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的一点感受

saidelizi
提到卢梭,很有意思,启蒙运动(启蒙运动内部又有唯理论和经验论的区别,经验论和唯理论内部各家观点又有差异,实际上除开极端观点,两派相互不同程度渗透,经验论实际上后面演变成了质疑启蒙运动的保守派观点)提倡理性,个人主义以及和科学进步相关的进步观念,但是这其中有些人相当理想化(启蒙运动的代表人物 伏尔泰也写小说讽刺这种事情),观念传播并不会直接带来实际的结果。

这其中的一个反对力量就是卢梭(还有个是柏克),卢梭提倡的共同体政治(但也不是回到原始社会),他认为人之间的联系是情感,而不是自我保存或者天赋人权观念,卢梭主要是出身贫寒,他强调家庭、社区、城邦传统,卢梭强调普遍意志,但是又不进行清楚定义,也不提及制度构建,他的文字以及论调导致一种浪漫化倾向,实际上间接的为群众运动提供了一种思想上的支持(我估计卢梭本人八成不会同意这种运动)
实际上这段分析,彰显了社会精英阶层和普通阶层在时代变迁中始终会面临的断裂的危机

个人主义与科学发现/研究相结合,间接的为个人价值的合理性(被赋予有用/进步的价值)提供了一种有意义的基依据,但是这种发现在商业、其他产业中的应用,并不一定会按照同样的价值尺...
显示全文
提到卢梭,很有意思,启蒙运动(启蒙运动内部又有唯理论和经验论的区别,经验论和唯理论内部各家观点又有差异,实际上除开极端观点,两派相互不同程度渗透,经验论实际上后面演变成了质疑启蒙运动的保守派观点)提倡理性,个人主义以及和科学进步相关的进步观念,但是这其中有些人相当理想化(启蒙运动的代表人物 伏尔泰也写小说讽刺这种事情),观念传播并不会直接带来实际的结果。

这其中的一个反对力量就是卢梭(还有个是柏克),卢梭提倡的共同体政治(但也不是回到原始社会),他认为人之间的联系是情感,而不是自我保存或者天赋人权观念,卢梭主要是出身贫寒,他强调家庭、社区、城邦传统,卢梭强调普遍意志,但是又不进行清楚定义,也不提及制度构建,他的文字以及论调导致一种浪漫化倾向,实际上间接的为群众运动提供了一种思想上的支持(我估计卢梭本人八成不会同意这种运动)
实际上这段分析,彰显了社会精英阶层和普通阶层在时代变迁中始终会面临的断裂的危机

个人主义与科学发现/研究相结合,间接的为个人价值的合理性(被赋予有用/进步的价值)提供了一种有意义的基依据,但是这种发现在商业、其他产业中的应用,并不一定会按照同样的价值尺度展开,必然因为其他阶层不具备相应的知识/信息,而让后者可能成为科学发现以及技术应用带来的经济体系变化的被动接受者和受害者,而后者作为其他一般民众,相比与科学相结合的个人,个体性特征更小,其无疑带有更多的共同体色彩以及传统的积淀,因此他们诉诸的就不是精英阶层定义的各种观念(如理性、科学、进步),如果精英阶层不考虑后者的诉求,并承担更多的责任的话,社会就面临断裂。





一些朋友的分享:希腊文明的特色,就是对于超现实价值的追问。天朝可以发明算数,但是数学本身,如果只是本着实用的目的,不可能发展出来。

大狼


我简单谈一下自己对于精英-大众断层的理解

自古以来,人类对于第一推动力/起始因/物自体…等等的追问,实际上都是工具性的,设立上帝并非目的本身,而是为了回答"我是谁"这一终极追问(或者不如说逃避这一问题),正是在"我是谁"这一问题上,精英、大众出现了根本性的分野,精英可以通过自己的生活实践寻求恰当的"自我定义",
其思维方式因此更强调自由与多元(或者说客观上要求更大的空间以供其探索并实践自我),这构成了个人主义的发轫,而大众则更多地在既存现实之中"定位"自我,它们不是通过生活实践,而是通过通过族群归属去发现"自我",这就注定了它们对于社会化生存有着更强烈的需求,类似的思维方式于是自发地孕育了集体主义的意识形态,一言以蔽之,精英的"自我追寻"是一个经由生活实践不断重定义的过程,而大众的"自我发现"则更倾向于某种可以带来安定与抚慰的结果,实际上这一结论不仅仅适用于静态的阶层分析,它同样可以适用于一个社会甚至一个人的不同生命周期,比如说…昔年:每一个向往自由的人都是美国人,今天:美国=屌丝红脖子+脑残教棍(深红州),一个人年轻的时候往往是自由奔放的世界公民,年老力衰的时候择更多认同于某个具有封闭性特性于是相对稳定的共同体,本质上说,这都是"我是谁"这一问题在不同情境之下的差异化展开,所以啊…我认为精英-大众并不是简单两分的,精英-大众的二元对立更不是天然的,它首先是一个思维方式的问题,而这又牵扯到精英思维如何成为可能这一更深层次的问题,总之…社会民主资本主义万岁。
说白了…精英是被精英教育塑造的,于是我们需要大力强调增加教育投入以尽可能实践起点公平的社会民主资本主义,不可能存在一个人人都是精英的社会,但我们必须努力建构一个人人都有足够甚至差不多的机会成为精英的社会

(我的观点,没有工业+商业化的生产和生活方式,也就没有近现代意义上的精英/中产,古代无论是贵族还是城邦公民抑或是科举制下的有特权的读书人,都建立在一种社会的二元对立的基础上,因为那样的社会中身份是固化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西方哲学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西方哲学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