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观讲义 止观讲义 8.5分

道在平常日用中

素聞(明照)
道在平常日用中
——略说止观禅修对六艺之教的意义
文/张素闻

【关 键 词】六艺之教、止观禅修、意义
【内容提要】
     本文旨在探索佛家止观禅修与儒家六艺之教互鉴互入的可能性,期以六艺之教作为止观禅修的对境,培养觉知能力,开发自觉自律的能力,监督心性养育,提高学习效率。在儒家六艺之教的对境中,达成为己之学的作用,契入佛家事事无碍的圆融见地与实践功夫。


何为六艺之教:
中国素有礼义之邦之称,《礼记》载:“礼乐不可斯须去身。”礼乐教育为儒家教化系统的基本框架,礼乐教化在儒家的教育系统中占了六艺之教的两教,《周礼•保氏》载:养国子以道,乃教之六艺:一曰五礼,二曰六乐,三曰五射,四曰五驭,五曰六书,六曰九数。孔子闲居也必以礼乐诗为三件核心的生活内容。北京大学楼宇烈教授把它们统称为:文艺、武艺、技艺。略而言之:
礼:礼节。五礼即:吉礼、凶礼、军礼、宾礼、嘉礼。
乐:是指音乐、诗歌、舞蹈等。六乐 :云门、大咸、大韶、大夏、大濩、大武等古乐。“舞”也属于乐的教育,学生十三岁舞勺,十五岁舞象,二十岁舞大夏,勺、象、大夏都是舞的名称。勺是文舞,是...
显示全文
道在平常日用中
——略说止观禅修对六艺之教的意义
文/张素闻

【关 键 词】六艺之教、止观禅修、意义
【内容提要】
     本文旨在探索佛家止观禅修与儒家六艺之教互鉴互入的可能性,期以六艺之教作为止观禅修的对境,培养觉知能力,开发自觉自律的能力,监督心性养育,提高学习效率。在儒家六艺之教的对境中,达成为己之学的作用,契入佛家事事无碍的圆融见地与实践功夫。


何为六艺之教:
中国素有礼义之邦之称,《礼记》载:“礼乐不可斯须去身。”礼乐教育为儒家教化系统的基本框架,礼乐教化在儒家的教育系统中占了六艺之教的两教,《周礼•保氏》载:养国子以道,乃教之六艺:一曰五礼,二曰六乐,三曰五射,四曰五驭,五曰六书,六曰九数。孔子闲居也必以礼乐诗为三件核心的生活内容。北京大学楼宇烈教授把它们统称为:文艺、武艺、技艺。略而言之:
礼:礼节。五礼即:吉礼、凶礼、军礼、宾礼、嘉礼。
乐:是指音乐、诗歌、舞蹈等。六乐 :云门、大咸、大韶、大夏、大濩、大武等古乐。“舞”也属于乐的教育,学生十三岁舞勺,十五岁舞象,二十岁舞大夏,勺、象、大夏都是舞的名称。勺是文舞,是徒手或持羽等轻物的舞蹈。象、大厦、大武等都是武舞,指手持盾、剑等武器,作击刺等动作、象征作战情节的舞蹈。
射:射箭技术。五射:白矢、参连、剡注、襄尺、井仪。白矢:箭穿靶子而箭头发白,表明发矢准确而有力;参连:前放一矢,后三矢连续而去,矢矢相属,若连珠之相衔;剡注:谓矢行之疾;襄尺:臣与君射,臣与君并立,让君一尺而退;井仪:四矢连贯,皆正中目标。
御:驾驭马车的技术。五御:鸣和鸾、逐水曲 、过君表、舞交衢、逐禽左。谓行车时和鸾之声相应;车随曲岸疾驰而不坠水;经过天子的表位有礼仪;过通道而驱驰自如;行猎时追逐禽兽从左面射获。
书:书法(书写,识字,文字)。六书:象形 、指事、会意、形声、转注、假借。其中,转注、假借是识字方法,而象形 、指事、会意、形声是造字方法。
数:算法(计数)。数艺九科:方田、栗布、差分、少广、商功、均输、盈朒、方程、勾股; 九数即九九乘法表,古代学校的数学教材。

何为礼教?
先王制礼作乐的本意在于化成天下,礼教作为儒家六艺之教的一大纲目,深入到社会人伦关系之中的各个层面,有其强大的撼动力。日常生活中,常常因为不足礼而宾主不欢矛盾重重,而文情并茂的礼总是会让人感到隆重庄严皆大欢喜。
礼者何也?即事之治也。君子有其事必有其治。治国而无礼,譬犹瞽之无相与,伥伥乎其何之!譬如终夜有求於幽室之中,非烛何见?若无礼,则手足无所措,耳目无所加,进退揖让无所制。(《礼记•孔子燕居》)
道德仁义,非礼不成。教训正俗,非礼不备。分争辨讼,非礼不决。君臣上下,父子兄弟,非礼不定。宦学事师,非礼不亲。班朝治军,非礼威严不行。祷祠祭祀,供给鬼神,非礼不诚不庄。(《礼记•曲礼》)
佛家也有各种各样的礼,早晚课、过堂、忏摩、上堂、三皈五戒、各种大型法会等,乃至出家人的三千威仪八万细行,都是礼的显现;但是儒家的礼则贯穿在世俗生活的各个方面,贯穿在各个伦理关系与生命程序之中,在世间有它极为普遍的意义,儒家期望以礼乐教化来明人伦秩序,和谐社会。当然,和谐社会应该从心开始,但是从心开始的事物如何外显以及化成天下呢?主要在于教化。建国君民,教学为先。 “天之生此民也,使先知觉后知,使先觉觉后觉也。”(《孟子·万章上》)此亦是古往今来所有圣贤在从事的事业。
故朝觐之礼,所以明君臣之义也;聘问之礼,所以使诸侯相尊敬也;丧祭之礼,所以明臣子之恩也;乡饮酒之礼,所以明长幼之序也;昏姻之礼,所以明男女之别也。(《礼记•经解》)
乐合同,礼别异,礼乐之统,管乎人心矣……贵贱明,隆杀辨,和乐而不流,弟长而无遗,安燕而不乱,此五行者,足以正身安国矣,彼国安而天下安。《荀子•乐论》

何为乐教?
礼别异,乐合同,既有礼来划分尊卑秩序,又有乐来和谐关系,而音乐与人心的关系,古人更是早已熟知,因此,古人的乐教思想中,多直接从人心出发,用德音雅乐来督率人的心性,闲邪存诚,中和性情,和顺于道德,终至合乎天地之德。“天无私覆,地无私载,日月无私照”这种“三无私”的思想可谓是国人与天地合德的标准①,乐教也在儒家的教化系统中帮助完成这样的使命。
凡音之起,由人心生也。人心之动,物使之然也。感于物而动,故形于声。声相应,故生变,变成方,谓之音。比而乐之,及干戚羽旄,谓之乐。《礼记•乐记》
乐者,天地之和也;礼者,天地之序也。和故百物皆化,序故群物皆别。乐由天作,礼以地制。过制则乱,过作则暴。明于天地,然后能兴礼乐也。《礼记•乐记》
无论文艺、武艺、技艺都经由主体来体现,而主体对其各个方面乃至于细节的掌握都经由觉察来完成,因个体的不同,而有觉察的维度与程度的差别,而有认知的不同。音乐和舞蹈一起合成的乐教体系中,宫商角徵羽,对应为君臣民事物,亦对应信义仁礼智五德,依郑玄的注,又对应土金木火水,对应的内脏为脾肺肝心肾……单就音乐而言,声音对内脏的震动,带着觉察去体验,必然可以感觉到声音如何从体内发出,犹如呼吸道感染的时候,常常会感到呼吸都是巨大压力一样。李翱《赠药山高僧惟俨二首》之“选得幽居惬野情,终年无送亦无迎。有时直上孤峰顶,月下披云啸一声。”这种长啸当然喻指法音的力量,但是,只要有心,无论是天籁、地籁还是人籁,皆自然而然可以直接感知,犹如阮籍的长啸,乃至于各种场合的“渊默雷声”亦是一种如幻的事实,正是觉知力的起用。
乐者,音之所由生也,其本在人心之感于物也。是故其哀心感者,其声噍以杀;其乐心感者,其声啴以缓;其喜心感者,其声发以散;其怒心感者,其声粗以厉;其敬心感者,其声直以廉;其爱心感者,其声和以柔。六者非性也,感于物而后动。《礼记•乐记》
古人遵照天人关系而制礼作乐,都揉入了教化的根本用意,比如仁义礼智信五德,比如五伦十义……应该说中国人早就知道了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才能在两千多年前就对音乐以及乐教有如此精致的体解。
夫民有血气心知之性,而无哀乐喜怒之常,应感起物而动,然后心术形焉。是故志微、噍杀之音作而民思忧,啴谐、慢易、繁文、简节之音作而民康乐,粗厉、猛起、奋末、广贲之音作而民刚毅,廉直、劲正、庄诚之音作而民肃敬,宽裕、肉好、顺成、和动之音作而民慈爱,流辟、邪散、狄成、涤滥之音作而民淫乱。《礼记•乐记》
是故先王本之情性,稽之度数,制之礼义。合生气之和,道五常之行,使之阳而不散,阴而不密,刚气不怒,柔气不慑。四畅交于中,而发作于外,皆安其位而不相夺也。然后立之学等,广其节奏,省其文采,以绳德厚。律小大之称,比终始之序,以象事行。使亲疏、贵贱、长幼、男女之理皆形见于乐。故曰:“乐观其深矣!” 《礼记•乐记》
闻其声而知其风,察其风而知其志,观其志而知其德。这种觉知能力其实就是佛性的起用,智慧的起用。孔子练琴,而知文王之操;炎陵季子见舞大夏,而知大禹;《史记》记载季子出使鲁国的时候,鲁国请他听闻周乐,他从音乐就能听出各诸侯国的境遇与未来,他对德音雅乐的觉知力确非一般人所能及,比如《颂》,他如此感慨:“至矣哉,直而不倨,曲而不诎,近而不逼,远而不携,迁而不淫,复而不厌,哀而不愁,乐而不荒,用而不匮,广而不宣,施而不费,取而不贪,处而不厎,行而不流。五声和,八风平,节有度,守有序,盛德之所同也。”
孔子闻韶而三月不知肉味,德音雅乐的震慑力可想而知,绝对不是现在所听到的流行歌曲那样浅薄。礼乐刑政,国之四维,导引人心,归其中,和其根,然后可以新民,可以移风易俗,真正地到达和谐社会。
是故清明象天,广大象地,终始象四时,周还象风雨。五色成文而不乱,八风从律而不奸,百度得数而有常。小大相成,终始相至,倡和清浊,迭相为经。故乐行而伦清,耳目聪明,血气和平,移风易俗,天下皆宁。《礼记•乐记》
虽然礼崩乐坏是孔子两千多年前的感慨,但是古人与今人对礼乐教化的理想依然光彩熠熠,一代代对中华文化有文化自信与文化自觉的中国人都不约而同地踩在古圣先贤的脚印上,前赴后继地传承着同样的事业,传统文化的相续相接,就离不开这样的人,人能弘道,非道弘人。但是如何成为一个可以弘道的人呢?佛性是平等的,但因各自的因缘业报而显现出不同的个体与世界,共业是相同的,但因别业的不同而显现出不同的遭遇与环境。我们曾经处于无礼的时代,乃至于曾经处在父子相残亲人无信的环境中,但是,高度文明的社会绝对有其相应的文明系统,以儒释道三家为首的传统文化就有其充沛的资源可以构建这种文明系统,六艺之教与止观禅修,就分别是儒家和佛家的核心。佛儒融合有其现实意义,止观甚至是为己之学成人之道的起点,亦是传统文化教育本身绕不开的话题。

关于儒家“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的说法,朱子在《语类》中说,古人自小时习乐,诵诗,学舞,不是到后来方始学诗,学礼,学乐……不是说用工夫次第,乃是得效次第如此。在传统文化复兴的过程中,六艺之教必将会慢慢复原,当然,其中包括诗教,诗本来就渗透了乐的精神,可以说,古人的诗教就包含在乐教之中。何谓射、御之教呢?
古者诸侯之射也,必先行燕礼。卿大夫、士之射也,必先行乡饮酒之礼。故燕礼者,所以明君臣之义也。乡饮酒之礼者,所以明长幼之序也。故射者,进退周还必中礼。内志正,外体直,然后持弓矢审固。持弓矢审固,然后可以言“中”。此可以观德行矣。《礼记•射义》
在此可以看出,古人的礼教渗透在各种教育之中,只是每一项教育的根本目的不同,今天的体育教育也可以综括在射教之列,但是,今天的体育教育如何才能承袭古人“尊德性而道问学,致广大而尽精微,极高明而道中庸”的教学目标呢?
射求正诸己,己正而后发,发而不中则不怨胜己者,反求诸己而已矣。《礼记•射义》
这种正诸己的过程就需要很好的止观,射不中而不怨人,反求诸己的行为更是建立在良好的觉察基础上才有可能及时回光返照,发而皆中节或者根本就不动任何情绪。其它的如御、书、数也如此,没有止观的能力可谓没有学习的前提,散乱之心如猿猴乱窜,根本不可能有所收获,以书法为例,没有止观则连何为“中锋行笔”都关注不到,谈何书法之美。
儒家也讲定静安虑得,《大学》里讲: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儒家的为己之学可以说从这里开始,但是儒家没有做功夫的详细次第,当然宋儒借用了很多佛家的功夫,“半日静坐半日读书”的生活方式亦给修德进学提供了扎实的心性基础,但是相比之下,佛家的止观功夫有其更加鲜明的次第以及圆妙的见地。

何为佛家的止观教育:
   太虚大师说,中国佛学特质在禅②,止观禅修在佛家乃是极为核心的功课,在功夫的做法上虽然有南传和北传之分,北传佛法的止观禅修又可谓是各宗皆有其特点,但是,止观禅修作为佛法的核心则比如车之两轮,鸟之两翼,是生命品质与智识提升的关键。
梵语禅那,此云静虑。静即是止,所谓湛湛寂寂,一念不生;虑即是观,历历明明,万象森然;静即是定,虑即是慧。修此止观,即是静虑一如,定慧均等,是知此坐禅之禅字,即楞严经中妙奢摩他三摩禅那之禅那二字,不可思议之止观不二法门也。(《修习止观坐禅法要讲述》智者大师述 宝静法师讲)
从对境上来分,止观有两种,一种为坐中修,另一种为历缘对境修,寺院里的禅七、佛七通常为坐中修,如果已经有佛法的禅修基础,则六艺之教亦是历缘对境的止观,一一如实而修,则可以渐渐免除入海算沙,望洋兴叹之哀。那么,历缘对境如何修呢?
无论历何缘,对何境,即须返观自心,推究此境缘,从何处来,由何而去,时时观察,推其究竟,原无实体,当知是人在尘不染尘,虽和光混俗,不为世事所羁累,即世谛是佛法,即尘劳为佛事,是则真俗融通三昧印,至此所谓终日吃饭,未曾咬着一粒米,终日穿衣,未曾挂着一线丝,惟道是求,惟止观是修。然虽终日一心求道,而世事仍然不放做无碍自在,所谓山仍是山,水还是水,万境历历,虽万象罗列于前,而心中了无所得,生心无住,即是随缘对境而修止观也。(《修习止观坐禅法要讲述》智者大师述 宝静法师讲)
这样的空性见地与精进实修所成就的生命风光方可谓是莲华出水,日月当空,在世而出世,即之而离之,当然,这样的风光绝非一蹴而就,更非悄悄滑过或者矫揉造作,需是长期熏习的自然结果。能如此而行,就已经正念相续功夫打成一片。然而,传统断代的今天,如何达到这样的生命的品质呢?

止观禅修对六艺之教的意义
大部分的人活在无知无觉随顺惯性的状态,少部分人活在后知后觉事后有知的状态,更少的人活在即知即觉的状态。《中庸》里说:“民莫不饮食,鲜能知味。”如何做到食而知味,乃至于行住坐卧体安然的状态,甚至于出污泥而不染的生命境界呢?
佛家的止观禅修有充分的次第可依。比如,南传的四念处禅修或许就给当今的人们提供了日常生活中的止观方法。
比库于身随观身而住,热诚,正知,具念,调伏世间之贪、忧;于受随观受而住,热诚,正知,具念,调伏世间之贪、忧;于心随观心而住,热诚,正知,具念,调伏世间之贪、忧;于法随观法而住,热诚,正知,具念,调伏世间之贪、忧。(《大念处经》)
总说即是充分了知身受心法,随观而住,正知正念,相续相接,调伏情绪。细行则有对出入息的觉知、对食、饮、嚼、尝时保持觉知,大、小便利时保持觉知,行走、站立、坐着、睡眠、觉醒、说话、沉默时、各种感受保持觉知。
比库前往阿兰若,前往树下,或前往空闲处,结跏趺而坐,保持其身正直,使正念现起於面前。他只念於入息,只念於出息。
入息长时,了知:“我入息长。”
出息长时,了知:“我出息长。”
入息短时,了知:“我入息短。”
出息短时,了知:“我出息短。”
他学:“我将觉知全身而入息。”
他学:“我将觉知全身而出息。”
他学:“我将平静身行而入息。”
他学:“我将平静身行而出息。”
诸比库,犹如熟练的辘轳匠或辘轳匠的学徒,在长转时了知:“我在长转。”在短转时了知:“我在短转。”
……诸比库,比库在行走时,了知:“我行走。”或站立时,了知:“我站立。”或坐着时,了知:“我坐着。”或躺卧时,了知:“我躺卧。”无论身体所处如何,只是如实地了知。
……比库在前进、返回时保持正知,向前看、向旁看时保持正知,屈、伸手足时保持正知,持桑喀帝、钵与衣时保持正知,食、饮、嚼、尝时保持正知,大、小便利时保持正知,行走、站立、坐着、睡眠、觉醒、说话、沉默时保持正知。
……于此,比库感到乐受时,了知:“我感到乐受。”感到苦受时,了知:“我感到苦受。”感到不苦不乐受时,了知:“我感到不苦不乐受。”感受到有物染的乐受时,了知:“我感受到有物染的乐受。”感受到无物染的乐受时,了知:“我感受到无物染的乐受。”感受到有物染的苦受时,了知:“我感受到有物染的苦受。”感受到无物染的苦受时,了知:“我感受到无物染的苦受。”感受到有物染的不苦不乐受时,了知:“我感受到有物染的不苦不乐受。”感受到无物染的不苦不乐受时,了知:“我感受到无物染的不苦不乐受。”
……于此,比库于有贪心,了知:“有贪心”;离贪心,了知:“离贪心”。有瞋心,了知:“有瞋心”;离瞋心,了知:“离瞋心”。有痴心,了知:“有痴心”;离痴心,了知:“离痴心”。昏昧心,了知:“昏昧心”;散乱心,了知:“散乱心”。广大心,了知:“广大心”;不广大心,了知:“不广大心”。有上心,了知:“有上心”;无上心,了知:“无上心”。得定心,了知:“得定心”;无定心,了知:“无定心”。解脱心,了知:“解脱心”;未解脱心,了知:“未解脱心”。(《大念处经》)
佛家的止观禅修在方法上非常详细,次第上比儒家更清晰,更易于操作。将这样的四念处禅修的方法放在六艺之教当中,则儒家的六艺也有了禅修的品质,而且不违人伦日用,随许世俗,日用而有知,清明在躬,既是禅修的效果,又因为良好的禅修习惯而必然打下坚实的基础,亦是智慧和德行的直接启用与开发,入道之基,证悟之门。乃至于大家讨论甚多的《弟子规》,虽然教的是洒扫应对进退之节等日常行为规范,旨在养育良好的行为习惯与心理惯性,但是如果带着觉知去教去行,即是禅修,即能契入观智,培养素质,而如果不带觉知去教去学,则易流于为学而学,为教而教,生硬呆板,没有生机,只有教条。礼教乐教等六艺之教亦复如是。在演礼的时候,各种行、拜、献爵、念诵的环节,皆可以用禅修的方式去呈现,则演礼的主体更容易体会礼的精神。
“礼之用,和为贵”,但是如何是和呢?朱子在语类中言:“以人持敬,若拘迫,则不和;不和,便非自然之理。”③行礼如仪的时候,需要随时的禅修功夫才能做到这种从容不迫,心以为安,则从容不迫,而人心总是瞬息万变,不安是常态,安是修行。
 “知和而和”,离却礼了。“礼之用和”,是礼中之和。“知和而和”,是放教和些。才放教和,便是离却礼了。(《朱子语类•论语四》
礼也者,理也,乐也者,节也。君子无理不动,无节不作。不能诗,于礼缪。不能乐,于礼素。薄于德,于礼虚。《礼记•孔子燕居》
“礼之和处,便是礼之乐;乐有节处,便是乐之礼。” ④无时无处不需要止观功夫,这种对于“和”“节”的觉知就是止观禅修的启用,需要从事礼乐的全体人员对礼乐有高度的觉知,才能使之恰如其分,如理如法。
子曰:敬而不中礼谓之野,恭而不中礼谓之给,勇而不中礼谓之逆。(《礼记•孔子燕居》)
以上是孔子对恭、敬、勇的界定,如果真要成一个文质彬彬的人,当然不可能野、给、逆,但这取决于什么呢?取决于这三种状态的时候是否有觉知,有觉知,则能恰如其分,或者顺速调整,达成文质彬彬的行事效果,不野不给不逆。
对于六艺活动的教学与实践,无论文艺、武艺、技艺,如果有止观的禅修在,则更易于保证六艺之教的品质,亦易于以此涵养心性,开启智慧,塑造生命品质,臻于道达于德。
达于礼而不达于乐,谓之素。达于乐而不达于礼,谓之偏。《礼记•孔子燕居》
广博易良而不奢,则深于乐者也……恭俭庄敬而不烦,则深于礼者也。(《礼记•经解》)
甚至于生活中的任何事情,有止观禅修的功夫在,则更能保证事物的品质。比如五伦十义,比如十善业道,皆能因止观而更得力。
子曰:父母在不称老,言孝不言慈,闺门之内,戏而不叹。《礼记•坊记》
孝子之有深爱者,必有和气。有和气者,必有愉色。有愉色者,必有婉容。孝子如执玉,如奉盈,洞洞属属然如弗胜,如将失之。严威俨恪,非所以事亲也,成人之道也。(《礼记•祭义》)
    如果不能随时保持止观禅修以及空性见,很容易顺应习气,在各种事物中频频爆发危机,小到亲子之间的孝道,大到各种重大挫折,遑论改过迁善,以及完善自身的各种不足,塑造和完美生命的品质。
朱子好推持敬功夫,黄勉斋作朱子行状,约朱子一生之学为三言曰:居敬以立其体。穷理以致其知。反躬以践其实。马一浮认为:主敬是止。致知是观。彼此之止观双运,即是定慧兼修。非止不能得定,非观不能发慧。然观必先止,慧必由定。(《宜山会语涵养致知与止观》
然而人心起灭不停,乱想难止,如《楞严经》所谓“聚缘内摇,趣外奔逸,昏扰扰相,以为心性者是也。”散心观物,其物不明,如水浑浊,如天灰暗,如镜蒙尘,影像不显,真相不明。
中华文化充分信任人的主观能动性,儒家素有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担当,因此佛法西来之后,自有大乘气象,且摒弃情见,在见地上亦比儒家更圆妙。以天台的历缘对境修止观而言:
端身常坐,乃为入道之胜要,而有累之身,必涉事缘。若随缘对境而不修习止观,是则修心有间绝。结业触处而起,岂得疾与佛法相应。若于一切时中常修定慧方便,当知是人必能通达一切佛法。云何名历缘修止观?所言缘者,谓六种缘:一行、二住、三坐、四卧,五作作,六言语。云何名对境修止观?所言境者,谓六尘境,一眼对色、二耳对声、三鼻对香、四舌对味、五身对触、六意对法。行者约此十二事中修止观故,名为历境对缘修止观也。(《修习止观坐禅法要讲述》智者大师述 宝静法师讲)
止乃安住不迁之意,观乃观照观察。天台的历缘对境止观禅修所涉及的对境既具体又细致,六根六尘十二处的止观过程与结果都更精微而究竟。
行者若于行时,应作是念:我今为何等事欲行?为烦恼所使,及不善无记事行,即不应行。若非烦恼所使,为善利益如法事即应行。云何行中修止?若于行时,即知因于行故,则有一切烦恼善恶等法。了知行心,及行中一切法皆不可得,则妄念心息,是名修止。云何行中修观?应作是念:由心动身,故有进趣,名之为行。因此行故,则有一切烦恼善恶等法。即当反观,行心不见相貌。当知行者及行中一切法,毕竟空寂,是名修观。
……
六语者。若于语时,应作是念:我今为何等事欲语?若随诸烦恼,为论说不善无记等事而语,即不应语。若为善利益事即应语。云何名语中修止?若于语时,即知因此语故,则有一切烦恼善恶等法。了知语心及语中一切烦恼善不善法,皆不可得,则妄念心息,是名修止。云何语中修观?应作是念:由心觉观,鼓动气息,冲于咽喉唇舌齿齶故,出音声语言,因此语故,则有一切善恶等法,故名为语。反观语心,不见相貌。当知语者及语中一切法,毕竟空寂,是名修观。
……
二耳闻声时修止者。随所闻声即知声如响相。若闻顺情之声不起爱心。违情之声不起瞋心。非违非顺之声。不起分别心。是名修止。云何闻声中修观。应作是念。随所闻声空无所有。但从根尘和合生于耳识。次意识生强起分别。因此即有一切烦恼善恶等法。故名闻声。反观闻声之心。不见相貌。当知闻者及一切法。毕竟空寂。是名为观。(《修习止观坐禅法要讲述》智者大师述 宝静法师讲)
需要强调的是佛家的空性见乃是破除我执与法执的利器,无所有,毕竟空,不可得的般若正见扫荡一切执着,无论我执与法执,在空性见的指导下,都无所遁形,因此,佛家止观禅修的方法与见地既能够照顾世俗生活,又能有效地避免各种问题;而且,随时随地,日用之中,六根都在对应着六尘,因此,十二处的止观充分体现了“在世间不离世间觉”的本怀,既是入道之门,亦是见道之后的保任之方。
传统文化的复兴必然带动六艺之教的复苏,而如何将六艺之教做得更好?佛家的止观禅修给儒家的六艺之教提供了丰富的教学次第与教学见地,祖师大德的实修实证亦为我们提供了源源不绝的实例,在此不胜枚举,供有缘于传统文化教育的同修道友探索实践,菩提路上同参共证。


①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郑玄注,孔颖达疏,龚抗云整理,王文锦审定《礼记正义》,P1630
②中华书局版,太虚著,《佛学常识》,P77
③中华书局版,《朱子语类》卷第三十五,P931
④中华书局版,《朱子语类》卷第二十二,P516


注:此文用于第五届书院论坛发言,并收入第一辑《书院纵横》书籍。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止观讲义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