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无人入眠 今夜无人入眠 评价人数不足

我们跳个舞吧。他说。

Ultraviolence

题目这句话出自《合欢》篇。

《今夜无人入眠》篇确实比其他所有篇章更吸引我,也更符合我对作者的作品预期:想得而不得,克服欲望与放任浪漫同样值得歌颂,生活本来就是平淡如水。接下来第二篇《我知道我犯了死罪》、第三篇《香粉弄9号》、第五篇《猜女人》、第六篇《赞美诗》、第七篇《液瓶里的天堂》、第八篇《合欢》、第九篇《乌鸦》、第十篇《你叫什么名字》都是个人比较喜欢的章节。关于《梁祝》这类书写历史的篇章,读了一两篇之后就没有兴趣再读下去了。这本书名字与其叫《今夜无人入眠》,不如说是一本小说集,作者把自己最好的一篇小说放到了第一篇并且借用其名。不过,《今夜无人入眠》篇确实值得铭记。

刚翻开这本书的时候,被代序吸引了,沉稳圆润的公务员与热情疯癫的小说家的结合既在情理之中又令人期待。"作者揣摩编辑的口味,编辑揣摩主编的口味,期刊揣摩选刊的口味,可能选刊还揣摩评论家的口味",照这样下去,那我们看到的文学作品、电影、电视剧都得迎合那些嗓门儿最响的批评家的口味咯?有时候希望文学是那些把自己生活捋顺的人的茶后反思,人生得意或败走麦城,创作者能用独特的个人体验引导志气相投的观众;有时候又希望能有一批专业...

显示全文

题目这句话出自《合欢》篇。

《今夜无人入眠》篇确实比其他所有篇章更吸引我,也更符合我对作者的作品预期:想得而不得,克服欲望与放任浪漫同样值得歌颂,生活本来就是平淡如水。接下来第二篇《我知道我犯了死罪》、第三篇《香粉弄9号》、第五篇《猜女人》、第六篇《赞美诗》、第七篇《液瓶里的天堂》、第八篇《合欢》、第九篇《乌鸦》、第十篇《你叫什么名字》都是个人比较喜欢的章节。关于《梁祝》这类书写历史的篇章,读了一两篇之后就没有兴趣再读下去了。这本书名字与其叫《今夜无人入眠》,不如说是一本小说集,作者把自己最好的一篇小说放到了第一篇并且借用其名。不过,《今夜无人入眠》篇确实值得铭记。

刚翻开这本书的时候,被代序吸引了,沉稳圆润的公务员与热情疯癫的小说家的结合既在情理之中又令人期待。"作者揣摩编辑的口味,编辑揣摩主编的口味,期刊揣摩选刊的口味,可能选刊还揣摩评论家的口味",照这样下去,那我们看到的文学作品、电影、电视剧都得迎合那些嗓门儿最响的批评家的口味咯?有时候希望文学是那些把自己生活捋顺的人的茶后反思,人生得意或败走麦城,创作者能用独特的个人体验引导志气相投的观众;有时候又希望能有一批专业作家、小说家,把一个故事讲好。胡论一番,还是回到小说上吧。

如果说我在读小说时喜欢读点什么出来,那这就能解释我为什么不太喜欢《梁祝》那类结局已定的小说,而更偏爱《今夜无人入眠》这类结局不明但能用一句话总结核心的文章。小说结构技法这类太专业的东西我就不讲了,我也讲不好。但一篇文章读完,它有没有意思、有没有把故事讲好、有没有打动我,我还是知道的。这个时候,我得相信自己的品味。

"他是谁的丈夫真那么重要吗?(反正我俩什么都没发生,心虚什么?再说了,我俩真想发生啥,管你丈夫妻子的,该发生的你拦得住吗?)对,那晚的结局就这么平淡。打完架后,我们在一起抽了根烟,之后,就各自掉头回家了。"——《今夜无人入眠》

"我所有的努力都只是为了保住我的家庭,可最终我还是把这个家给毁了。(是的没错,你只是想保住家庭,确实你也什么都没做成,一旦起邪心就难回头啊)" "我老婆说,阿德啊阿德,你可真是怕我啊,你怕我怕得连人都敢杀了。可你真是糊涂啊,你既然连人都敢杀,为什么还要怕我呢?"——《我知道我犯了死罪》

"后来,筋疲力竭的胡一萍终于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香粉弄9号》

"那个暑假就此结束了,但我们做梦都没想到会是这样一种痛快的方式。是的,痛快,既痛又快。"——《猜女人》

"你知道那个时候能坐下歇脚,吃杯热茶,吃碗热面,他娘的有多惬意吗?可张松就有歇脚的地方,因为他二姐嫁到了城里,赵建军也有,因为他大妹也嫁到了城里。虽然张松他二姐夫是个癞子,虽然赵建军他大妹夫大了他大妹十岁,可那又怎样?我总不能每次都揩他们的油啊?所以我就就跟自己打了个赌,再怎么也得让我妹嫁到城里,我得让他们也吃一吃我妹做的面,喝一喝我妹泡的茶,让他们也揩揩我的油。可她却看上了一个戏子,一个娘娘腔的小白脸。你说我能不生气吗?你说我能不反对吗?惊蛰跟强华说"(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见了啊:村子里的人为了保住村子好治安的形象把红霞母子赶出村子,美国情报局官员利用国家安全之名实施棱镜计划打击政治对手,釜山行电影当中一群人死活不让冲过来的人进去自己的车厢并且集体呼喊滚出去…)——《赞美诗》

"他所说的,也就是我所想的。我不可能死,因为我的爱是那么的确凿无疑。而我的爱就是他的爱。她于是发觉,她的眼泪一直都在憋着,等着。等着他来确认一下,等着他来说一句——你不会死的。一天长于一年,一天长于一个世纪。而现在他已经来了,他终于说了。她再也不用自己跟自己较劲了,她终于可以放任眼泪肆意流淌。"——《液瓶里的天堂》

"你在想什么呢?她看见他站了起来,又一次来拉她的手。冰凉冰凉的手。 我们跳个舞吧。他说。"——《合欢》

"我是唯一一个逃出来向你报信的人"——《乌鸦》

"玩这套把戏时他们肯定暗自得意,觉得别人被蒙在鼓里,其实我内心通透得很,我可不是傻瓜。但我从不把他们的把戏戳穿,我总是说一不二照单全收。闲着没事,我喜欢想象他们得意时那副鸟样,这事让我很开心。"——《你叫什么名字》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今夜无人入眠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