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思考:我们都渴望臣服于别人?

糙汉子
对于我来说,《梳毛》这本书里的信息量比较大,很多细节可以拿来琢磨。

我的点可能比较奇怪。让我特别想拿来琢磨的,是一个比较边缘的话题(相对于这本书的主题思想而言)。

在第 7 章《最初的语言》里,有一句话让我有些震撼。这句话就是:“……一个令人费解的人类行为特点:个体渴望臣服于另一个体的个人意志……”

看到这里突然很想回去找李银河那本《虐恋亚文化》来看。不知道“字母圈”的人怎么看待这个问题。我觉得,跟字母圈里的S与M不同(据说一般都是比较固定,很少倒置或者说是互换),臣服和征服是手心手背,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这两种情愫存在。

拿希特勒来说,他给人最强烈的印象是,征服的欲望。但是,很多媒体和书籍都透露过,有一些女演员声称,自己曾与希特勒过夜,并且说元首祈求她们虐待他。

梳毛挠痒痒引起的刺痛感,随后又引起极大的舒适感和快感。如果把这种过程放大,是不是就成了字母一族?被梳毛的人完全把自己交给对...
显示全文
对于我来说,《梳毛》这本书里的信息量比较大,很多细节可以拿来琢磨。

我的点可能比较奇怪。让我特别想拿来琢磨的,是一个比较边缘的话题(相对于这本书的主题思想而言)。

在第 7 章《最初的语言》里,有一句话让我有些震撼。这句话就是:“……一个令人费解的人类行为特点:个体渴望臣服于另一个体的个人意志……”

看到这里突然很想回去找李银河那本《虐恋亚文化》来看。不知道“字母圈”的人怎么看待这个问题。我觉得,跟字母圈里的S与M不同(据说一般都是比较固定,很少倒置或者说是互换),臣服和征服是手心手背,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这两种情愫存在。

拿希特勒来说,他给人最强烈的印象是,征服的欲望。但是,很多媒体和书籍都透露过,有一些女演员声称,自己曾与希特勒过夜,并且说元首祈求她们虐待他。

梳毛挠痒痒引起的刺痛感,随后又引起极大的舒适感和快感。如果把这种过程放大,是不是就成了字母一族?被梳毛的人完全把自己交给对方,让对方为你梳毛(不管是语言的方式,抑或是身体的方式),这背后,是不是包含着一种「臣服」?

我们崇拜一个人,信仰一种宗教,是不是一种臣服?

我提出这个话题,不是故意夸大其词。我们也没必要因此恐慌。有臣服于别人的意志,不等于你就是SM——再说了,是又如何?李银河老师就公开承认自己有虐恋倾向,想象一下,她那时候是什么年代?!

是不是SM,这里存在一个度的问题。《梳毛》里提到了一个有趣的概念:内啡肽、内源性鸦片物质,这种物质能带给人一种快感——尤其是后面这个词,一看就能理解是怎么回事了。

每个人身上都有臣服和征服这两种情愫,并不代表每个人都是SM(也许是潜在的吧,只是没有激发)——我想,SM或许就是对这种内源性鸦片物质上瘾的结果。就好比吸烟与吸毒的区别。

再次感叹古人的「中庸之道」。多了少了对身体都不好,少一分则涸,多一分则淫。无论是梳毛还是社交,抑或是*交,大概都是一样吧。

糙汉粗说,供诸公一哂。
8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7)

查看更多回应(7)

梳毛、八卦及语言的进化的更多书评

推荐梳毛、八卦及语言的进化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