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罪 心理罪 8.0分

“心慈手狠”与“心狠手蠢”

毛姆

本月国产悬疑推理片《心理罪》上映。双男主廖凡李易峰,影帝鲜肉双保险圈粉模式让片子未播先红。趁着亚马逊上电子书打折,下了一整套的原著小说,画像、教化场、暗河、城市之光、第七个读者,不到一礼拜穷尽了方木邰伟们的前世今生。炎夏酷暑,扃牖闭门,看这种阴风飒飒的书,最是防暑降温的首选。

请不要嘲笑我阅读的低品位以及无聊的高段位,因为我还要做一件更无聊的事,就是评论一下,这部时下被热捧的,国产第一犯罪小说。

毕飞宇在《小说课》里给说,想要成为一流小说家,入门的标准是“心慈手狠”,内心对于人性怀有理解的悲悯,而下笔精准刀刀见血。毕老师解释说“准确是一种特殊的美”,“可以震撼心灵”。这个要求太高了。如果以此为参照,这些天我狂刷完毕的第一犯罪小说充其量只能算是文字版的电视剧,并给毕老师“心慈手狠”的写作标准提供了一个可对照的延伸词:心狠手蠢。心狠是对人物,手蠢是对情节。现举三点予以说明,雷米的粉丝们请看完再喷。

先说情节。一部靠推理和心理分析支撑起主体框架的悬疑小说,是不是应该在逻辑上更出彩严密至少是没有大漏洞?案件侦破的关键是不是应该来自于主人公无懈可击的推理而并非仅仅是靠他神一...

显示全文

本月国产悬疑推理片《心理罪》上映。双男主廖凡李易峰,影帝鲜肉双保险圈粉模式让片子未播先红。趁着亚马逊上电子书打折,下了一整套的原著小说,画像、教化场、暗河、城市之光、第七个读者,不到一礼拜穷尽了方木邰伟们的前世今生。炎夏酷暑,扃牖闭门,看这种阴风飒飒的书,最是防暑降温的首选。

请不要嘲笑我阅读的低品位以及无聊的高段位,因为我还要做一件更无聊的事,就是评论一下,这部时下被热捧的,国产第一犯罪小说。

毕飞宇在《小说课》里给说,想要成为一流小说家,入门的标准是“心慈手狠”,内心对于人性怀有理解的悲悯,而下笔精准刀刀见血。毕老师解释说“准确是一种特殊的美”,“可以震撼心灵”。这个要求太高了。如果以此为参照,这些天我狂刷完毕的第一犯罪小说充其量只能算是文字版的电视剧,并给毕老师“心慈手狠”的写作标准提供了一个可对照的延伸词:心狠手蠢。心狠是对人物,手蠢是对情节。现举三点予以说明,雷米的粉丝们请看完再喷。

先说情节。一部靠推理和心理分析支撑起主体框架的悬疑小说,是不是应该在逻辑上更出彩严密至少是没有大漏洞?案件侦破的关键是不是应该来自于主人公无懈可击的推理而并非仅仅是靠他神一样的直觉?情节的推动与转机是不是应当是情势发展的必然而并非概率极小的偶然?或者,我看的并不是一部推理小说,而只是自带超强直觉附加主角光环并具有现代造型的元代生本折子戏?

小说里的大侦探皆有所谓“犯罪直觉”。瘦长的卷福矮胖的波罗冷硬北欧风的哈利霍勒儒雅学院派的汤川学,无一例外都被他们各自的塑造者们赋予了这种神奇的直觉。然而,只要情节走到迷雾重重的关键点神探就全凭直觉所向披靡,这就不是在破案,而是在跳大神了……连哈利波特们都知道施魔法要受限制小棒子不能随便乱点,雷米家的方木,是不是开挂得有点过了?

第一部《画像》,方木的出场就是伴随着天才直觉光环的。假想失血症患者在他的第一犯罪现场临时起意劫持了一个小女孩,对这个突发性情节的判定,方木只用一只卡通扣子。好歹还有一只扣子。到了追凶的环节,往哪个方向走走到哪里为止,小女孩可能在哪里遇害又被藏匿在何处,全凭他的,直觉。而直觉有如神一般的准确。松本清张的推理小说《苍白的轨迹》里,也有一个独自拨开迷雾的侦破爱好者崎野龙夫,比较之下这位老兄的推理方式显然是原始的。他把错综纷乱的头绪线索全部罗列在笔记本上(记手账是日本人的好习惯),寻找其中可能存在的逻辑联系,实地验证,排除或追踪。松本老师还是太实诚,把草稿纸上的演算一步步地都展示出来,让我等平凡读者们看清楚。当然,我们知道,天才从来都不打草稿,不用验证,他们有直觉就够了。

再说人物设定。推理小说首先是一部小说,警察也好侦探也罢抛开职业形象首先应该是小说人物。除了准得不像话的直觉,主人公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他的种种特点既是作者塑造的更是从故事里生长出来的,甚至作者还要受到人物性格走向本身的限制,越是能力强的作家权限越小,而在自己的文字世界里俨然上帝造人一般对笔下人物生杀予夺的作者,笔下通常没有正常的人,更不要说对自己生造出来的角色心怀悲悯。整套作品里,只有变节的警察肖望这个形象稍微丰满一些,命运的走向可以推出合理的轨迹,而其余众多为了情节突兀存在或者不顾逻辑生硬行事的人物,跟道具有什么区别?一个心理学研究室主任,在跟自己儿子相处时与文盲粗汉无异,为了表现家庭悲剧,人物的设置就要如此割裂吗?一个单亲家庭的富二代,纵然欠缺关爱,但也不至于如乞儿盲流一般四处游荡吧,他的以金钱代亲情的父亲怎么会不知道给他请一个保姆?主人公方木有正常的择偶观吗,还是他的存在就是圣人加菩萨的人设,度世间一切受难的少女,绝不带有任何私心杂念比唐僧还唐僧。不然,怎么解释他突然以求婚的方式来保全失足少女廖亚凡?而廖亚凡的形象最能反映作者的自大与心狠。她完全是为了配合男主的圣人形象而设置的,活着的时候粗俗自私烘托了男主的隐忍慈悲和感情上的挣扎,而她必然要死,因为作者认为她根本配不上完美的方木。于是作者设计了她的死,用她的死来推动男主真正的感情线。小说里借若干人之口说她“可怜”,可是作者本人并没有一点点对于这个人物的悲悯甚至怜悯。他厌恶她。文字上帝处置自己厌恶的人,下手自然是狠的。

说到底,“心慈手狠”是小说家评判小说的标准,这个标准是不是也适用于《心理罪》,取决于该作品是否首先把自己定位于一部小说,还是已然跨越了这一层次,而直接“大IP”了。从效率的角度,后者更直接省事,反正都是圈钱,讲求的是以最快的速度把点击率转化成票房,至于情节的打磨人物的设置,那是小说家要考虑的问题,而所谓通俗小说作家,已经逐渐地在这一进化过程中消失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心理罪的更多书评

推荐心理罪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