又一次次出发,越陌渡海,穿街走巷,却始终走不出时间的河流,打不破心中的阡陌。她把自己的情绪,安放在这些行走大地域仰望蓝天的文字之中,她似乎是在写一段恋情,似乎在意某个人,又似乎她只是写了一种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感,一种看穿世事的疏远,而我我宁愿只把它看作一本旅行书,煮字疗饥。陶立夏的笔触恬静深清,写尽尘埃落定、烟花散尽、灯火阑珊时那一抹萦绕于心而难以割舍的情怀。时而如喃喃自语的诉说,也有绵绵不绝的沉默,时而如哗哗倾泻的海浪,也有如泣如诉的呼和。

爱情是个永恒的话题,在一次接受采访中,陶立夏诠释她对爱情的态度,在她看来,世间情侣,大多是起初相见爱慕,思念震耳欲聋,随之而来的相知相伴都把对方当成最美的风景,而爱情有太多种面目,所有的情感都将流入最平凡的生活。所以,不如将爱与想念都交托于时间,在时间的彼岸,我们从未失散。于是,她只用美好的旅程给自己疗伤。“我用十三场旅行离开你,我用十三场旅行抵达你。”在西方,十三是个极不吉利的数字,如果碰上哪一天是“13日”,歌德总是睡大觉,拿破仑绝不用兵,俾斯麦不签署任何条约,罗斯福都不出行。抵死缠绵,黯然销魂,陶立夏不管不顾,在“五大洲,十三座城市,一场离别”旅程的最后一站米兰,陶立夏在米兰大教堂的圣坛前,燃起一支白色的蜡烛,与过去告别:“我不恨你,但是却开始想要忘记你。”书中的最后一句话略带伤感却并不颓废:“而我,终于可以原谅你,同时给我自己最珍贵的礼物:自由。”

得益于此前在旅游杂志社工作的原因,陶立夏把世界各地的美景通过自己的镜头拍成照片,传达了她一贯的艺术质感,我想,对美景的敏感,也许已经成为一个经常在旅途中的人的本能了吧。鲍勃·迪伦在歌中唱:一个男孩,要走多远的路才能成为真正的男人?一个女孩要隐忍多深的伤,积攒多大的勇气,才敢在璨若繁花的年纪,放下所有纠葛,挥手曾经相爱的恋人,独自远行?她在《再版后记》中说:“当我离开这个世界之后,可能某天有人会在某个书架上发现一本蒙尘的旧书,他不知道封面上那个陌生的名字是谁,但依旧愿意花点时间浏览她写下的文字,我得以暂时逃脱时间,再次存在。”一如他在自序中所说:“那些能找回的东西,从没丢失过。那些丢失了的东西,或许从未真正拥有。”

人生过往一场,何处是梦乡。许我来此一遭,只为俯仰古今,行走天地。等到多少年过去,重叠过的时光舒展开来,一条河似的敞开在我的面前,行程里的风景在我日渐衰老的日子里隐隐发光,照亮我对岁月的记忆。在生命远行时,到达是一种福份。“拖延,即是最严厉的拒绝。”也许正是受了这句一针见血的语录影响,才有了这本《分开旅行》。于是,毅然背起背囊,装进这本书,打开翅膀,就让生命在行走中……永恒。

21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6)

查看更多回应(6)

分开旅行的更多书评

推荐分开旅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