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槽

Miss quin

虽然我原本就没打算把他当做正经的哲学著作来读,但我还是忍不住想在书评里面简单地吐下槽,整本书可以看做两捧两贬。

首先贬柏拉图、苏格拉底,捧亚里士多德

本书第一部分大概是在还原苏格拉底的形象,并采取亚里士多德的立场对他进行打击。1.对于苏格拉底形象的还原是存在问题的,就像我在简评中提到过的一样。作者并没有首先处理史料问题,没有一个一以贯之的态度,他一会援引色诺芬,一会援引柏拉图,更不会处理什么两者间的矛盾之处了,非常可笑的是,在援引柏拉图的时候,有时竟还引到柏拉图的中后期著作去。当然对于近现代哲学史学界的研究成果也很少理会。2.作者还原出苏格拉底后,对苏格拉底与柏拉图作了一番批判,这番批判深刻地体现了作者哲学造诣的浅薄。a.他对于一些争议命题常采取一些最为通俗,低劣的诠释,例如“美德即知识”他常常将知识等同于我们现在所说的知识(尽管他也承认过对于知识的诠释在柏拉图与我们间是不同的,但他并没有十分注意)。b.他批判他不满意的学说是一种低劣的外在性批判,甚至可以说成是站队。他常常提出一个柏拉图的学说,然后再提出一个亚里士多德的学说,简单介绍下后者对于前者的批判,然后就肯定亚里士多德,...

显示全文

虽然我原本就没打算把他当做正经的哲学著作来读,但我还是忍不住想在书评里面简单地吐下槽,整本书可以看做两捧两贬。

首先贬柏拉图、苏格拉底,捧亚里士多德

本书第一部分大概是在还原苏格拉底的形象,并采取亚里士多德的立场对他进行打击。1.对于苏格拉底形象的还原是存在问题的,就像我在简评中提到过的一样。作者并没有首先处理史料问题,没有一个一以贯之的态度,他一会援引色诺芬,一会援引柏拉图,更不会处理什么两者间的矛盾之处了,非常可笑的是,在援引柏拉图的时候,有时竟还引到柏拉图的中后期著作去。当然对于近现代哲学史学界的研究成果也很少理会。2.作者还原出苏格拉底后,对苏格拉底与柏拉图作了一番批判,这番批判深刻地体现了作者哲学造诣的浅薄。a.他对于一些争议命题常采取一些最为通俗,低劣的诠释,例如“美德即知识”他常常将知识等同于我们现在所说的知识(尽管他也承认过对于知识的诠释在柏拉图与我们间是不同的,但他并没有十分注意)。b.他批判他不满意的学说是一种低劣的外在性批判,甚至可以说成是站队。他常常提出一个柏拉图的学说,然后再提出一个亚里士多德的学说,简单介绍下后者对于前者的批判,然后就肯定亚里士多德,自己的东西,大概是没有的。

本书第二部分是贬麦卡锡主义,捧言论自由

作者对于苏格拉底审判的还原,对于雅典的批判非常像是在影射他在记者事业中一直与之对抗的麦卡锡主义,尽管他提到它很少。a.他贬低雅典,采取的是一个他认为十分厉害的角度,即自由,言论自由。他自以为是地多次建议苏格拉底援引它来为自己做辩护,尽管他在第一部分已经毫不客气地将三十僭主中的两位称为苏格拉底的得意弟子,尽管他已经知道苏格拉底蔑视雅典的自由。b.然而我想说的是,他采取的只是一个十分“左”的,相对主义式的,“中立性”的自由概念而已,因为,本来就存在着另一些“自由派”,即自由至善论,绝对主义式的自由。我们给定一个环境,定义自由为最高价值(即自由至善,绝对主义式的自由),那么自由既“是”,也“应该”,因此“反自由行为”(不论是开讲座,著书,还是起来革命)都是既“不是”,也“不应该”的,所以在这些人认为,处死苏格拉底也没什么,他们质问道,难道你们这群人要在独裁者已经站稳脚跟的时候,已经实际侵害到你们的自由的时候才起来反抗吗?还是侵害你们的自由也是独裁者的自由啊?c.对于这个审判本身,我不太想进行评论,因为实际上受“大赦令”的影响,那些记述者主观态度的影响,历史文献的缺失,我们很难再对这一事件作出有效评论。

另外,这位译者偷懒将绝大部分注释删除使得这本书与正经的学术著作根本无缘,令人发指!!!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苏格拉底的审判的更多书评

推荐苏格拉底的审判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