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生缘 半生缘 8.9分

羸弱之爱

曾小孽

《半生缘》是张爱玲不甚刻薄的一部作品,然而一如张氏的风格,脉脉温情中有淡淡的失落,透着彻骨的悲凉。半生的缘分成就了一世的悲哀。沈世钧和顾曼桢,石翠芝和许叔惠都有挣脱不出的牢笼,来自现实,亦来自他们的内心。

世钧和曼桢两心相悦,因为一点龃龉失之交臂,让人扼腕叹息。如果没有张豫瑾,或许两个人依旧不能在一起,因为他们两个都太懦弱了,不肯放弃原生家庭而彻彻底底地去爱。作者在写法上开了荒诞的玩笑,世钧和曼桢的爱情注定是悲剧,世钧的家庭不会让一个舞女的妹妹成为他的妻子,而曼桢的家庭面临的则是沉重的经济负担,两人的相似性在于对原生家庭愿意牺牲自我,这才是悲剧的真正根源。

张氏让张豫瑾这个老实人充当了破坏沈顾感情的因素,刻薄之余又手下留情,让小说不落窠臼,生发出荒唐苍凉之美,揭示了人生的荒谬与无稽。本来就有隐患而不可能圆满的一份感情,让一个无辜的人去破坏,看似有些多余,实则是妙笔,是一种障眼法,书中世钧天真地以为张豫瑾是他和曼桢之间最大的威胁,却不知更大的幕后黑手是各自的原生家庭,他们还有一个更重要的敌人,也就是对原生家庭的妥协性。世钧为了父亲和母亲放弃了理想,离开上...

显示全文

《半生缘》是张爱玲不甚刻薄的一部作品,然而一如张氏的风格,脉脉温情中有淡淡的失落,透着彻骨的悲凉。半生的缘分成就了一世的悲哀。沈世钧和顾曼桢,石翠芝和许叔惠都有挣脱不出的牢笼,来自现实,亦来自他们的内心。

世钧和曼桢两心相悦,因为一点龃龉失之交臂,让人扼腕叹息。如果没有张豫瑾,或许两个人依旧不能在一起,因为他们两个都太懦弱了,不肯放弃原生家庭而彻彻底底地去爱。作者在写法上开了荒诞的玩笑,世钧和曼桢的爱情注定是悲剧,世钧的家庭不会让一个舞女的妹妹成为他的妻子,而曼桢的家庭面临的则是沉重的经济负担,两人的相似性在于对原生家庭愿意牺牲自我,这才是悲剧的真正根源。

张氏让张豫瑾这个老实人充当了破坏沈顾感情的因素,刻薄之余又手下留情,让小说不落窠臼,生发出荒唐苍凉之美,揭示了人生的荒谬与无稽。本来就有隐患而不可能圆满的一份感情,让一个无辜的人去破坏,看似有些多余,实则是妙笔,是一种障眼法,书中世钧天真地以为张豫瑾是他和曼桢之间最大的威胁,却不知更大的幕后黑手是各自的原生家庭,他们还有一个更重要的敌人,也就是对原生家庭的妥协性。世钧为了父亲和母亲放弃了理想,离开上海,而异地恋本身就是一种考验,顾曼桢为了家庭和对姐姐的愧疚对婚事一拖再拖,也就使两个人在心理和时空上渐行渐远。

小说中的各种力量看起来都很强大,家庭的阻挠,亲人的破坏,唯有爱情羸弱而不堪一击,一时的甜蜜让人沉醉,一点苦涩便分道扬镳。

人情势力尤让人心寒,曼桢当听到姐姐病重时,竟冒出如果姐姐死了,也许自己和世钧之间便再无障碍,而那边曼璐也正在为挽回自己丈夫的心而算计妹妹。

无论是亲情还是爱情,都是如此脆弱,在顾太太成了曼璐的帮凶后,曼桢对她也只有责任而毫无感情可言了。

石翠芝和许叔惠一见钟情,因为双方都放不下架子而错过。翠芝甚至为了叔惠取消了和一鹏的订婚,但终究没有勇气向叔惠直接明确地表白。叔惠也喜欢翠芝,但却因为不想高攀富贵人家而就此作罢。后来叔惠还是娶了一个富家小姐,或许是因为她有翠芝的影子,而翠芝已经嫁给了他的好朋友世钧。多年后两人重逢,有了肌肤之亲,或许是那种压抑而热烈的爱积聚太久一时触发,或许是两人都有那种隐隐的不甘。

人最怕的是寂寞,爱与不爱有什么关系,世钧在找不到曼桢后还是和翠芝结婚了,正如翠芝所言:叔惠不久还会结婚。然而当然新娘不会是她。曼桢问叔惠幸福吗?很难回答,每个人都愿意维持现状的平和,在内心波澜汹涌的便是那份前半生的刻骨铭心之爱。

之于人生,世间一切强大而短暂,唯有爱羸弱而永恒。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半生缘的更多书评

推荐半生缘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