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向西流的河 一条向西流的河 评价人数不足

又见那条河(1)——西窗烛

qucp
又见那条河

西窗烛

前些日子偶然收到一位朋友的邮件,什么都没说,只附了篇文章。那是篇刚写了一半的小说稿《一条向西流的河》。
记不清多少年没时间看小说了,既然是朋友发给我的,就粗略地翻了一下。“回忆那刻骨铭心的蹉跎岁月,献给我同甘共苦的姐妹弟兄。”作者这句话引得我继续往下翻。突然,昕水河这三个字使我的心猛然缩了一下。这是昕水河的回忆!
在我的记忆中,那些年是灰色的,深灰色,看也看不清楚。我不曾把那些事讲给周围的人听,他们不懂;我也无须与先生回忆起那些事,他懂,他也是知青。
作者说的对,这一段特殊的历史是真实存在的,不应该被淡忘,需要由我们亲身经历过的人记录下来,以警示后人。
我开始搜肠刮肚却怎么都想不起那些细节了。是我失忆了?还是作者的记忆力非常人一般?还是在我的潜意识里从一开始就压根儿不愿记住那些事?继续读下去,小说帮我慢慢回忆起一些支离破碎的、却是真实的片断。

我也是大宁县的。与我们一起来的老师是从学校派来专程送我们到农村的。老师把他的同情给了我们,把我和朋友分配到他认为条件相对好些的村子。据说老师回到北京向学校汇报时泪流不语……
天黑了我们才到达村里...
显示全文
又见那条河

西窗烛

前些日子偶然收到一位朋友的邮件,什么都没说,只附了篇文章。那是篇刚写了一半的小说稿《一条向西流的河》。
记不清多少年没时间看小说了,既然是朋友发给我的,就粗略地翻了一下。“回忆那刻骨铭心的蹉跎岁月,献给我同甘共苦的姐妹弟兄。”作者这句话引得我继续往下翻。突然,昕水河这三个字使我的心猛然缩了一下。这是昕水河的回忆!
在我的记忆中,那些年是灰色的,深灰色,看也看不清楚。我不曾把那些事讲给周围的人听,他们不懂;我也无须与先生回忆起那些事,他懂,他也是知青。
作者说的对,这一段特殊的历史是真实存在的,不应该被淡忘,需要由我们亲身经历过的人记录下来,以警示后人。
我开始搜肠刮肚却怎么都想不起那些细节了。是我失忆了?还是作者的记忆力非常人一般?还是在我的潜意识里从一开始就压根儿不愿记住那些事?继续读下去,小说帮我慢慢回忆起一些支离破碎的、却是真实的片断。

我也是大宁县的。与我们一起来的老师是从学校派来专程送我们到农村的。老师把他的同情给了我们,把我和朋友分配到他认为条件相对好些的村子。据说老师回到北京向学校汇报时泪流不语……
天黑了我们才到达村里。村子的夜漆黑一片,大家跟着村长摸着黑深一脚浅一脚向坡上爬,到了我们住的土窑前大家已是上气不接下气了。只记得那窑洞好深啊,一盏小小的煤油灯是用墨水瓶子做的,只能照亮周围一小块地方。别说是小煤油灯了,就连白天的光线也无法照到窑洞的最里边。所以,直到我搬离这间窑洞时也没能看清它的尽头到底摆放了些什么东西。
土炕是在一进门的地方,炕的那头是灶台,一口硕大的黑铁锅坐在灶上。头上包着白毛巾的奶奶正在为我们这些新来的北京娃烧着一大锅开水,看到我们来了,堆了一脸的笑,说了些我们没听懂的大宁话就告辞了。土炕比一般的要长些,但要睡7个女生怎么着都是太挤了。从炕头开始只铺了几个被褥,其他人的就很难再铺下了。一整天了,卡车都是在山路上颠簸,这时大家已是灰头土脸疲惫不堪。看着这昏暗的窑洞,有女生低声哭了,大家心情跌到了谷底。有个女生连棉猴都没脱、枕着行李、拿出临行前妈妈给的一纸嘱托、脸上的灰尘和着泪睡着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一条向西流的河的更多书评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