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人在北京·沸雪 北京人在北京·沸雪 评分人数不足

北京人在北京·沸雪(精彩试读)

汉果


跌跌撞撞,奔走于北京,在故事里迷茫,在故事后成长。

Chapter 1

1
惊雷,我回过神,认不出眼下在哪儿,心脏一阵乱抖,还以为一瞬百年。

窗外隆隆轰响,电视机里的女主角在撕心裂肺地呐喊:“我不要你管我!”我在自己的新卧室里拆开各种大小的纸箱,胶布一条条撕下来的声音,像是天空被闪电轻轻撕裂,所以暴雨如注。
箱子里的衣物被闷得久了,拿出来时有一缕淡淡的霉味,使人联想到衰老与孤寂,与很多丧偶老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味类似,叫人感到悲伤又禁不住地嫌恶,这是悲观者发自本能的惊惧,人总是会触景生情地联想到自己。

客厅里的女主角还在尖叫,我不知道她抗拒的对象是恋人还是家人,为的又是什么理由,可能是她的恋人对她的交际圈指手画脚,也可能是她的家人对她的恋人挑三拣四。
无论如何,对于他们这些能发自真心说出“我不要你管”的人,我很羡慕。
有人管,说明有人在乎你,甚至在乎到叫人厌烦的地步,他们在...
显示全文


跌跌撞撞,奔走于北京,在故事里迷茫,在故事后成长。

Chapter 1

1
惊雷,我回过神,认不出眼下在哪儿,心脏一阵乱抖,还以为一瞬百年。

窗外隆隆轰响,电视机里的女主角在撕心裂肺地呐喊:“我不要你管我!”我在自己的新卧室里拆开各种大小的纸箱,胶布一条条撕下来的声音,像是天空被闪电轻轻撕裂,所以暴雨如注。
箱子里的衣物被闷得久了,拿出来时有一缕淡淡的霉味,使人联想到衰老与孤寂,与很多丧偶老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味类似,叫人感到悲伤又禁不住地嫌恶,这是悲观者发自本能的惊惧,人总是会触景生情地联想到自己。

客厅里的女主角还在尖叫,我不知道她抗拒的对象是恋人还是家人,为的又是什么理由,可能是她的恋人对她的交际圈指手画脚,也可能是她的家人对她的恋人挑三拣四。
无论如何,对于他们这些能发自真心说出“我不要你管”的人,我很羡慕。
有人管,说明有人在乎你,甚至在乎到叫人厌烦的地步,他们在乎你今天有没有吃够三顿饭,在乎你在雨天有没有带伞,在乎你选填的大学是不是前途无量,在乎你选择的恋人是不是体贴入微。
被人管着的人常常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带着一股子浑然天成的稚气与叛逆,用俗气一点儿的话说,这些人“一看就是被宠大的”。
在溺爱中长大的人,并不讨厌,反而更是惹人喜欢,比如南冰,比如向海。
因为他们不缺爱,所以不会对任何人卑躬屈膝,如今拥有这般傲气的人已经很少了,才会有那么多人心神向往,比如我,对南冰,像是追光的蛾,上岸的鱼。

我想要被人管。

可是从懂事开始,我就在自己管自己。几点做完功课,睡前对着课表收拾书包,放学后要走大路,浅色的衣服不可以和深色的一起洗,炒菜的时候要先烧干了锅子再放油,拖地的顺序是从墙角往外擦……我习惯了自己围着自己转,还要围着别人转,爸爸的汤要少放盐,艾铭臣的裤脚要卷起来。

有人管我一下,我就受宠若惊。

“我管你去死!”南冰总是这么对我叫,但是她从来没有放开过我的手。
跟在她身边,我总是处于恃宠而骄的状态,像一只瞪着眼睛的幼崽,被母兽的尖牙利齿温柔地叼着脖子。
外面的深山丛林能有多好,只要可以被她管着,我没有自由也可以。


2
把杂物都收拾好了,我穿过客厅时顺便关掉了嘈杂的电视,在密集的雨点声中走进南冰的卧室,看见她横卧在床上休息,拆开的纸箱胡乱堆放着,每一件衣物鞋帽都在上演“寻人启事”。
我趴在床头,拿起一绺她的头发拨她的鼻子,看她皱眉、撇嘴,我憋着笑,在把她撩醒之前见好就收,不然我就得挨鞭刑了。

闲得无聊的我开始收拾南冰的东西,她的这间卧室比我的要小一些,但是带个阳台。两室一厅,一厨一卫,这套房子虽然坐落在没有物业只有居委会的老小区里,但是装修风格非常讨喜。白墙、木地板,原木色家具、浅灰色沙发,一点儿多余的配色也没有,标准性冷淡风格,有点儿审美尊严的年轻人都喜欢。
我们是匆忙换的房子,按理是碰不到条件这么好的,却正巧赶上李鸽的房子空下来要转租,按南冰的话说,多亏她认识了李鸽这个朋友,所以我还是应该谢谢她吉人自有天相,我就是蹭她运气的那个腿部挂件。


我不跟她犟嘴,眼睁睁看她挨下向海乘以许雯雯那一道毁天灭地的冲击波后,我就决定无条件无节制地宠她、容忍她、伺候她、奉承她一个月,虽然转念一想,这和平时也没差……我就没为难过她,所以她说要搬家,我麻利地滚起来打包,一句废话也不多问。
也不用问,换了我,换了谁,都不可能再睡在那张前男友和现闺蜜偷情未遂的床上,而南冰比起任何人都要更彻底一些。
还好有我拦着,她才纵火未遂。

那个一百五十斤的床垫被南冰——错了——是由娇弱的我,艰难地从楼梯间,一级一级台阶拖出去,南冰双手倒也没闲着,却是在指天戳地忙着爆粗口,终于把床垫扔到了楼下的废品回收处,她还不解恨,要点火烧了。
我看周边全是废纸箱和生活垃圾,赶紧抱住掏出打火机的南冰恳求:“这边易燃易爆物这么多,你这一点火万一引发了爆炸,烧到我们的房子不好吧?”
她回以冷笑:“这房子已经脏了,烧了干净。”
“可是里面放了我们的钱和存折,它们是干净的!”
意识到钱是无辜的,南冰才如梦初醒地看着我,点了点头。

“艾希,我想把所有脏东西都烧了。”南冰神色恍惚地转过头去,很轻的风吹起她的发丝,把一两根送进了她的嘴里,而她无知无觉。
“你傻了,那这世上还剩下什么?”我一只手拉着她的手,一只手抬起来去整理她的头发,“只剩下你,连我也不在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北京人在北京·沸雪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