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愉悦有何不可”

罗杏红
我一直都是喜欢村上的 他的书基本来者不拒 虽然很多时候其实我并不能完全理解他的小说 但也完全没有影响到我对他的喜爱

这么久以来对村上好感蹭蹭蹭上涨的事情有两件 第一件是 高中的时候读到他在耶路撒冷的演讲词 关于鸡蛋和高墙 他说 假如这里有坚固的高墙和撞墙破碎的鸡蛋 我永远都站在鸡蛋的这一边 不知何由 我记得尤为清楚 还有英语老师愤慨激昂的表情和掷地有声的朗读 以及他告诉我的 独立的精神 自由的思想 我大概会记一辈子

第二件是 他在 当我谈跑步时我在谈些什么 一书中说到他开始写小说的契机 (这一件事在本书中有详细介绍描述 在看棒球赛时突然感到命运的召唤 “啊我应该去写小说才对啊”(我自己意淫的心理活动) 于是关闭了经营状况逐渐好转的爵士餐厅 一心成为职业小说家 我就是被村上这样的无厘头牢牢地吸引住

做几句摘抄
“做一项长期工作时 规律性有极大的意义 写得顺手时趁势拼命多写 写得不顺手时就搁笔不写 这样是产生不了规律性的”
像我 就是趁热打铁的人 做事大部分时候都是看心情 有心情的时候做事效率可以上天 所以在没有心情的时候才敢放纵自己 然而也有很多被DDL追杀的情况 只能硬着头皮做出不甚满意的结果
...
显示全文
我一直都是喜欢村上的 他的书基本来者不拒 虽然很多时候其实我并不能完全理解他的小说 但也完全没有影响到我对他的喜爱

这么久以来对村上好感蹭蹭蹭上涨的事情有两件 第一件是 高中的时候读到他在耶路撒冷的演讲词 关于鸡蛋和高墙 他说 假如这里有坚固的高墙和撞墙破碎的鸡蛋 我永远都站在鸡蛋的这一边 不知何由 我记得尤为清楚 还有英语老师愤慨激昂的表情和掷地有声的朗读 以及他告诉我的 独立的精神 自由的思想 我大概会记一辈子

第二件是 他在 当我谈跑步时我在谈些什么 一书中说到他开始写小说的契机 (这一件事在本书中有详细介绍描述 在看棒球赛时突然感到命运的召唤 “啊我应该去写小说才对啊”(我自己意淫的心理活动) 于是关闭了经营状况逐渐好转的爵士餐厅 一心成为职业小说家 我就是被村上这样的无厘头牢牢地吸引住

做几句摘抄
“做一项长期工作时 规律性有极大的意义 写得顺手时趁势拼命多写 写得不顺手时就搁笔不写 这样是产生不了规律性的”
像我 就是趁热打铁的人 做事大部分时候都是看心情 有心情的时候做事效率可以上天 所以在没有心情的时候才敢放纵自己 然而也有很多被DDL追杀的情况 只能硬着头皮做出不甚满意的结果
所有我很敬佩能有规划有规律地完成一件长期工作的人 而村上这样的小说家把这项本领发挥得淋漓尽致 不能多不能少 必须刚刚好

“有种奇怪的期待感 还夹杂着轻微的焦虑般的感觉”村上如此描述他在等候文学奖期间的心情
任何人或者事情 一旦你对其有了期待 你便也能感受到这种微妙的心情 有时候甚至会懊恼 要对自己默念冷静
村上说 他并不看重这些文学奖 只是有时被旁人念得也多多少少难以脱离其中

“这对我的人生而言 是无论如何都非做不可的事”
我曾经问过很多朋友 有什么事是我们热爱到非做不可的吗 大家都没有给我一个坚定的回答 我仍旧迷惑不已 非常羡慕村上在三十岁的时候 便已找到这样的事 写小说 并且在写小说的路上找到自己的风格 往深往宽拓展开去 这对一个小说家来说 难得可贵 也希望我们能有朝一日觅得一事 有如此之热爱方好

“心灵必须尽可能地强韧 而要长期维持这心灵的强韧 就必须增强 管理和维持作为容器的体力”
村上让我敬佩的还有一点 坚持跑步30年 在我多年和多次的试验下 我终于承认跑步不是我命中的运动 虽然我也很想坚持一项运动几十年 我觉得运动这件事和上文所说的长期工作是一样性质的 都很酷 我总感觉在这自愿坚持的过程中 有一些东西会悄悄发酵然后被那个人全都吸收进身体或者脑子里 于是那个人就成功地历劫升天成为比我们高一筹的人类 我有点嫉妒这些人

确实此书有点像自传 讲述了这几十年间村上在文风上的摸索和坚持 世界观和人生观的不断完善 在我心中 村上仍像个少年 保持着发言的勇气以及写作的冲劲

看书期间 朋友对我说 担心自己在别人眼中又是怎样光景 那时便拿出村上这句“心情愉悦有何不可”慰藉他 人生在世 哪有可能讨好全部人啊 无论你说什么做什么都是有人赞许有人反对 甚至出损招 落井下石的也大有人在 我们又何必再委屈自己呢 做让自己心情愉悦的事情即可 在乎让自己心情愉悦的人即可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的职业是小说家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的职业是小说家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