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巫的子孙》--那角色,那故事,那人

爱书追梦人

《女巫的子孙》--那角色,那故事,那人

与科学家们“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取得新成就获得荣耀不同,要想在其他年代改写被奉为经典的作品--须得不改变作品及其中的角色给人原有的第一印象,又要在赋予其新的时代气息的同时,找准其中的对应关系把故事的设定“嫁接”得令人信服--是很不容易的,好比要求别人把自己无比熟悉的人写进架空小说,还得让你认可。再加之戏剧本身因演员在表演过程中的二次创作会获得的独特魅力,莎士比亚的“魔法”似乎将携着《暴风雨》般的冲击又一次在每一个读者的眼前重现。

“复仇”是戏剧中极为常见的元素,总有一方为达到目的誓不罢休才能推动每一个故事走向尽头。那么,什么属于应得的范畴?什么又是执念的根由?魔法和精灵能够改变的东西有多少?要设定怎样的结局给每个角色才称得上让大家“心愿已了”?这是一位创作者要用天才去解决的问题,也是每一个渐渐入戏、想要弄清楚一位失去爱女和事业的戏剧天才“如何复仇”这个疑团的人都在思考的谜题。本书中,菲利克斯·菲利普斯是能让戏剧和演员创造出奇迹般戏剧效果的人,他虽在生活里饱尝戏剧性的苦果,最终却也藉着对戏剧的深刻理解,不无运气地反转、改变了对他颇为不公的现...

显示全文

《女巫的子孙》--那角色,那故事,那人

与科学家们“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取得新成就获得荣耀不同,要想在其他年代改写被奉为经典的作品--须得不改变作品及其中的角色给人原有的第一印象,又要在赋予其新的时代气息的同时,找准其中的对应关系把故事的设定“嫁接”得令人信服--是很不容易的,好比要求别人把自己无比熟悉的人写进架空小说,还得让你认可。再加之戏剧本身因演员在表演过程中的二次创作会获得的独特魅力,莎士比亚的“魔法”似乎将携着《暴风雨》般的冲击又一次在每一个读者的眼前重现。

“复仇”是戏剧中极为常见的元素,总有一方为达到目的誓不罢休才能推动每一个故事走向尽头。那么,什么属于应得的范畴?什么又是执念的根由?魔法和精灵能够改变的东西有多少?要设定怎样的结局给每个角色才称得上让大家“心愿已了”?这是一位创作者要用天才去解决的问题,也是每一个渐渐入戏、想要弄清楚一位失去爱女和事业的戏剧天才“如何复仇”这个疑团的人都在思考的谜题。本书中,菲利克斯·菲利普斯是能让戏剧和演员创造出奇迹般戏剧效果的人,他虽在生活里饱尝戏剧性的苦果,最终却也藉着对戏剧的深刻理解,不无运气地反转、改变了对他颇为不公的现实生活。处在人生的最低谷,如果能依旧坚持自己热爱的事业并延伸下去,帮助他人改变对不同生命的理解,在新的成绩展露光芒之时亦能让敌人体察“人生也是戏剧”这一原则,即使是身处监狱这个有着独特文化的环境范围,能做到与犯人各尽其能通力合作,与险些失之交臂的好演员(和她也无端失去的黄金期)共同探寻,与空气中有着精灵般轻盈与故事里最终实现了所有的美好愿景的集合“米兰达”互以台词表明意愿之后,又有什么还会去阻止一位领悟了戏如人生的人与从前和解呢。

本书令人感到奇而又奇的是,即使会觉得原著的台词冗长,会觉得影视表演不无适应不同文化、参杂了不同演员理解的变形夸张,原本容纳范围有限的书中,却能因为作者玛格丽特·阿特伍德以颇为严谨的文笔和身为专业的文学评论者,对作品本身、衍生的戏剧的深刻理解给出的令人信服的故事背景设定,巧妙地加进了实际演出过程中最耐人寻味、书本上却无法体现的多个人和多角度的角色解读,让故事的整体构架在人们的头脑中更加清晰,甚至还有借助主角菲利克斯·菲利普斯之口道出的一些符合现代意义的颇有表演专业色彩的角色解说--尤其是对凯列班等“女巫的子孙”的新辨析,让人觉得他如果真的像被想象出的结局里,变得文明融入社会,似乎马上就会让每一位自甘承认“入戏”的人与他一同自我介绍道:“如果你认为狂热代表无可言喻、源自不知所以的精神血脉的传承,那么,请称我为女巫的子孙。”

0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女巫的子孙的更多书评

推荐女巫的子孙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