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原 白鹿原 8.6分

我希望我能有白嘉轩那样的气性,一身浩然正气地活着

zq食肉动物
今天把《白鹿原》读完了,就想说说一些想法,希望和大家一起讨论。
白嘉轩,白鹿原上的族长,德高望重,祖业殷实,却也有过惨痛的人生经历,取了六个老婆都死了、穷到一度要靠卖祖田为生、被土匪打舍了腰差点没回过气来、大儿子从准备继任族长直至堕落到谷底、心头尖上的女儿也早早的在革命中被革了命等等,可见没有谁的生活是一帆风顺、无忧无虑的,即使是曾经的大财东和权力的中心。但是白嘉轩是被冷先生评价为“我在镇上几十年,没听谁说你老弟一句闲话”的人,我觉得或许就是人生的起起伏伏磨练了他那股硬气和正派。他的腰挺得太直太硬,让黑娃觉得怕,所以要派土匪打折它。但是卧睡炕上三个月后,他坚持跟着鹿三去犁地,即使只耕了三个来回就已经大汗淋漓气喘吁吁,但是一到家他就扬手把那根拐杖扔进草棚子里去了,还自豪地跟仙草说“我还行!”。当大儿子白孝文犯了乡规,他亲自扬起用枣棵子捆成的刺刷一鞭又一鞭的抽向自己的儿子,并以分家做为惩罚,把他赶出了家门。当死对头鹿子霖买了白家的房屋,并想要通过拆房来羞辱白嘉轩时,他当着拆房人的面笑着说“快拆快拆,拆了这房就灵干了 ”,回到屋里却问孝武“除了拦挡除了打架,你看还有啥好办法呢?”,得到儿...
显示全文
今天把《白鹿原》读完了,就想说说一些想法,希望和大家一起讨论。
白嘉轩,白鹿原上的族长,德高望重,祖业殷实,却也有过惨痛的人生经历,取了六个老婆都死了、穷到一度要靠卖祖田为生、被土匪打舍了腰差点没回过气来、大儿子从准备继任族长直至堕落到谷底、心头尖上的女儿也早早的在革命中被革了命等等,可见没有谁的生活是一帆风顺、无忧无虑的,即使是曾经的大财东和权力的中心。但是白嘉轩是被冷先生评价为“我在镇上几十年,没听谁说你老弟一句闲话”的人,我觉得或许就是人生的起起伏伏磨练了他那股硬气和正派。他的腰挺得太直太硬,让黑娃觉得怕,所以要派土匪打折它。但是卧睡炕上三个月后,他坚持跟着鹿三去犁地,即使只耕了三个来回就已经大汗淋漓气喘吁吁,但是一到家他就扬手把那根拐杖扔进草棚子里去了,还自豪地跟仙草说“我还行!”。当大儿子白孝文犯了乡规,他亲自扬起用枣棵子捆成的刺刷一鞭又一鞭的抽向自己的儿子,并以分家做为惩罚,把他赶出了家门。当死对头鹿子霖买了白家的房屋,并想要通过拆房来羞辱白嘉轩时,他当着拆房人的面笑着说“快拆快拆,拆了这房就灵干了 ”,回到屋里却问孝武“除了拦挡除了打架,你看还有啥好办法呢?”,得到儿子满意的答案后,还盯着孝武说“人说宰相肚里能撑船,我说嘛,要想在咱们原上活人,心里就得能插得住刀”。这个在自己心里扛着刀的男人,顶着羞辱训诫过儿子后,就给鹿子霖也插去了一把刀,鹿子霖心里一沉,拆除搬走四面墙壁比不得揭椽溜瓦,这十来个人少说也得干三天,这些饿臭虫似的侄儿们三天得吃多少粮食?他瞅一眼街巷里看热闹的人,强撑着脸说:“ 那当然那当然……”
但是这种硬气有时也会起到反作用。对孝文的严厉和坚决,并没有让儿子反悔,而是更加猖狂,“过去要脸就是个怪样子,而今不要脸了就像个男人的样子了”,直至饿到瘫软在死人堆里,被狗咬了都流不出血时,心里还在想着“自己现在的一言半语,都会经过鹿三这个媒介一字不漏地传达给父亲,丝毫的怯弱和懊恼都会使父亲得意,他不想让他得意”,所以就和鹿三顶嘴“这光景不错这光景嫽得很”、“早先那光景再好我不想过了,而今这光景我喜悦我畅快”,但是顶完嘴后听说有舍饭可以抢,还是不顾鹿三的鄙视依然滚着去抢饭了。可见一味的严厉教育也会产生这样可怕的后果,能让即使是想要退一步的人,也会立马反转,毅然决然地破罐子破摔。
所以白嘉轩也学会了柔,当曾经陷害过他的黑娃锒铛入狱时,白嘉轩却极力想要营救他,因为他明白:“瞎人只有落到这一步才能学好。学好了就是个好人。”这句话就在黑娃身上印证了,曾经身为土匪后来又决定改过自新的黑娃,因为媳妇的一句“我只说从今以后,不说今日以前”便依偎在她身旁哽咽起来,一下子从那个在原上“搅风搅雪”、和父亲再不相认的混世魔王变成了一个伤心的小男孩在忏悔自己的过错。当一个人走在错误的道路上时,温柔的宽恕竟能带去如此强大的力量,白嘉轩也把这种温柔给予了改过自新的大儿子孝文,当他回来认错时,白嘉轩虽然一开始坚持拒绝,但是最终还是将儿子领进了宗庙,重新列入家族的族谱中。
当然,白孝文一开始的自甘堕落,也少不了他自身的因素,恪守祖宗规矩在那时还没有刻到他的骨子里,对于他来说,以前的乖顺只是父亲说什么他就做什么,并不是自己真切地想要那样做,如若他一开始能像弟弟孝武一样深记白家立身的纲纪,他不至于会沦落。
人的本性就是刻在骨子的东西,或许某一段时间会与面上表现的不一样,但是表面做的言行举止一定欺骗不了骨子里的本性。就像鹿子霖,同样是原上的大财东,白嘉轩做任何族里的事基本都要找他商量,担任乡约时,一度自认比白嘉轩的地位还要高贵,几度浮沉也总能让他找到办法东山再起,就是这样的人拉着三娃不放,非得让三娃对他打、骂、尿任选其一,打了骂了他不气,反而哈哈大笑,还向三娃哭诉“俺祖先就是挨打受气的角色”。鹿子霖祖先所受的奇耻大辱,让旁人都看不下去,当掌柜的想要替他出口气时,他却嗫嚅半天垂下眉说那人是和自己耍着玩呢,掌柜的只能气得转身拂袖而去:“ 该当挨打…… 贱胚子!” 。为了学到手艺,他就是这样把所有的耻辱往自己肚子里咽。但是换来的手艺给他自己,乃至到鹿子霖这一代都带来了雄厚的家产,也把当初欺辱他的人给整死了。他把自己这种忍辱负重总结为勾践精神,并一代代流传下来,成为了鹿家在白鹿原撑门立户的精神财富。而秉承了祖宗精神的鹿子霖,人前装模作样、耀武扬威够了以后,觉得还是通过这种自我作贱的方式才能让自己彻底的发泄出来,做一回真正的自己。
而且鹿子霖对于这种“折腾”似乎还是很享受的,做了两年零八个月的牢,貌似看透人情世故、磨灭了对田福贤的期望后,还是走到老路上,回来找田福贤求职,供职前还特意进了一趟省城西安,买了一件地道宁夏九道弯皮袄,真正的狐尾围领,又买了一副镀金的硬腿石头眼镜,一顶黑色的呢质礼帽。眼瞅着他入地又上天的白嘉轩也不禁感慨,“官饭吃着香喀!”。
纵观白嘉轩和鹿子霖,两人同样家财殷实,手握重权,同样在人生的风浪中起起伏伏,但是最终少了一只眼睛的白嘉轩过着牵牛放青的日子,而鹿子霖痴呆失忆,满身臭气的冻死在入冬后的第一次寒潮里,我认为这是因为两家祖训不同,两个人恪守和坚持的原则不同,白嘉轩不受诱惑、不被鼓动、不改乡规,脚踏实地、刚正不阿、一身正气。鹿子霖虽然每次被打击后都“心灰意冷”,但是他贪恋曾经的权势和财富,所以他仍然要往那条让他受打击的老路上闯,他跳不出这个怪圈,那他不就是甘心遭罪嘛。而在现实中,又有多少个白嘉轩和鹿子霖,用自己认为恰当的方式生存着,同样要经历磨难,不同的只是那刻在骨子里的本性。我希望我能有白嘉轩那样的气性,一身浩然正气地活着。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白鹿原的更多书评

推荐白鹿原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