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说 诗说 评分人数不足

胡河清:潘雨廷法相记

格鲁米
胡河清:潘雨廷法相记



友人张文江君庶几也可说是一位被褐怀玉的“高人”了。好在他生性比较慷慨,有时还是会同意把所藏的宝物让我这样的俗子见识见识的。我顶喜欢的张君一宝,大概就是他的老师之一潘雨廷先生的遗照了。
潘雨廷生前任华东师范大学古籍所的教授,为海宁易学大师杭辛斋再传弟子,终生研究《周易》,在海内外学术圈子里享有显赫的声誉,被不少西方汉学家称为当代世界易学第一大家。潘老先生代表的学派世称“科学易”,这体现了他融和东方神秘主义和西方科学主义的学术宗旨。潘雨廷曾问学于晚年的熊十力先生。在最近出版的熊十力纪念文集《玄圃论学集》中收有潘先生的大文《论熊十力师的思想结构》,结尾处有几句话,真是说得精到极了:凡人初出母胎,本来潜备无穷无尽德用,是大宝藏,入此大宝藏而得乾坤衍,不已较龙树入龙窟以得华严为发展乎!合诸西洋文化,哲学基础在自然科学,由天文、地质、物理、化学而生物,由生物而究及生命起源,莫非在窥此大宝藏,自成立分子生物学以至量子生物学后,其义大显,且熊师对自然科学之原理,极感兴趣,晚年尚以未习为憾。
我以前一直是对科学易的提法不以为然的。《周易》上有“蓍之德圆而神,...
显示全文
胡河清:潘雨廷法相记



友人张文江君庶几也可说是一位被褐怀玉的“高人”了。好在他生性比较慷慨,有时还是会同意把所藏的宝物让我这样的俗子见识见识的。我顶喜欢的张君一宝,大概就是他的老师之一潘雨廷先生的遗照了。
潘雨廷生前任华东师范大学古籍所的教授,为海宁易学大师杭辛斋再传弟子,终生研究《周易》,在海内外学术圈子里享有显赫的声誉,被不少西方汉学家称为当代世界易学第一大家。潘老先生代表的学派世称“科学易”,这体现了他融和东方神秘主义和西方科学主义的学术宗旨。潘雨廷曾问学于晚年的熊十力先生。在最近出版的熊十力纪念文集《玄圃论学集》中收有潘先生的大文《论熊十力师的思想结构》,结尾处有几句话,真是说得精到极了:凡人初出母胎,本来潜备无穷无尽德用,是大宝藏,入此大宝藏而得乾坤衍,不已较龙树入龙窟以得华严为发展乎!合诸西洋文化,哲学基础在自然科学,由天文、地质、物理、化学而生物,由生物而究及生命起源,莫非在窥此大宝藏,自成立分子生物学以至量子生物学后,其义大显,且熊师对自然科学之原理,极感兴趣,晚年尚以未习为憾。
我以前一直是对科学易的提法不以为然的。《周易》上有“蓍之德圆而神,卦之德方以智”之说。钱穆释“圆而神”为神秘宗,“方以智”为近代科学,窃以为是。东方神秘主义与西方实证科学,方圆义殊,离之则双美,合之则两伤,何必故意附会呢?读了潘氏此论之后,方悟以往的浅陋。潘雨廷对西方自然科学发展历程的独到概括,实在是大手笔。特别是他指出生命科学是自然科学逻辑建构的高级阶段,而只是在这个层次上才开始真正显示科学与东方文化的暗合。这就使“科学易”脱离了杭辛斋时代的粗疏,逐渐进入深密境界。其实普里高津对中国人文科学和自然科学交融的伟大文化传统的重新发现,也是出于同样的理由。生命科学的意象是彻底“圆”的,全息的。生命遗传学显示,细胞不仅是圆状的,而且是“通灵”的。它的类似同心圆的排列组合方式与《周易》八卦的奇怪图象惊人的一致,从中又含有生命未来构成状况的几乎全部基因信息。于此中西学术义谛方等,同归于圆。久闻潘雨廷对佛乘华严宗也有深妙的领悟。华严要旨,在于圆融无碍。看来潘氏之学,不仅要圆融三教,还要圆融中西了。
张君珍藏的潘雨廷遗照共有两帧。一帧是张君与潘先生在普渡山的合影。从照片上看,那时正值海潮汹涌、白浪滔天之际,而站在沙滩上的两位神秘主义者却安如磐石,丝毫没有惊惧之意。潘先生长身玉立,灿然微笑,那神态实在安详极了。张君告诉我,潘雨廷的相貌酷似佛画中的“罗汉相”,因此有人戏称他“罗汉出世”。仔细端详,则似觉此言还不够精审。从面相的类型上说,潘先生生得清奇古怪,确可归入罗汉的行列。但潘先生的眼神中却没有阿罗汉们那种卖弄神通的诡秘,而流出一股淡淡的柔慈之光。恐怕他的潜力还在罗汉之上。特别是潘雨廷的身子这么一站,似乎就把背后的万顷波涛镇住了。没有些“正法眼藏”的大心法,是决显不出这股威势的。
当我把目光转向潘氏的另一帧法容时,竟有一种被雷霆击中的感觉。久经修炼的中国老人往往会在容貌间依稀流露出几分近似观世音的女相。而潘雨廷却是一副彻底的威严男相。他的额头阔得出奇,似乎盛满了中国文化的深奥秘密。崛起的天庭上神光一点,大概是潘老毕生修炼的法力所钟了。
由此出发,一股阴挚坚忍的男性气韵弥漫于整个脸部。眼睛受了感应,就从瞳孔中放出一道看透生死的炯炯精光。鼻梁受到推动,就高高耸起显示着向命运挑战的威力。最后延伸到下巴像一只巨大的鹰嘴似的向前钩出,其前倾的程度大大超过明太祖朱元璋著名的“异相”下巴。这说明潘先生精神上的“大宝藏”胜过帝王的富有。
肃然瞻仰了一刻,我叹然叹道:“这张像真可说是《周易》乾卦男性精神最完美的形相化了。”张君默默颔首。
张君说,这帧照片是一位前来参拜潘雨廷的德国神秘主义者偶然扳动相机摄下的,却成了潘先生一生中照得最为传神的一张像。有些不世出的大德,平时也像凡人一样吃饭睡觉看书,真人不露相。而只有天缘凑巧的时候,他们由内在的高深灵魂才会“显圣”。这个德国人就正好碰到了潘雨廷神光发露的一瞬。因此这张照片对他精神境界的逼真记录又是不可重复的。
说到德国人,我倒想起了日耳曼的歌剧大师华格纳。潘先生法相的神异在于,既可说是中国深奥文化精神的外化,却又有些超出中国人一般血缘遗传的地方。而在后一方面,他的脸部轮廓线条又颇有些同华格纳神似的地方。两人的面相都似乎是用传世的名剑刻出来的铁戈银钩,同时又都富于生命的活力和弹性。相较之下,华格纳脸上显然少了些潘雨廷特有的神秘气氛。
在人类文化史上,有不少穷尽了本民族文化奥秘的大师,反倒有些不类似自己种族的“异相”。据我想来,大概是这些大贤已经开始突破人种文化的局限的标志吧。
潘先生承熊十力之学术法脉,寓世界大同的理想于《周易》象数之间。他认为中西民族血缘文化的圆融,是中国人种自我更新的康庄大道。这种生生不息之谓易的伟大精神玄功潜运,于是造就了潘雨廷一代异人卓尔不群的法相威仪。

转引自上海三联书店1996年2月第一版《胡河清文存》 赵一芝录入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诗说的更多书评

推荐诗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