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从来都有国界,而科学家没有

Fantasy Tseu

信5

此外,我正在这儿读康德的《导论》,并开始理解这家伙释放出来的巨大的提示力。一旦您同意他只有先验综合判断存在,您就落入圈套了。我必须把“先验”减弱为“约定”,从而不至于与他相矛盾,但即令如此,细节也不适合。不管怎样,读它还是很好的,尽管它不如他的先驱休谟的著作那么好。休谟有完美得多的直觉。

——爱因斯坦(1918)

//虽然我相信这两位伟大的物理学家并没有系统地学习过哲学,但不妨碍他们对这个世界的真理(的其中一个方面)的向往。我也没学过哲学,就不多说了。

//这是和平年代(确切地说,是战争刚结束)人们所体现出的特有的心情。

信21

别对我太苛刻了。每个人都必须时刻在愚蠢的祭坛前做出牺牲,以取悦上帝和人类。而我已用我的文章彻底做到了这一点。

——爱因斯坦(1920)

//爱因斯坦一直是一个有血有肉的鲜活形象,这一点在他后面慢慢展现出的左派政治观点、反法西斯立场和人道主义,以及对物理学家身份的自我的反思中,都可以看到。

//虽然爱因斯坦是个很“糊涂”的角色,但是这样的思考,(在动荡的年代更加显得)难能可贵。

信30

我不能赞同你对...

显示全文

信5

此外,我正在这儿读康德的《导论》,并开始理解这家伙释放出来的巨大的提示力。一旦您同意他只有先验综合判断存在,您就落入圈套了。我必须把“先验”减弱为“约定”,从而不至于与他相矛盾,但即令如此,细节也不适合。不管怎样,读它还是很好的,尽管它不如他的先驱休谟的著作那么好。休谟有完美得多的直觉。

——爱因斯坦(1918)

//虽然我相信这两位伟大的物理学家并没有系统地学习过哲学,但不妨碍他们对这个世界的真理(的其中一个方面)的向往。我也没学过哲学,就不多说了。

//这是和平年代(确切地说,是战争刚结束)人们所体现出的特有的心情。

信21

别对我太苛刻了。每个人都必须时刻在愚蠢的祭坛前做出牺牲,以取悦上帝和人类。而我已用我的文章彻底做到了这一点。

——爱因斯坦(1920)

//爱因斯坦一直是一个有血有肉的鲜活形象,这一点在他后面慢慢展现出的左派政治观点、反法西斯立场和人道主义,以及对物理学家身份的自我的反思中,都可以看到。

//虽然爱因斯坦是个很“糊涂”的角色,但是这样的思考,(在动荡的年代更加显得)难能可贵。

信30

我不能赞同你对政治事务的乐观态度,虽然我并不相信事态像他们描绘的那样一片漆黑。……但我能看出这种强权政治对人们心灵的影响,这是愤怒、报复、仇恨等等丑恶感情的完全不可逆转的积累。……我的理智告诉我,以这种方式作出反应是愚蠢的,但我的感情反应还是一样。在我看来,新的灾难将不可避免地由这一切产生。这个世界不是被理智所统治的,更谈不上是被爱所统治的。

——玻恩(1921)

//人道主义关怀是每一位物理学家的必修课,也应当是他们终生的课题。

//即使是那时,也没有谁忘记,德国是战败国。

信35

泡利替我教课,尽管他只有21岁,但看来教得十分好。……年轻的泡利很鼓舞人——我决不会再有另一个像他这么好的助教了。

——玻恩(1921)

//泡利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年轻人,有兴趣的可以看一些关于他的书。然而,这位“决不会再有另一个这么好的助教”的头衔,很快就要被另一个有意思的年轻人取代了(他叫海森堡,并且不会睡到上午11点)。

//哥廷根和哥本哈根属于年轻和自由的灵魂。

信52

量子力学固然是令人赞叹的。可是有一个内在的声音告诉我,它还不是那真是的东西。这个理论说了很多,但一点儿也么有真正使我们更加接近“上帝”的秘密。无论如何,我都深信上帝不是在掷骰子。三维空间中的波,它们的速度是受势能制约的……我正很努力地从已知的广义相对论的微分方程来推导被看做奇点的质点的运动方程。

——爱因斯坦(1926)

//爱因斯坦和哥本哈根学派的分歧,爱因斯坦最大的“过错”可能是对定域实在性的默认(这一点到后面也没有改变)。虽然他的后半生做了很多努力,但是我们不能不承认,在这一点上他是错的。

//物理学家并不与上帝战斗,物理学家与自己战斗。

信66

我想你是知道的,我对德国人(无论在道德方面还是政治方面)从未有过特别的好看法。但我必须承认,他们的野蛮程度和怯懦程度还是让我吃惊。

我最初是想为流亡者组建一所大学。但很快就表明,存在一些难以克服的困难,朝这个方向的任何努力都会妨碍各个国家出力。

——爱因斯坦(1933)

//每一位科学家都有祖国,但每一位科学家都没有国界。

//届时,纳粹的阴霾正在柏林上空盘旋。

信75

人们可否使美国政府利用这一事件对意大利人施加某种压力?而你可否写信给罗斯福总统?简单的做法是,有多少犹太人被迫离开意大利,就遣返同样数量的意大利人。……当然无辜的人不得不因此而再度受苦,而且我内心为自己竟然会想到做这样的事而感到羞愧。但在目前的形势下,除了以牙还牙,确实没有别的办法。

——玻恩(1938)

//玻恩晚年对自己的这个想法非常愧疚。玻恩一生都是和平主义者,从未直接参与过核武器的研究(但他的理论间接地起了帮助)。

//的确,广岛和长崎的百姓也是无辜的,虽然参与“曼哈顿计划”的双手也并不是肮脏的。

信80

我们的科学,它本身是如此美好的并可以为人类社会造福的东西,现在缺退化为破坏和死亡的手段。德国科学家大多数已与纳粹合作,甚至海森堡也已为这些恶棍竭尽全力地工作。……英国、美国、俄国的科学家都被充分动员起来,也是为战争服务。……然而我想,我们必须有一个国际组织,甚至更重要的是,一个国际的行为或伦理规范,按照这一规范,我们科学界可以在世界上作为一个调节和稳定的力量发挥作用,不像现在,只不过是实业界和政府的工具而已。……我们科学家应该团结起来帮助形成一个合理的世界秩序。

——玻恩(1944)

//物理学家为真理而工作,而真理是高于一切所谓“意识形态”的。

//为无政府主义呐喊。

信81

你是否还记得,大约25年前,有一次我们一起坐有轨电车到国会大厦,相信我们能够有效地促使人们转变成忠实的民主主义者?40岁左右的我们是多么天真啊。我想到这件事就忍不住要笑。

——爱因斯坦(1944)

//玻恩后来坦承说:在那些日子里,我们相信理性的胜利,“大脑”的胜利。我们那时还不知道,控制人类的不是大脑,而是脊髓——直觉的盲目情绪的所在地。即使是科学家也不例外。

//即使我们被那作为原罪的理想主义击败到遍体鳞伤,我们依旧不能也不愿忘记我们年轻时的样子。

信118

进来我在报纸上看到,你好像说过“如果我有第二次生命,我不愿意做一个物理学家,而宁愿做一个工匠”。……我大概不会再做任何科学工作了,我想利用我在两个国家的知名度,来尝试唤醒我们的同行的良心,不要再制造空前可怕的炸弹了。

——玻恩(1954)

//是年,玻恩因量子力学的统计诠释获诺贝尔奖(其成就发表于28年前),此后他一直致力于科学界的和平主义事业发展。1957年,玻恩参与签署了《哥廷根宣言》。爱因斯坦所说“不愿再做物理学家”,指战后美国麦卡锡主义针对科学家的人权危机,其受害者包括但不限于著名物理学家玻姆。次年,爱因斯坦逝世。

//世界已不再是它年轻时的样子。

Fantasy的后记

//和我们小时候听到的说法完全不一样的是,事实上,科学从来都是有国界的,而科学家们,不管是被迫的还是主动的,他们没有国家,他们是属于全人类的。

//如今,当我们享受着相对论与量子力学带来的便利生活时,不要忘了,这一切的美好背后,有多少的苦难。也不要忘了,为了继续追求真理,我们还需要付出多少的努力。

世界年轻时的样子。——布鲁塞尔,1927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2)

添加回应

玻恩-爱因斯坦书信集 (1916-1955)的更多书评

推荐玻恩-爱因斯坦书信集 (1916-1955)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