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里的明媚与忧伤

慕灵珊
(文/慕灵珊)

01

自《诗经》以降,几千年来,人们对其注释的书籍版本不计其数。

以《野有蔓草》为例,“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兮。”

闻一多认为,这是一首性爱之诗;孔子则把这首情诗,引申到男性之间的深厚友情上;《诗经:最古老的情歌》作者钱红丽觉得,这是一个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的故事……

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很多诗歌的原意或者是答案,无所谓对与错,正是后人对《诗经》各式各样的注解,才让流传千年的古籍有如汩汩清泉,一次次以崭新的面貌出现在世人面前。

当我们怀揣着一颗温热的诗心读《诗经》,其实不必拘泥与这本《诗经:最古老的情歌》给我们的解析,读者需要发散性思维给《诗经》注入更多的生命力,这样,古籍的价值才能在历史的洪流里不断“鲜活”起来。
显示全文
(文/慕灵珊)

01

自《诗经》以降,几千年来,人们对其注释的书籍版本不计其数。

以《野有蔓草》为例,“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兮。”

闻一多认为,这是一首性爱之诗;孔子则把这首情诗,引申到男性之间的深厚友情上;《诗经:最古老的情歌》作者钱红丽觉得,这是一个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的故事……

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很多诗歌的原意或者是答案,无所谓对与错,正是后人对《诗经》各式各样的注解,才让流传千年的古籍有如汩汩清泉,一次次以崭新的面貌出现在世人面前。

当我们怀揣着一颗温热的诗心读《诗经》,其实不必拘泥与这本《诗经:最古老的情歌》给我们的解析,读者需要发散性思维给《诗经》注入更多的生命力,这样,古籍的价值才能在历史的洪流里不断“鲜活”起来。

02

幼时曾在QQ上看到一个人的个性签名:爱情是糖,甜到忧伤。

当时不解其意,只觉得句子很美,似乎不求甚解,才能保持住爱情在我心中的神秘感。

长大后才发现,就是这般甜蜜的惆怅、哀伤的依恋,是爱情啊!而《诗经》中同样藏着爱情的明媚与忧伤。

03

说起明媚,最爱那篇《女曰鸡鸣》。

诗歌描绘了一对夫妻的日常生活——天蒙蒙亮,外面的鸡在叫,女人喊男人起床,男人打算出去射些水鸭和大雁回来,女人说:“弋言加之,与子宜之。宜言饮酒,与子偕老。琴瑟在御,莫不静好。”

翻译成大白话就是:等你把野味打回家,我下厨给你做好吃的。有酒有肉的好日子,我愿意一辈子跟着你。至于最后一句“琴瑟在御,莫不静好”,一经译出,有失诗意,倒不如每个人在心底都保留对这一句的美好想象。

我们生活在俗世里,不可避免要劈材喂马,操心柴米油盐,关注一蔬一饭。从爱情步入婚姻,人间烟火味才是世间男女的本色,没了童话里的城堡和水晶鞋,多少人能安守这份岁月静好?

细水长流的日子里,需要双方互相尊重、互相信任,偶尔制造一点平淡生活的小惊喜,就像《女曰鸡鸣》里的男人,在妻子说出“琴瑟在御,莫不静好”的表白后,拿出私底下买的玉佩送给女人。

04

之前,我不知道在多少的文学作品上读到过“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只知出自《诗经》,却不知这个句子的完整出处,直至读了《诗经:最古老的情歌》,才明白这句话来自《诗经·邶风·击鼓》。

《击鼓》所言,以乐景衬哀情,反而增其悲。

放到原文中,“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更像男人在战场上的喋血盟誓。

原以为,这么美的爱情誓言应该发生在一对浪漫的男女上,不曾想,这是一个浩荡军队里的小兵,预料到了自己的命运,对身处远方的家妻,发出的独白。

可惜战争将要打响,他的妻子听不到他最深情且悲壮的告白,而作为后来者的我们,得以隔着千年时光,窥探这一美丽的誓言,赠与最心爱的人儿。

-THE END-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诗经:最古老的情歌的更多书评

推荐诗经:最古老的情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