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还是要紧的

Ip Man
抱歉,实在是晚了,书放在包里一个多星期,一直到7月最后一天才打开来读。竟然还不错。
家里前段时间开电视看这个小说改编的电视剧,对于国产剧,我自然是敬(bi shi)而远之的,但偶尔还是被喂了一些片段。马伊琍已经远不如小时候看《真情告白》时那种清新可爱了,台词不仅多,心理独白也太多了些。也许要把第一人称小说改成剧集,难免要用独白来推进剧情和展现人物性格了,可是马伊琍明显变成怨妇和大妈了呀。
小说本身倒没有这个问题,尽管太多的独白让角色变得有些单一,仿佛都是亦舒一个人的声音,作者的功力太强,势力太广,摆布着每一个角色朝着他们的标签行进。不过言情世情小说大多如此,太复杂的人性读者是不买账的。
不知道小说发表在哪一年,大约是20世纪70、80年代吧。读小说当然不能仅仅停留在读情节上,伤春悲秋自我感怀乃至发表一通“人生大道理”实在也太过无趣。80年代初期的香港和现在的上海(电视剧里的)对比起来如何呢?这样一想,读一本言情就显得有意思多了。
在没看电视剧之前,就看到有公号的批判这部电视剧,亦舒小说最常强调的一点就是,女人,最重要的是姿态好看。电视剧当然毫无姿态可言,姿态摆那么好估计又会被说玛丽苏了。小...
显示全文
抱歉,实在是晚了,书放在包里一个多星期,一直到7月最后一天才打开来读。竟然还不错。
家里前段时间开电视看这个小说改编的电视剧,对于国产剧,我自然是敬(bi shi)而远之的,但偶尔还是被喂了一些片段。马伊琍已经远不如小时候看《真情告白》时那种清新可爱了,台词不仅多,心理独白也太多了些。也许要把第一人称小说改成剧集,难免要用独白来推进剧情和展现人物性格了,可是马伊琍明显变成怨妇和大妈了呀。
小说本身倒没有这个问题,尽管太多的独白让角色变得有些单一,仿佛都是亦舒一个人的声音,作者的功力太强,势力太广,摆布着每一个角色朝着他们的标签行进。不过言情世情小说大多如此,太复杂的人性读者是不买账的。
不知道小说发表在哪一年,大约是20世纪70、80年代吧。读小说当然不能仅仅停留在读情节上,伤春悲秋自我感怀乃至发表一通“人生大道理”实在也太过无趣。80年代初期的香港和现在的上海(电视剧里的)对比起来如何呢?这样一想,读一本言情就显得有意思多了。
在没看电视剧之前,就看到有公号的批判这部电视剧,亦舒小说最常强调的一点就是,女人,最重要的是姿态好看。电视剧当然毫无姿态可言,姿态摆那么好估计又会被说玛丽苏了。小说中第一次出现姿态一词,记得是涓生给子君摊牌要离婚,当时子君都懵了,女儿安出来结尾,让涓生快走,“你想看妈妈失态么?”女儿后来独自去加拿大过得耀眼而自由,这种投射,多少也是子君对“重新来过”的一种盼望吧。
小说情节就不做过多讨论了,小说和电视剧最大的不同之处恐怕还是在于读不读书。无论是子君还是唐晶,排遣寂寞或者重新整理心情,都是需要读书的。子君一个人出来住,唐晶先是推荐骆驼祥子,又是让看鲁迅,看红楼,这也许才是亦舒给离异单身女性开出来的解药,读书啊,做什么怨女?
包括子君和涓生两个名字,都来自鲁迅的《伤逝》,这在文学里面叫走互文,电视剧连名字都改了,其实只是想要一个ip罢了。三角情葛的故事才有人看,因为人人都有做怨妇的潜质,和侮辱“小三”的道德高点。
文字的间隙有那么点张爱玲的精妙和刻薄——“现代女人的一生又长又臭,过极过不完,各个成了老不死,四五十岁的老太太还袒胸露背地演肉穿低胸晚装,因受地心吸力影响,腮上的肉,颈上的肉,膀子、胸部、胳肢窝上的肉,没有一点站得稳,全部往下坠,为什么?因为生命太长太无聊,你不能不让四十岁的女人得些卑微的、自欺欺人的快乐,自由人慈善地、好心地派她一枝花。“还没完,”什么花?千年成精的塑胶花?“可是看电视剧的也包括四十五岁的“中年妇人”,这话估计不能出现在内心独白里吧。
小说本身终究还是落入俗套,来了神秘莫测的白马老王子(王老五),happy ending,皆大欢喜。亦舒倪匡,国王的港男港女的两大消遣利器,亦舒在书中也不断赞叹卫斯理的小说,当然了,她叫倪亦舒。
整体评价:三星半,不妨一读,总比看电视剧好。看了电视剧也可以再来读小说的,时下对女性的矮化(或者本身就没有站起来)较之四十年前的香港,反倒差距拉得更大了些,多少是可悲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的前半生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的前半生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