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八部 天龙八部 9.1分

塞上牛羊空许约,烛畔鬓云有旧盟

黄粱梦

  千里茫茫若梦,双眸粲粲如星,塞上牛羊空许约,烛畔鬓云有旧盟。

天龙八部是一本让人读之生厌、郁结不畅的小说,却也是我最喜爱的武侠小说之一。读之生厌一因书中人物性格十分的不可爱,痴傻迂腐如段誉,憨厚呆板如虚竹,一心只想表哥的王语嫣与一心只想大燕的慕容复,风流成性、到处留种的段正淳以及那些一生只围绕段郎转的夫人等等都不很是讨喜;二因书中情节常常令人胸中郁结,人物命运悲壮多变,不如意之事太多。然正是这种厌,才会有全书的波澜壮阔,才会让人感到命运无常,才会有喜爱

全书男性角色只喜萧峰,实乃金庸书中第一等的大英雄, 倪匡先生评价“论意气之豪迈,行笔之光明,胸襟之广阔,唯有乔峰。“然大英雄常有大悲剧与其相伴,萧峰一生悲苦,身为天下一大帮帮主突遭身世剧变,由人人敬仰的大英雄变为人人唾弃的杀养父母、授业师傅的契丹恶徒;心中所爱之人误伤于自己之手;与耶律洪基结拜为兄弟、身为南院大王却不愿伐宋引起战争,种种矛盾于萧峰无一不是解不开的结,最终也造成了最后萧峰自尽而死的英雄悲歌。所幸在萧峰这悲剧...

显示全文

  千里茫茫若梦,双眸粲粲如星,塞上牛羊空许约,烛畔鬓云有旧盟。

天龙八部是一本让人读之生厌、郁结不畅的小说,却也是我最喜爱的武侠小说之一。读之生厌一因书中人物性格十分的不可爱,痴傻迂腐如段誉,憨厚呆板如虚竹,一心只想表哥的王语嫣与一心只想大燕的慕容复,风流成性、到处留种的段正淳以及那些一生只围绕段郎转的夫人等等都不很是讨喜;二因书中情节常常令人胸中郁结,人物命运悲壮多变,不如意之事太多。然正是这种厌,才会有全书的波澜壮阔,才会让人感到命运无常,才会有喜爱

全书男性角色只喜萧峰,实乃金庸书中第一等的大英雄, 倪匡先生评价“论意气之豪迈,行笔之光明,胸襟之广阔,唯有乔峰。“然大英雄常有大悲剧与其相伴,萧峰一生悲苦,身为天下一大帮帮主突遭身世剧变,由人人敬仰的大英雄变为人人唾弃的杀养父母、授业师傅的契丹恶徒;心中所爱之人误伤于自己之手;与耶律洪基结拜为兄弟、身为南院大王却不愿伐宋引起战争,种种矛盾于萧峰无一不是解不开的结,最终也造成了最后萧峰自尽而死的英雄悲歌。所幸在萧峰这悲剧的人生之中,尚有一位俏皮可爱、深情无限的阿朱姑娘,如萧峰所言“阿朱就是阿朱,四海列国,千秋万代,就只有一个阿朱” ,萧峰与阿朱的故事读来感人至深,萧峰于小镜湖青石桥误杀阿朱,读的更是泪眼盈眶,阿朱这么可爱的一位好姑娘却死于心爱之人之手,读的时候不免大骂金庸,写出这等让人悲痛的情节(我就是喜欢阿朱阿朱阿朱!!你怎么把她写死了!!!妈的!!

笔力有限,贴上倪匡先生的评价:

阿朱是金庸笔下几位可爱的女性之一, 她不但相貌出众,而且聪明伶俐,兼有易容妙术……一脸精灵顽皮之气……鹅蛋脸、眼珠灵动。

阿朱和乔峰相遇,十分偶然,第一次,是丐帮内部生变,慕容家一伙人恰在一旁,这时候,阿朱看到了乔峰。这次相遇对阿朱的命运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作者金庸甚至未有一字写当时阿朱见到了乔峰之后的情形。但是阿朱这个江南小姑娘,见到了神威凛凛的北方大汉乔峰,不一定说立时心仪,有了感情,但印象极其深刻,殆无疑问。因为接下来——阿朱就假扮乔峰,扮得连丐帮中人都认不出,连乔峰也怀疑在什么地方看到过自己的背影。

固然阿朱的易容乔装之术天下无双,但如果不是对一个人有极深刻的印象,如何能扮得这样维妙维肖。阿朱再次和乔峰相遇,是假扮了少林僧人,中了玄寂的一掌,身受重伤,那一掌,叫作「一拍两散」,重伤后的阿朱,被乔峰带走。乔峰发现她受伤,是因为:伸手到他胸口去探他心跳,只觉着手轻软……乔峰活了偌大年纪,只怕那是他第一次碰到异性的身体,感觉自然奇妙,书中并未细表,反倒写了乔峰「要剥光你衣裳来查明真相」。那自然是笑话,乔峰不会做这种事,只不过当时阿朱身分不明,出言威胁而已。   而乔峰在初时,对阿朱还是全无爱情可言,他发现了阿朱受了重伤之后:他心中好生看重慕容复,爱屋及乌,对他的侍婢也不免青眼有加。「她所以受此重伤,全系因我之故,义不容辞,非将她治好不可。」乔峰不过是为了「爱屋及乌」、「义不容辞」而已。

可是在救伤的过程之中, 却风光极其旖旎:伸手便解开了她衣衫,将一盒寒玉冰蟾膏尽数涂在她胸脯上。此情此景,阿朱自然「羞不可抑」,乔峰只怕也未能全然无情。经过这一件事,阿朱的芳心之中,除了乔峰之外,已不可能再有别的异性。一向不好女色的乔峰,毕竟也是生理正常的男人,而且正当青年,后来不断向阿朱输送真气,甚至闯聚贤庄,那就不单是为了「爱屋及乌」和「义不容辞」了。

在阿朱受伤的时日内,她曾要乔峰「唱支歌儿」,也曾要乔峰「讲几个故事」,引乔峰讲起儿时的伤心事,句句在心——两人的感情,自然又进了一层。及至乔峰不顾一切,带着阿朱闯聚贤庄。一个小姑娘,能得到大英雄大豪杰这样旷世罕有的照顾,那比一个贫家少女忽然被一位王子带进了宫殿还要震撼心弦,阿朱对乔峰的爱情,自然至此而成定局。  连环画中的阿朱  等到乔峰在雁门关外以掌击石,阿朱再出现,乔峰在悲苦、激动之中,唯一能欢慰、开解、了解他的人,天地之间,只有阿朱。大英雄大豪杰也是人,爱意陡生,也就极其自然。   乔峰和阿朱的恋情,金庸写来,又细腻又动人,而又处处合乎乔峰的身分,当阿朱情不自禁,纵身入怀而又害羞之际,乔峰说:咱俩是患难之交,同生共死过来的,还能有什么顾忌?英雄人物这两句话,比诸其他男人的千言万语,更有力,更直接。乔峰的英雄刚强,和阿朱的委婉温柔,就成了奇妙的爱情结合。   这一对男女的爱情结合,是金庸笔下意境最高的一组结合之一。唉,小阿朱千不该万不该,做了一件傻事:假扮了段正淳去会乔峰,被乔峰一掌打死。   看《天龙八部》看到这里,真是肝肠寸断,不知如何才好。金庸有时也真忍心,为了加强乔峰这个悲剧人物的悲剧性,不但让他在聚贤庄杀了许多平日肝胆相照的江湖好友、丐帮旧人,而且还让他打死了阿朱!乔峰打死阿朱,自然是一个误会,但是误会的结果,其实可以不必令阿朱致死的。在打死阿朱的三个多时辰之前,乔峰心中一片平静温暖,心道:「得妻如此,复有何憾?」心中的平静温暖,难道就不能使乔峰就算面对着大仇人,出手也不能稍轻一点么?照常理是可以的,但乔峰是天生的悲剧人物:左手一圈,右掌呼的一声击了出去。   这「左手一圈,右掌击出」 一招是「亢龙有悔」?这一掌:具天地风雷之威!   于是,小阿朱在大雷雨之下,青石挢之上,闪电雷声之中,死在她最爱的男人掌下。呜呼,愿天下有情人,同声一哭!阿朱,虽然做了这一件傻事,仍然是上上人物,她令得乔峰只有极短暂的甜蜜,而带来了长期的悲苦,但是,没有阿朱,乔峰的一生之中,只怕连这一小节短暂的快乐都没有,只好沉醉在烈酒之中。而沉醉在烈酒之中,万万及不上沉醉在美人的情怀之中。   短暂和永久,很难有分野,阿朱还是可爱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天龙八部的更多书评

推荐天龙八部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