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 ZERO 8.6分

星空与你一起

小陈

松本大洋没有单独画一片星空或是两格过度画面,而是把星空置于人物身后

异常

从未战至第七回合便KO对手的全胜战绩,因与五岛对战而隐退的对手共计十七名。

强的异常是因胜利趋于绝对,区别于主角光环的幸运,这类角色设定是常出现在松本大洋作品里的一种无可挽回的必然。在另一个篮球世界里,观众是山王工业自发的“俘虏”,而ZERO里的观众已不满足于看到五岛的获胜。

第二战对阵克彻斯时透露出五岛强大的原因之一是没有包袱,他纯粹,拳台是他寄居的壳。“拳击不是生命的全部”,克彻斯被他击败,收获了幸福人生。

失败的预感

同样作为常年不败的角色,《乒乓》中风间预感到失败是一种见识到天分后的无能为力。风间内心懦弱甚至乎自卑,不懈努力保持住竞技状态而不敢远望那差距的鸿沟。

五岛与高田一战后说到拖时间会有被击倒的风险,他预见到自己...

显示全文

松本大洋没有单独画一片星空或是两格过度画面,而是把星空置于人物身后

异常

从未战至第七回合便KO对手的全胜战绩,因与五岛对战而隐退的对手共计十七名。

强的异常是因胜利趋于绝对,区别于主角光环的幸运,这类角色设定是常出现在松本大洋作品里的一种无可挽回的必然。在另一个篮球世界里,观众是山王工业自发的“俘虏”,而ZERO里的观众已不满足于看到五岛的获胜。

第二战对阵克彻斯时透露出五岛强大的原因之一是没有包袱,他纯粹,拳台是他寄居的壳。“拳击不是生命的全部”,克彻斯被他击败,收获了幸福人生。

失败的预感

同样作为常年不败的角色,《乒乓》中风间预感到失败是一种见识到天分后的无能为力。风间内心懦弱甚至乎自卑,不懈努力保持住竞技状态而不敢远望那差距的鸿沟。

五岛与高田一战后说到拖时间会有被击倒的风险,他预见到自己的衰老,时常梦见年老后依旧站在拳台上,瘦骨嶙峋,看台空无一人。那开始初现端倪的失败的预感。

不止五岛自己觉得时日无多,观众们会因以往的经验推断他走向下坡的时刻。实际上五岛是否变得迟缓对于他人来讲是未知的命题,从未有人见到过他有在拳台上表现出措手不及,一切都只有他自己心中有数。

“如果有朝一日你有信心完全不被击倒的话,就戴着它上台吧。”——对阵Toravis,五岛让高田摘下他的耳钉并送给高田。他或许渴望失败,找寻同样无所牵挂的孤独者放手一搏,他将不再孤独。

五岛并非爱花,花之于他更接近一种对境界的渴望。所以幼年时的他捏死飞蛾,但不捏碎花,花与飞蛾同脆弱,看上去才显得如此矛盾。

最后一战的休息时间,饭馆老板说道Toravis不速战速决会被打败,他知道五岛那样的人不会出现第二个。五岛需要“玩具”需要舞伴,实际是需要能接受“播种”与他一起去往“那个境界”的人,全篇人物(包括五岛自己)只有饭馆老板和Toravis的教练注意到了这点。

与其说孤独是因为强大,不如说孤独是他只活在拳台上。反复被他人提及是可怜的人,没有生活目标的人。教练说强不是一切,三十岁对于人生依旧年轻,而站在拳台的神话却注定走向末路。

春天的花秋天就会枯萎,春秋交替的情节过场,Toravis最终没有在五岛的呼唤下与他共舞,绝望的叫喊伴随五岛落幕。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ZERO的更多书评

推荐ZERO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