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动物园】之我家也有个“柯罗威”

一碗肉

断断续续地读完了《草原动物园》,书中的“柯罗威”传教士,让我联想到了身边那位年过七旬满脸褶皱的人,她和柯罗威传教士一样,希望把福音带给身边的人,希望有越来越多的人跟随着她,去信仰上帝,去坚信每一个人都是上帝的儿女。我们都是上帝所造。

我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开始信基督教的,反正在我有印象以来,她就担任着一个“传教士”的角色。

童年里,每到夜晚,她总会靠着床头,借着昏暗的灯光,戴上她的老花眼镜,去阅读圣经,遇到不会读的字,我总是需要帮她查字典,有时候我也会因为好奇去翻阅,可总是读到不到十分之一就没有耐心了。在我生病的时候,她会把我叫到院子里,彼此跪坐着,闭上双眼,把她那粗糙的双手放在我的头部,然后用着激昂的语调对上帝说:“主啊,我把我这亲爱的孙女交到你手里,你要保佑她,让一切魔鬼撒旦都远离她”!每说完一句,我还要配合地说“感谢耶稣,赞美耶稣”,以此表达对上帝的尊敬。当她的儿女生意做得不顺畅时,她也会跪着告诉上帝:“主啊,我把我的儿女交到你手里,希望你保佑他们,让身边不如意的事情都远离他们!让他们事业顺利,平平安安!”她有时会一个周都不吃早餐,每天也不会开心地笑,脸上布满了阴沉...

显示全文

断断续续地读完了《草原动物园》,书中的“柯罗威”传教士,让我联想到了身边那位年过七旬满脸褶皱的人,她和柯罗威传教士一样,希望把福音带给身边的人,希望有越来越多的人跟随着她,去信仰上帝,去坚信每一个人都是上帝的儿女。我们都是上帝所造。

我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开始信基督教的,反正在我有印象以来,她就担任着一个“传教士”的角色。

童年里,每到夜晚,她总会靠着床头,借着昏暗的灯光,戴上她的老花眼镜,去阅读圣经,遇到不会读的字,我总是需要帮她查字典,有时候我也会因为好奇去翻阅,可总是读到不到十分之一就没有耐心了。在我生病的时候,她会把我叫到院子里,彼此跪坐着,闭上双眼,把她那粗糙的双手放在我的头部,然后用着激昂的语调对上帝说:“主啊,我把我这亲爱的孙女交到你手里,你要保佑她,让一切魔鬼撒旦都远离她”!每说完一句,我还要配合地说“感谢耶稣,赞美耶稣”,以此表达对上帝的尊敬。当她的儿女生意做得不顺畅时,她也会跪着告诉上帝:“主啊,我把我的儿女交到你手里,希望你保佑他们,让身边不如意的事情都远离他们!让他们事业顺利,平平安安!”她有时会一个周都不吃早餐,每天也不会开心地笑,脸上布满了阴沉,甚至连头都是低垂着,当问她为什么不吃早餐的时候,她会不耐烦的说道:近期罪孽深重,需要向上帝赎罪。我也不会过多问之,问多了她又会扯一堆乱七八糟的。每到周末,我还要被送去(被逼)上课,她也会去,不过我们上的不是同一堂课,大概她的是精英班,我的是学前班吧。反正直到现在,家里除了我奶奶(爷爷勉强算,毕竟上课的时候他会坐在旁边做个旁听生,虽然大部分时候都看见他在打瞌睡),没人信仰基督教,倒是有很多邻居,在她的影响下,踏上了一条信教的路。

我印象中最深的一件事,大概是我小学五、六年级的时候吧,只记得那是一个暑假,她告诉我,我要去和其他小朋友一起学习一周基督教课程。我想我当时内心是懵逼的、极不情愿的,毕竟当时每到周末,为了不去上课,我偶尔还会撒谎说肚子疼,但是大部分时候还是被她揪着去了,凄凄惨惨的童年。

说风就是雨。我和很多小朋友一起坐上了一辆大巴车,大概有10多人吧,还有几个基督教徒。车子一路都在平缓的地方行驶着,不知道行驶了多久,领队的阿姨,应该算奶奶吧,让所有小朋友下了车,说是车子无法开到山路里面去,需要我们徒步进山。于是我们一行人就进山了。

山里没有人。只看到全是高大的树木,高得我需要90°仰望,还有稀稀疏疏被折射透下来的阳光。唯一的一条大路也是一坑一洼、凹凸不平的,下了雨每走一步就溅你一身泥土那种。我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没有看到一处人家,只听到鸟儿在高空盘旋还叽叽喳喳的叫着,可能是因为我们来到了他们的地盘向我们示威吧。还有那不知道哪里飘过来的栀子花香,好闻得很,忍不住用鼻子深吸了两口。

看到房子了。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在这深山里看到房子了。是用砖和泥土堆砌成的房子,房子四周用围墙高高的围了起来,只留下一个木制的大门可以进入,大门下是四五阶石梯子,我们需要沿着石梯往上走,走到房子大门处。踏进房子,看到了一个大院子,里面是几间房屋。领队的奶奶把我们领到了放在最左边的一个房间,大概15平左右,房间四周都是黑压压的墙壁,墙顶上有一个老式的电灯泡,散发着昏暗的灯光。地面上铺满了很多软的东西,就叫它瑜伽垫吧,除了瑜伽垫什么都没有。所有人都要睡在这间房间里,一个瑜伽垫上睡一人。在这一周的生活里,有人给我们做饭,有人给我们洗衣,而我们的任务就是上课、吃饭、睡觉。

安排好住处后,我们来到了中间的房间,也就是我们的教室,比刚刚那个房间还小,估计有12平左右,正对着大门的墙上有一块黑板,应该是给我们上课用的,黑板前方摆满了长板凳,长板凳下方摆着小板凳,长板凳的作用就是书桌,至于课程和我平时周末去学的很像,无非就是唱歌、祷告、讲圣经、演演小品。上课的时候后面还有几位老师坐着,每当我打瞌睡的时候,他们就会用手指戳戳我的背,叫我认真听课。

除了日常上课,老师还会给我们讲很多玄乎的事。有那么一堂课,老师说邀请了个资深教徒来给我们授课。说是授课,其实感觉有点洗脑。于是乎有个看起来有点胖的女生,个字不高,坐在轮椅上,缓缓地走到了黑板前方。她说她是大学生,且给我们讲述了她以前是如何造孽,信了教之后如何好之类的。她刚生下来的时候,爸爸妈妈不知道给她取什么名字,就叫了小红,不跟爸姓也不和妈姓,就姓“小”,这小红一叫就是20多年,还是后来她读大学了,实在忍不住去把这名字给改了,具体改成什么我不记得了。她还遭遇了车祸,瘫痪了,后来无非就是一些信了教之后腿变好了之类的,后来老师又给我们讲了谁信教了之后耳朵能听见了(以前不能听见)诸如此类的。我觉得这事吧,是有点玄乎,这个世界也许是有神秘力量的,谁解释的清哩。

后来有堂课,让人挺奇怪的。

老师给我们讲,每个人都做了很多错事,我们需要忏悔,我们需要得到主(上帝)的原谅。刚开始她只是慢慢道来,具体我也记不清讲了什么,随后声调开始慢慢变高,然后让我们所有人一起向上帝做了个祷告。接下来奇怪的事发生了,下面开始有人在小声哭泣,随后越来越多的人跟着哭了,越哭越大声,至于我,哭的那个造孽,哭的眼镜都掉地上了,哭得整个人都要坐不稳了,整间教室都是哭声,甚至后来有个男生,哭的直接倒在了地上,全身不停的抽搐,老师们直接围在他身边,并告诉他,都是罪孽,等会就好了,你还别说,抽搐了十几分钟后他慢慢就平静下来了,至于我们,大概哭了有半个多小时,老师还夸了我,说我哭得很伤心很真情,领悟到了真意,我当时可能还觉得老师说的对吧,毕竟在那个年纪,我认为这真是一件十分玄乎的事,我想我学习到的知识还不足以理解当时那种情况的发生。然而到了现在,其实我还是依然不太能理解,你非要我找一个原因,我想我也只能用心理学来解释了。不过我依然觉得,这世间有些事,你还真的就解释不通了。

一周的课程终于结束了,我们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准备回程。回来的路上,我们看到来时的那条坑坑洼洼的山路,两边居然有几颗橘子树,而且还挂满了金黄色的橘子,我们都认为这是野生的,想要去摘取,但是被老师训斥了。不过空气中依然飘着熟悉的栀子花香,好闻得很。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草原动物园的更多书评

推荐草原动物园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