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故事的结局就写在开头

碎碎念

再次翻开《挪威的森林》发现原来故事的结局就写在开头。三十七岁的渡边,“想起自己在过去的人生旅途中失却的许多东西——蹉跎的岁月,死去或离去的人们,无可追回的懊悔。”死去的是直子,离去的是绿子,留给“我”的是懊悔。 即使在经历过十八度春秋的今天,渡边真切记起的仍是直子一边移动步履,一边向他讲述水井的故事。 书的最后写到,渡边把玲子送到上野车站,和她告别后,渡边给绿子打去电话,绿子问“你现在在哪里?”他:我现在哪里?我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全然摸不着头脑。…… 前面有写到,渡边去医院和绿子父亲的对话,“票?上野车站?拜托了?绿子。” 绿子说:“不过,反正我想父亲是想说把我拜托给你。” 在上野车站的渡边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大概也表明了他们的结局吧。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挪威的森林的更多书评

推荐挪威的森林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