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 红楼梦 9.6分

红楼梦人物品评二之尤三姐:活过,爱过,痛饮过

小麦
2017-08-02 16:29:25
尤三姐出场时间很短,统共三回,她的生命时间也很短,三回之中就以自戕这样一种激烈的方式诀别人世。泰戈尔诗云:“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尤三姐却是其生也绚,其死也灿之人。
        尤三姐与大观园中姐妹年龄相仿,但不同于黛玉探春等女孩,尤三姐一开始便是成熟女人的形象。未正式出场前,作者着重介绍了尤氏姐妹的身世。她们的母亲尤老娘多次改嫁,而两姐妹则跟随母亲辗转依附于各个男性。借此,我们也可以想象,三姐可能曾经经历了什么样的生活,又可能要成为什么样的人。或许是自觉于命运之不可逆转,又或许是难以抵抗诱惑,三姐上场时就已长成了一个见惯风月、能与男人厮混周旋且声名在外的老手。作者安排尤氏两姐妹出场时也颇为用心,选取的场景是她们在炕上与侄子贾蓉打闹。总之,不管正面侧面、明示暗示,尤三姐均是淫奔不羁之女子。
        然而,对于男人,似乎二姐与三姐态度有微妙差异。在与男人的互动中,二姐似乎更热情主动,而且这热情主动中亦含有几分为自己寻得归宿之意。三姐虽也附和沉沦于其中,但却有某种疏离之感。比如,贾琏百般撩拨尤氏姐妹

...
显示全文
尤三姐出场时间很短,统共三回,她的生命时间也很短,三回之中就以自戕这样一种激烈的方式诀别人世。泰戈尔诗云:“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尤三姐却是其生也绚,其死也灿之人。
        尤三姐与大观园中姐妹年龄相仿,但不同于黛玉探春等女孩,尤三姐一开始便是成熟女人的形象。未正式出场前,作者着重介绍了尤氏姐妹的身世。她们的母亲尤老娘多次改嫁,而两姐妹则跟随母亲辗转依附于各个男性。借此,我们也可以想象,三姐可能曾经经历了什么样的生活,又可能要成为什么样的人。或许是自觉于命运之不可逆转,又或许是难以抵抗诱惑,三姐上场时就已长成了一个见惯风月、能与男人厮混周旋且声名在外的老手。作者安排尤氏两姐妹出场时也颇为用心,选取的场景是她们在炕上与侄子贾蓉打闹。总之,不管正面侧面、明示暗示,尤三姐均是淫奔不羁之女子。
        然而,对于男人,似乎二姐与三姐态度有微妙差异。在与男人的互动中,二姐似乎更热情主动,而且这热情主动中亦含有几分为自己寻得归宿之意。三姐虽也附和沉沦于其中,但却有某种疏离之感。比如,贾琏百般撩拨尤氏姐妹,二姐与之打得火热,三姐只是淡淡相对。之后,贾琏偷取尤二姐,三姐冷眼旁观,与贾琏泾渭分明,保持界限 。直到贾珍的再次介入,才急剧激发三姐之泼辣、大胆。
        贾珍夜访,三姐与其挨肩擦脸,吃酒取乐,百般轻薄。起初,三姐似乎也享受其中,一如从前,虽然她深知贾珍为人,不过是贪其颜色,并无真心。直到贾琏加入,向贾珍一表真心,挑明自己毫无介怀,似乎有”共享”尤氏姐妹之意,这才激起了三姐的强烈反应。贾珍夜访,本是极其逾越礼法之举,而贾琏之加入,却是想为其遮羞,让两兄弟之间化尴尬为一团和气,从此大家可以各得其乐,你好我也好。三姐识破这一切,索性站在炕上,向这同聚一屋共同取乐的两兄弟高谈阔论,再直接搂过贾琏去灌酒。她如同闯入房间中的大象,强行撕碎了男人用于粉饰遮掩自己的面纱。于是,《红楼梦》之中就出现了罕见的一幕:
      “这尤三姐松松挽着头发,大红袄子半掩半开,露着葱绿抹胸,一痕雪脯。底下绿裤红鞋,一对金莲或翘或并,没半刻斯文。两个坠子却似打秋千一般,灯光之下,越显得柳眉笼翠雾,檀口点丹砂。本是一双秋水眼,再吃了酒,又添了饧涩淫浪,不独将他二姊压倒……”
        这段文字极尽香艳风情,可以说是一部《红楼梦》中少有的情色描写。三姐似乎每寸细胞都散发出摄魂气息,像强烈的太阳光一样,让人不得不注目,却又使人目眩神迷。在此,三姐将自己肉身的魅力发挥到极致,这是她唯一的武器,她毫不顾惜地点燃了自己,以此攻击他人,却也挥霍并毁灭着自己。
        她也深知这是杀敌一百、自毁三千的战斗,却沉溺其中,因为自知来日大难,口干舌燥,必定难逃“淫”字骂名。她愤激地放任自己,不报任何期待、目的地享乐、挥洒,干脆就去成为了一名真正正正的“淫妇”,玩弄所有男人于自己股掌,让贾珍一干人等全都欲罢不能却又无可奈何。
        二姐对生活却是怀抱着美好期待的。她以为贾琏真心待他,便值得依靠,过往一切也可一笔勾销。所以,她虽然偏安一隅,却一心做长远计划,而三姐则是她安稳生活中的一颗“定时炸弹”。三姐又何尝不知二姐心思呢,所以,当二姐与贾琏共请三姐,酒过半巡时,她便自己滴泪明志,表明要择意中人,自寻归结去。“若凭你们拣择,虽是富比石崇,才过子建,貌比潘安的,我心里进不去,也白过了一世。”这是三姐的爱情宣言,在所有人谈到情爱均是讳莫如深时,她却彻底地剖白了自己,要为爱情而活着。自此,从前种种譬如前日死,她吃斋念佛,以待湘莲。或许,湘莲未能归来,三姐还能在等待之中继续度日。然而,缘分却是湘莲仿佛应声而来,匆忙定下姻缘,细思之后又暗自悔改。
        过去从不会就此过去,“命运赠送的所有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对此,三姐有超乎寻常的敏感觉知。决意改过时,她还抱有一丝希望;拿到定情信物时,她也满心欢喜;然而湘莲来退婚,并索取鸳鸯剑时,三姐顿知一切已戛然而止。怀疑既生,百口难辩,过去如山一样真实地横亘在她与湘莲之间,她根本无从越过。从前,她毁灭式地自我沉沦,此时,她依旧只能毁灭式地自证清白。所以,还剑之时,她回肘自刎,转瞬即去。
        佛说,回头是岸。对于如三姐一样的女子,在那个时代,回头是绝对无岸的,至少湘莲等人终难是岸。二姐后来的经历也再次证明了这一点。知道回头并无岸时,三姐依旧决绝地选择了“回头”,不过是用生命向世界说明自我,还自己以金玉之身。
        “痛饮狂歌空度日,飞扬跋扈为谁雄”,她曾将一干不堪男子全都支配其上;“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她曾飞蛾扑火般地悔过自新奔向爱情。对于三姐来说,生活的向心力实在太重,丝毫不容她浪漫、天真,然而,她还是用让人瞩目的巨大生命力,扼住了命运的咽喉,一次次激流勇进,向上飞行。她活过,爱过,痛饮过,并最终来自情天,去了情地。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红楼梦的更多书评

推荐红楼梦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