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钟表变成了糖果

张天翼

“不可思议的朋友”是谁?是一个名叫小安的自闭症儿童。从小学开始佑介认识了小安,那时在佑介眼中,小安只是一个行为古怪、难以交流的孩子。

不过小安自言自语时的话居然像是诗呢——

“尸骨走来走去,

神的钟表变成了糖果。”

从不理解到慢慢与他接近,两人的友情越来越深厚,最后成了一辈子的好朋友。

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小安某次一直跑进大海,小安的妈妈也跟着跳进大海,哭道:“我不明白他在想什么,这孩子长大了可怎么办?”母子一同在海水中大声哭喊。

画面中的母亲披头散发,状如疯妇,双眼瞪视天空,仿佛在向苍天发问,这姿态让人想起毕加索《格尔尼卡》中那个仰面向天的女人。海水围绕在她和小安身周,不像是水,倒像是燃烧的蓝色火焰。太苦了,这真是太苦了,自闭症儿童的爸爸妈妈们心中必定时时痛如火焰炙烤吧?

好在后面的故事回答了母亲的问题——小安长大了怎么办?不要紧的,小安过得很好,成长过程中老师与同学...

显示全文

“不可思议的朋友”是谁?是一个名叫小安的自闭症儿童。从小学开始佑介认识了小安,那时在佑介眼中,小安只是一个行为古怪、难以交流的孩子。

不过小安自言自语时的话居然像是诗呢——

“尸骨走来走去,

神的钟表变成了糖果。”

从不理解到慢慢与他接近,两人的友情越来越深厚,最后成了一辈子的好朋友。

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小安某次一直跑进大海,小安的妈妈也跟着跳进大海,哭道:“我不明白他在想什么,这孩子长大了可怎么办?”母子一同在海水中大声哭喊。

画面中的母亲披头散发,状如疯妇,双眼瞪视天空,仿佛在向苍天发问,这姿态让人想起毕加索《格尔尼卡》中那个仰面向天的女人。海水围绕在她和小安身周,不像是水,倒像是燃烧的蓝色火焰。太苦了,这真是太苦了,自闭症儿童的爸爸妈妈们心中必定时时痛如火焰炙烤吧?

好在后面的故事回答了母亲的问题——小安长大了怎么办?不要紧的,小安过得很好,成长过程中老师与同学们都给予他极大善意和关爱,保护他,照料他,长大后他在“向日葵作业所”又有了投递信件的工作,而且还有忠实、心意相通的好朋友佑介一直陪着他,这比很多没有自闭症的健康人都还好,是不是?

第一遍看的时候觉得这画风有一种质朴憨态,有点像马蒂斯的剪纸,还以为是用手撕出纸的图形再染色,但看到后面的介绍,发现原来书中画面都是用一种叫“型染”的方式做出来的。搜了一下:

“日本型染是一种源于公元15世纪的手工染色技艺,步骤分为:图案设计、雕刻型版、调制防染糊、染布定位、刮印防染剂、染色、除糊料。”

从步骤名称里大致能明白意思。用这样复杂的方法做出人形,还要在脸上呈现表情,真是不容易。翻到第二遍,发现一个可爱的小细节:小安喜欢用手打出V的手势。画面里有三次他打出了V,我把它们拍下来,拼在一起:

第一次是跟佑介告别回家,第二次是表示对有了工作能自食其力(我猜的)的自豪快乐,第三次是他抱着被领导批评而哭泣的佑介,安慰他。第三次的V最温馨,佑介在哭,小安却从背后笑着抱住他,在他肩上比一个V。

我猜,在小安心里V字手势是一种表达善意、谢意、快乐的方式,而他又觉得用这种方法能代替语言,把善意传递给朋友吧。“神的钟表变成糖果”,随着时间流逝,来自不可思议的朋友的友爱,也变成了酸酸甜甜的糖果。

1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不可思议的朋友的更多书评

推荐不可思议的朋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