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六记 浮生六记 8.9分

一担柴炒二两诗,就这样吧,与生活和解

喜乐
叔叔是家里的奇葩,他工作的小站,位置偏、火车少、林子多,从记事起,他先后往家里鼓捣过刺猬、蛇、大黄(一种猛禽,那时没有保护野生动物的意识,后来还是趁人不注意跑掉了),有一次蛇也不知跑到哪里去,据说它喜欢爬床,吓得不敢睡觉。还养蝎子,腾空的水缸里、石头底下,一群群黑压压毒物在爬动。
 
待到养热带鱼,那已是极其收敛了。叔叔自学了切割玻璃,粘合成鱼缸,不仅奶奶家和他家,5个姐弟兄妹每家都分到一个!

冬天的北方,给鱼们买上加热棒、增氧器,烧的电费让奶奶直心疼,但又奈何,她更心疼儿子。有一次老弟说水里有电,我半信半疑把手伸进去……!光速抽了回来!是真的!
 
不知是不是被电的酥酥麻麻有点舒服,小鱼开始肆无忌惮的繁殖。晚上爷爷趿着拖鞋上厕所,突然大声招呼奶奶,快来,鱼又甩子儿了。这些热带鱼,不产卵,直接生小鱼,为了防止被其他大鱼吃掉,得赶紧给他们分家。深更半夜,端盆子、接水、舀小鱼,老小齐动员,忙的那叫一个热闹。
 
那时的房间很局促、人也多,一张床要架个木板,横起睡。即便如此还是腾出空间给两个条案一般大小的鱼缸。
 
但,鱼还是太多了,怎么办?拿去鱼市卖...
显示全文
叔叔是家里的奇葩,他工作的小站,位置偏、火车少、林子多,从记事起,他先后往家里鼓捣过刺猬、蛇、大黄(一种猛禽,那时没有保护野生动物的意识,后来还是趁人不注意跑掉了),有一次蛇也不知跑到哪里去,据说它喜欢爬床,吓得不敢睡觉。还养蝎子,腾空的水缸里、石头底下,一群群黑压压毒物在爬动。
 
待到养热带鱼,那已是极其收敛了。叔叔自学了切割玻璃,粘合成鱼缸,不仅奶奶家和他家,5个姐弟兄妹每家都分到一个!

冬天的北方,给鱼们买上加热棒、增氧器,烧的电费让奶奶直心疼,但又奈何,她更心疼儿子。有一次老弟说水里有电,我半信半疑把手伸进去……!光速抽了回来!是真的!
 
不知是不是被电的酥酥麻麻有点舒服,小鱼开始肆无忌惮的繁殖。晚上爷爷趿着拖鞋上厕所,突然大声招呼奶奶,快来,鱼又甩子儿了。这些热带鱼,不产卵,直接生小鱼,为了防止被其他大鱼吃掉,得赶紧给他们分家。深更半夜,端盆子、接水、舀小鱼,老小齐动员,忙的那叫一个热闹。
 
那时的房间很局促、人也多,一张床要架个木板,横起睡。即便如此还是腾出空间给两个条案一般大小的鱼缸。
 
但,鱼还是太多了,怎么办?拿去鱼市卖。小姑带着,我们打酱油。结果,真的是打酱油,一条鱼都没卖出去。还得吃冰棍消暑,不仅没进账,反而落个赤字。
 
有一个冬天晚上停电了。爷爷点了几根蜡烛放在鱼缸下面,结果没奏效。两只最漂亮的黑白纹的燕鱼还是给冻死了,伤心。现在想来,爷爷是不是不该点白蜡烛哦,换成红色的要吉利一些。
 
为啥想起那些陈年旧事?一天同事带着去看恒大广场里面的观赏鱼馆。哎呀,孔雀尾、红玛丽、黑玛丽,还有清道夫。老朋友,怎么这么多年,还是你们的天下啊。
 
这时才意识到,叔叔给我们的童年带来了这么多好玩的回忆。

原以为有趣的生活是理所应当的,直到看到了《浮生六记》。
 

 
沈复和芸娘,竹马绕青梅。小芸娘给未来老公藏吃的,被发现后一直留下笑柄,有趣;沈复嘲笑芸娘喜欢吃腐乳、腌瓜、虾酱这些重口味食物,也有趣;为了成全老公及其朋友野炊游玩,芸娘请一卖馄饨的人提供炉火炊具等,能饮茶,能烫酒,还可吃粥(把他们惯得);看到邻居老夫妇的院子临水,树荫下赏花消夏太惬意,他们讲好条件,搬进去借住几天,沈复母亲看着好,也搬了进来……
 
芸娘还用藤类植物做了会移动的生态屏风,用竹子做窗帘代替栏杆,用精巧的食器让他老公吃的好又不浪费;除了家政,芸娘也跟沈复讨论文学,争论李白杜甫二者高下。
 
怪不得林语堂说芸是中国文学史里最可爱的女人。这是真的把日子过成了诗。
 
可惜,开门七件事,也得件件有着落。
 
沈复的弟弟结婚后,沈复就从大家族里搬出来另立门户,但他一直没找到稳定工作,曾投资一朋友做生意,却碰到海难,打了水漂;给一不靠谱朋友做担保,朋友携款逃了,债主追到家里;开过书画铺子,但估计也不赚钱。
 
芸娘也因几件事被嫌弃:她帮老公纳妾,跟那女孩有点投缘,没想到女孩另攀高枝,芸娘名誉受损;常年在外工作的公公,想找一个体己之人,让芸娘来运作,但不成想被婆婆知道了,芸娘又里里外外不是人;还有一次是弟弟借了钱,却被公公误以为是芸娘跟外面借钱……
 
后来芸娘先后生了一女一男两孩子,日子更加紧巴。朋友去沿海等地收租,把沈复带上,他倒是顺便饱览河山,顺便拜访古庙高僧,顺便结识苦命歌姬,却完全无益于家庭。
 
最后,芸娘病了没钱吃药,只能辗转寄居在沈复朋友和芸娘闺蜜家里。没想到返家时,闺蜜送她的小侍女竟然逃跑了,芸娘虽强撑精神宽慰丈夫,但这一打击似乎成了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
 
葬下芸娘后,沈复给女儿指了婚事,把儿子“寄存”了,就自己溜了。后来才听女儿说,儿子夭折了。


所有年轻人都向往诗和远方,但不是所有年轻人都甘于、善于耕耘眼下的生活,能够两者结合的,基本就能嫁娶了吧。
 
还记得曾写《布鲁克林有棵树》的书评,底层女孩母亲及外婆勤勉踏实,父亲酗酒不靠谱,却浪漫多情。这样一个搭配让女孩免于极端,人格健全,可惜父亲去世较早,否则也许他可以变得更加称职。
 
庆幸我也有这样的长辈,守得住油盐柴米的庸常,又把它们装点的有滋有味。这其中的挣扎、妥协、不甘、释然,有的过渡自然,有的却头破血流。理解了,就是长大吧。

一担柴炒二两诗,就这样吧,与生活和解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2MzM1MzgzMQ==&mid=2247484222&idx=1&sn=899d0c652f9ef11fe722ced305594340&chksm=eabc67b6ddcbeea041e3942bf23c6296a2ca9fa95350d2af649a1e89cd669b836cc0af13a316#rd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浮生六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浮生六记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