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vity's Rainbow Gravity's Rainbow 评价人数不足

欢迎来到死亡的国度

唐冬冬
1945年9月15日,太阳行将走出处女宫,作曲家Anton Webern在盟军占据的奥地利被美军枪击,死在自家门前。

得知这一消息的瘾君子乐师Gustav在老毒虫Säure柏林的家中号泣:欧罗巴已死。

Gustav不是第一个发出这种惊呼的人,或许他甚至不是在Gravity's Rainbow中唯一一个这么想的人。但Webern之死,或许是这个庞杂却又单调的故事中,最明显的一个有机环:这些或显而易见,或隐含于谵妄,或幽默,或深沉的有机环在1944年冬天到1945年秋天的这段时间里,化合成了一个与它们具有同样结构的聚合物,一个死亡的国度。

1a.百科全书
GR是一本真正意义上的百科全书式的小说。从统计学到通灵术,从弹道制导到德国表现主义电影,从历史人类学到流行音乐……也许非母语的阅读会给阅读增添不少难度,但语言之外繁杂的知识体系和Pychon游戏式的指涉,也是这本书值得花时间和精力慢慢读的原因之一。

Pynchon敏锐的体察到电影作为流行文化对现代以及后现代社会的深刻影响:所有人都有机会接触它,但电影背后的意义,或者说制作者的Purpose却往往被掩盖在这种广泛的可及性之下——大多数电影其实都是反动的,父权的,满足性癖进而满足死亡的。Gerhardt von G...
显示全文
1945年9月15日,太阳行将走出处女宫,作曲家Anton Webern在盟军占据的奥地利被美军枪击,死在自家门前。

得知这一消息的瘾君子乐师Gustav在老毒虫Säure柏林的家中号泣:欧罗巴已死。

Gustav不是第一个发出这种惊呼的人,或许他甚至不是在Gravity's Rainbow中唯一一个这么想的人。但Webern之死,或许是这个庞杂却又单调的故事中,最明显的一个有机环:这些或显而易见,或隐含于谵妄,或幽默,或深沉的有机环在1944年冬天到1945年秋天的这段时间里,化合成了一个与它们具有同样结构的聚合物,一个死亡的国度。

1a.百科全书
GR是一本真正意义上的百科全书式的小说。从统计学到通灵术,从弹道制导到德国表现主义电影,从历史人类学到流行音乐……也许非母语的阅读会给阅读增添不少难度,但语言之外繁杂的知识体系和Pychon游戏式的指涉,也是这本书值得花时间和精力慢慢读的原因之一。

Pynchon敏锐的体察到电影作为流行文化对现代以及后现代社会的深刻影响:所有人都有机会接触它,但电影背后的意义,或者说制作者的Purpose却往往被掩盖在这种广泛的可及性之下——大多数电影其实都是反动的,父权的,满足性癖进而满足死亡的。Gerhardt von Goll是GR中电影人的代表,他拍摄的低俗电影被直接与在通货膨胀与战争中成长的德国儿童联系起来——Pynchon将他们称为Shadow Children。他们的共同特征就是被利用,被剥夺作为人的存在——与von Goll电影的叙事所潜藏的意识如出一辙。

这种经常让人毫无头绪的引用伴随着故事的演进,主角Slothrop的物化,也引出了Pynchon标签式的主题:在不断增加直到无穷多的“概念”之中,我们会迎来冷漠的终结。

2a.文字游戏
据说Pynchon在康奈尔念书的时候,上过Nabokov的文学课。

也许这么说不太恰当,但严肃批评本来就不是我的本分:Pynchon的对文字的玩心,也只能让我想到Nabokov了。他乐此不疲的使用Theater(战场/剧场)的双关语,嘲笑战争的荒谬;Major Marvy的死忠们(Marvy's Mothers)疯狂地唱着一首又一首的打油诗;他将爱丽丝漫游仙境中的情节用各种各样的方法(比如von Goll的外号der Springer)穿插到故事里,让我们不禁想起童话背后或许。。。

与V.一样,这种文字游戏不止在词语,句子和段落中。Pynchon不停地改变叙述的角度,让读者(narratee)处在一种近乎无法固定的状态,营造出一个又一个的阅读陷阱,将战后德国的混乱,以及在这种混沌中迷失的Slothrop和其它人的妄想用故事之外的机制描绘出来。这些阅读陷阱亦提醒我们GR不止是一个Narrative,而是一种更加立体的文本。

3a.死亡国度
和V.一样,GR塑造了一个虚无的世界。V.质问各种各样的意识形态:不论它们给我们许诺了怎样的世界(色彩斑斓的Vheissu),都无法掩盖我们此刻存在的这个世界正在衰退的事实(冰盖下的猴子)。而GR更进一步,由意识形态这一高级的概念,下沉到了环绕我们的后现代社会:科技、经济与Enterprise——和意识形态一样,他们也许诺了美好的世界:IG Farben在有机化学领域的研究似乎能带给我们无穷多的新材料,Rathenau与苏联签订的协议打破一战后德国面临的经济封锁,让我们的生活日新月异的通用电气……但当我们随着Tyrone Slothrop深入二战尾声的兔子洞,这些我们曾以为美好的,在一个上帝已死的世界重新给我们希望的东西,无一不指向这本书的主角——火箭——带给我们最深邃恐惧的,来自天空的死亡。Slothrop游荡在盟军占据的德国,伴随他的是一个又一个的碎片,琐碎到无法回答哪怕是他最简单的疑问,甚至都无法让他提出一个有意义的疑问,也是他日益增长的妄想,这些妄想指向了一个“正常”人无法触及的事实:后现代是一个前所未有的父权机器,是一个Rocket Cartel,它的所有表面都反射出对死亡的追求,一个北方的,白色的,冬天的世界,一个真正的死亡国度。

这个死亡的国度并不单单是纳粹,也不止是苏联,甚至不仅仅是二战本身:二战不过是一种手段。IG Farben的麻药/情报贩子Wimpe向Tchitcherine透露了科学的秘密:我们当然希望能够终结痛苦,但无数的研究却发现痛苦的根绝总是无法避免的会让我们成瘾。于是当科技给我们带来的各种各样的瘾——合成纤维带来的性癖,麻醉剂带来的毒瘾——催化了世界的衰退(性癖与衰退的联系是Pynchon小说中最反复出现的主题之一),死亡国度的管理者们自然要用痛苦来制造更多的瘾:这种近似妄想的辩证,让GR不止于一种百科全书,亦不停留在让人兴奋不已的文字游戏的层次。它用可见光谱里的所有颜色,为我们画出了一道未能逃逸出重力的,指向死亡的抛物线。

由此在这本900页的书中出现的不超过1页的关于广岛的只言片语,我们不难想象,如果欧洲战场是Rocket Cartel的剧院,那太平洋战场的主宰,毫无疑问是Atomic Cartel。二战结束以后,这两者继续支配着我们的世界,直到今天。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Gravity's Rainbow的更多书评

推荐Gravity's Rainbow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