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ary

半个君子

张宏杰以曾国藩的正面与侧面两个维度,剖析了曾国藩的一生的自我修炼和现实表现。尤其是两篇侧面章节,一方面,通过经济账展现了清朝的财政制度及在此制度下造成的社会扭曲和各种陋规,曾如何出淤泥而不染,又如何顺时事而做实事。另一方面,通过探析曾在风水、相面、天命等精神世界的观念,分析了曾笨拙踏实的思维模式,利用理学却不为之惑,做到实事求是,内心清明,终成大事业的大眼光、大力量、大恒心。

一,曾的五次受辱

文章揭示了曾国藩由凡入圣的蜕变经历。他一生五次受辱,越挫越勇,以致认识到“吾生平长进,全在受挫辱之时”。处逆境时,只采逆来顺受之法,以悔字诀、硬字诀,滋养意志和决心。

第一辱,曾21岁时第六次考秀才被学台责其文理太浅,引为奇耻大辱,如当头棒喝,闭门发愤,豁然贯通,第二年终中秀才,27岁中进士点翰林,揭开了一生功名的序幕。

第二辱,曾入京后官运亨通,十年七迁,官至实职副部长,但对清朝的昏聩没落忧心忡忡,抱负无力伸展,郁郁寡欢。咸丰登基求言,曾上书陈言,曲尽官场推诿不作为粉饰太平的丑态,建议皇上举行日讲。皇上赞赏有嘉,令其详加解释。曾于是作讲堂布局图,因画图太丑被全城传笑。

...

显示全文

张宏杰以曾国藩的正面与侧面两个维度,剖析了曾国藩的一生的自我修炼和现实表现。尤其是两篇侧面章节,一方面,通过经济账展现了清朝的财政制度及在此制度下造成的社会扭曲和各种陋规,曾如何出淤泥而不染,又如何顺时事而做实事。另一方面,通过探析曾在风水、相面、天命等精神世界的观念,分析了曾笨拙踏实的思维模式,利用理学却不为之惑,做到实事求是,内心清明,终成大事业的大眼光、大力量、大恒心。

一,曾的五次受辱

文章揭示了曾国藩由凡入圣的蜕变经历。他一生五次受辱,越挫越勇,以致认识到“吾生平长进,全在受挫辱之时”。处逆境时,只采逆来顺受之法,以悔字诀、硬字诀,滋养意志和决心。

第一辱,曾21岁时第六次考秀才被学台责其文理太浅,引为奇耻大辱,如当头棒喝,闭门发愤,豁然贯通,第二年终中秀才,27岁中进士点翰林,揭开了一生功名的序幕。

第二辱,曾入京后官运亨通,十年七迁,官至实职副部长,但对清朝的昏聩没落忧心忡忡,抱负无力伸展,郁郁寡欢。咸丰登基求言,曾上书陈言,曲尽官场推诿不作为粉饰太平的丑态,建议皇上举行日讲。皇上赞赏有嘉,令其详加解释。曾于是作讲堂布局图,因画图太丑被全城传笑。

第三辱,曾继续上疏呼吁咸丰改革,然不见回响,心中愤懑,为敲醒皇帝,竟直柬批评皇帝三过错,惹得雷霆震怒。亦让曾认清此路不通。

第四辱,曾刚强不阿,与有大名大位者为仇,得罪琦善、赛尚阿,使自己在官场孤立无助,人人诋毁,动辄得咎。曾晚年回忆,这种做法“亦未始无挺然特立不畏强御之意。”

第五辱,曾办团练至钢至猛,雷厉风行,得了曾剃头的名声,也动了别人的奶酪,越权了别人的一亩三分地。他心中了然,但一心为公,愿扶正气于将歇,不惜触动潜规则。长沙练兵搞会操,军人抵制,曾上折弹劾清德,铸成隐患。鲍起豹鼓动绿营军闹事,曾差点被杀,湖南官员袖手旁观,看笑话,满城讥笑。

曾历艰阻,打脱牙齿和血吞,到衡阳创立湘军,克服重重困难,终在湘潭之战取得对太平军的重大胜利,从此崛起。

除去五辱,最难处在无实权,致使曾处处被掣肘,被自己人下绊子,设障碍,困顿窘迫,连积怨之人亦叹其不易。是时,曾父去世,他不等皇帝同意,抛军回家,向皇帝摊牌要巡抚实权。不想皇帝顺水推舟解除其军权。曾懊悔莫及,百口莫辩,心性暴躁。

而正是在家悔恨交集中,曾却反躬自省,完成了蜕变。曾深刻反省了自己高己卑人,刚愎自用,说话太冲,办事太直,行事过于方正等弱点,四十岁大悔大悟后,凡事都见得人家又几分是处,认识到圆通柔软,和光同尘是中国这片土地上通过层层关隘的必要手段。

咸丰八年再次出山后,曾变得谦虚和气,包容官场丑态,对上恭敬沉稳,决不公开抵触,对下宽以名利。曾大力保举自己人,诱之以名,笼之以利,出自曾门三品以上武职不下数万人,文职有26人成为督抚一级大员,50人成为三品以上大员。曾治军亦从一味从严变得宽严相济,对抢劫所得通常也概置不问。及至其晚年,已是人情练达,深昧不问不究的官场高手。

但曾确实风骨凛然,不计自身利害,对上对下以诚相待,以拙胜巧,可以说是真诚的伪饰,宗经而不舍权变。不以雷霆之力,而信侵润之功。梁启超说,曾一生得力在立志,自拔于流俗,而困而知,而勉而行,历百千险阻而不挫屈。

二,曾左恩怨

1,左15岁中秀才,是湖南巡抚张亮基派人三顾茅庐请来的,才华横溢,被林则徐誉为绝世奇才。左欣赏曾的正派担当,但看不起他的才干和笨拙。

2,仿效戚继光练兵建湘军,应是曾左商议的结果。左对曾毫不客气,指示训戒,当仁不让。曾俯首听命,从善如流。曾请左做助手,被左冷冷回绝。

3,左自诩诸葛亮。然20岁中举后,三次会试不中,立誓再不应考。对科举出身飞黄腾达的人有天然的心理嫉恨。

4,咸丰四年,曾首次出征大败靖港太平军,羞愤投水自尽。左责以大义,冷笑讥嘲。湘潭大捷后,曾踌躇满志,左指点训斥责其骄愎,曾不回。曾大败于江西湖口,又试图投水自尽。左虽顾全大局,极力救助曾,但口头上没少讥讽。曾全盘咽下左的恶评,还告诫曾国荃多听左的意见。

5,曾委军奔丧,左大义凛然地把曾批得一无是处,触碰了曾诚信忠诚的底线。曾断绝与左书信一年多。期间依然鼓励其弟与左真诚交往,最后主动恢复书信。

6,左因傲慢结怨,被胡广总督官文告倒。曾全力营救,还为之谋官谋权。左化凶为吉,成了曾的助手。左积军工迅速晋升。曾用人不疑,且抱定立人达人的原则,将浙江全盘交给左,使左独当一面,左遂担任浙江巡抚,双方合作亲密无间。一年后左升为闽浙总督,双方矛盾争执再次出现。左恢复飞扬跋扈,曾再次忍气吞声。直至幼王一事,曾左决裂。

7,失和后,左依然不断批评曾。曾不许亲朋回击,反鼓励他们和左交往,自己则是不闻不问,也不回答。左西征时,曾不余遗力的支持,筹粮送战将。

8,曾逝世,左以晚生送挽联,说自愧不如元辅,相期不负平生。曾身后,左虽资助曾后代,但依然看不断名声,久久评议曾的功过。郭嵩焘评,曾是圣贤,左是豪杰。

三,曾如何脱胎换骨

道光20年,曾抵达北京,开始官宦生涯。曾出生湖南湘乡,见识不免浅薄,一心锐意功名,就是想当官发财。曾刚过而立之年,心性浮躁,喜欢到处社交,串门交往穷侃,饮酒听戏下棋。虽然给自己定了日课,但往往未执行,日记中频有悔过之语。其次,为人傲慢,高己卑人,待人接物很不周到,性格暴烈。与同年同乡因小事竟至于谩骂。同时,曾还觉得自己与人交往不真诚,违心赞扬别人,行房不克制,因多看了几眼漂亮妻妾自责不已。

30岁,曾在与一群精英为伍间,受到激励,立下了学作圣人之志。道光22年十月初一,曾开始认真做日课修身,检讨每天的言行,与圣人要求相比照,深刻反省过失。至此以后几十年,他从一开始的猛火熬到一生的温火煮,时时警惕,自我砥砺,毫不放松,并以师友夹持自己,行之有恒,一根筋地熬下去,反复磨练中,无数次的天人交战中,他终将自己基本打造成令自己理想中的样子。

四,曾的收入和支出

在清政府畸形的财政制度下,官员到北京的路费都要自己贴,官服也要自己买,给皇上上帖子的邮费也得自己出,薪酬又低得可怜。所以,曾被点翰林后,回家最重要的事是到处拜客筹资。曾用了近200天跑了2000人家,化缘了1489两银子。

曾翰林时法定收入124两,一年支出333两,进京两年,家中带的银子就花光了。清朝的低薪制,逼得一系列的灰色收入成了官员必需的款项,有了这些陋规,官员甚至才能养活自己,办公机构才能正常运作。当然,更造成了整个清朝贪污舞弊横行。曾窘迫的京官生涯,直到去四川主持乡试,收获了6000两左右银子,才得到改善。

曾深知正规军已不可为,创建湘军后实行厚饷,士兵比正规军高3倍,中级高3~6倍,高级高6倍。曾手下均发了财,而曾自己却践行不要钱,不怕死的誓言,保持着清贫,“但求我身不苟取”,未给自己谋一分私利,未给子孙留一笔钱财。

曾从咸丰十年任总督,每年赤字3万多两,生活一如既往的简朴,夫人事事躬亲,下厨烧灶,纺纱织布,自力更生。女儿嫁妆200两,其弟不信,验证后嗟叹不已。

曾有清风,而无清名。为不使自己得清廉之名,曾不标新立异,吃喝宴请只是简化形式,减小规模。冰敬、碳敬、程仪收送按惯例。礼物也不全部拒绝,收一两样价值最轻的,如草席,绣花小帽,或者全部收下,以同等价格回赠。曾自嘲,自己不收礼成了风气,没人再送了,想喝点黄酒也得上街现买。

报销平定太平天国的军费时,皇上同意免于报销,不再需要部费。但曾依然按谈好之数照给8万两部费。

曾生平以享大名为忧,认为若再有清廉之名,忧恐折福。实则怕引起别人的不适。不利于自己踏踏实实做事。

五,风水,相面,算卦和天命

1,理学为风水提供了理论支持。曾是实践主义者,他因事而信,也因事而怀疑。

2,曾起初相信人定胜天,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随着人生阅历的增长,越发笃信天命,认为人力渺小,无法抗命。曾内心笃信天命,但除至亲好友外却并不论及,反劝人抗争命运。他自己何尝不是如此,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体现了他对清政府深深的忧虑,眼见它不断衰亡而人力不可挽回,内心煎熬痛楚,以致望己死而不见。

曾乃真内圣外王的最后一人也。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曾国藩的正面与侧面的更多书评

推荐曾国藩的正面与侧面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