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究要走上集权的道路

S.

自越王勾践起兵伐吴之时,一个贵族的时代便开始拉下帷幕,跳梁小丑、鸡鸣狗盗之徒横行天下。至秦末汉初,士随着贵族的消亡也归于尘土。汉继秦制,延续了这个帝国时代,也走向更远。

集权是必然的,帝国的缔造者本身就是军事集团。军事集团最喜欢的莫过于权力集中和领袖独裁,也只有这样才能克敌制胜。所以,由军事集团缔造的权利社会必然是集权的,也必然将建立和掌握军队当作头等大事,时刻警惕自己靠武力夺取的政权被别人夺走,从而无所不用其极。

事实上农业民族对集权同样充满了渴望。农业生产需要稳定的社会环境,维系社会稳定最简便的途径便是权力,即能够主宰一切、不受限制的权力。唯有这样,才能保护他们不受其他阶级侵犯,不受武力侵扰。而且,农业民族中的每一个人根本不能代表自己,一定要别人来代表,而这个代表同时还应主宰着他们。因为农业民族根本就么有自由、独立、平等的土壤。

况且,此前的封建邦国制和百家争鸣更是为帝国的出现奠定了所有的基础。

是非成败转头空。不论是春秋霸主、战国七雄,还是秦末庶人猛士,最终仍是尘归尘土归土,消散于世间。侥幸留于一半张纸之上,为后人...

显示全文

自越王勾践起兵伐吴之时,一个贵族的时代便开始拉下帷幕,跳梁小丑、鸡鸣狗盗之徒横行天下。至秦末汉初,士随着贵族的消亡也归于尘土。汉继秦制,延续了这个帝国时代,也走向更远。

集权是必然的,帝国的缔造者本身就是军事集团。军事集团最喜欢的莫过于权力集中和领袖独裁,也只有这样才能克敌制胜。所以,由军事集团缔造的权利社会必然是集权的,也必然将建立和掌握军队当作头等大事,时刻警惕自己靠武力夺取的政权被别人夺走,从而无所不用其极。

事实上农业民族对集权同样充满了渴望。农业生产需要稳定的社会环境,维系社会稳定最简便的途径便是权力,即能够主宰一切、不受限制的权力。唯有这样,才能保护他们不受其他阶级侵犯,不受武力侵扰。而且,农业民族中的每一个人根本不能代表自己,一定要别人来代表,而这个代表同时还应主宰着他们。因为农业民族根本就么有自由、独立、平等的土壤。

况且,此前的封建邦国制和百家争鸣更是为帝国的出现奠定了所有的基础。

是非成败转头空。不论是春秋霸主、战国七雄,还是秦末庶人猛士,最终仍是尘归尘土归土,消散于世间。侥幸留于一半张纸之上,为后人晓诸往而知来者。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易中天中华史:秦并天下的更多书评

推荐易中天中华史:秦并天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