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 离婚 8.9分

“诗意”没能打过“常识”

Bringin
老李——老李是个乡下人,来北平上学,留北平做事。虽不丑、学问也好、做事心细,但于真正的北平人,例如张大哥,看来,这个人总是有些“不顺眼”:“穿上最新式的西服会在身上打转,好像里面絮着二斤滚成蛋的碎棉花;刚刮净的脸,会仿佛顺着刀子冒槐子水,又涩又暗。”

老李的内心,充满着由矛盾造成的苦痛,他认为婚姻制度是错的,可是却顺了父母,在乡下娶了妻,还生了一儿一女,后来又听了张大哥的劝,把家眷接到了城里;他讨厌那个怪物衙门,可是呢,却也只能为了一家人的生计,将自己卖给魔鬼,“每天往那怪物肚子里面爬”;他自认为和别人不一样的是对“诗意”的追求,可它究竟是什么?我觉得老李也并不十分清楚,只是简单地具化在了马少奶奶的身上,最后,马少奶奶妥协了,老李的“诗意”也就破碎了。

张大哥——张大哥是一个热情而周到的人,“是一切人的大哥,你总以为他的父亲也得管他叫大哥”,大哥的心中是有一杆尺的,其衡量标准则靠的是他多年积累下的常识:没有卤虾油,涮羊肉就不完整;没有婚姻,一个人就不完整;没有儿子天真,张大哥就不完整。

张大哥不像老李那么爱琢磨些“诗意”的东西,他“永远顺着车辙走”—“如果没有横祸...
显示全文
老李——老李是个乡下人,来北平上学,留北平做事。虽不丑、学问也好、做事心细,但于真正的北平人,例如张大哥,看来,这个人总是有些“不顺眼”:“穿上最新式的西服会在身上打转,好像里面絮着二斤滚成蛋的碎棉花;刚刮净的脸,会仿佛顺着刀子冒槐子水,又涩又暗。”

老李的内心,充满着由矛盾造成的苦痛,他认为婚姻制度是错的,可是却顺了父母,在乡下娶了妻,还生了一儿一女,后来又听了张大哥的劝,把家眷接到了城里;他讨厌那个怪物衙门,可是呢,却也只能为了一家人的生计,将自己卖给魔鬼,“每天往那怪物肚子里面爬”;他自认为和别人不一样的是对“诗意”的追求,可它究竟是什么?我觉得老李也并不十分清楚,只是简单地具化在了马少奶奶的身上,最后,马少奶奶妥协了,老李的“诗意”也就破碎了。

张大哥——张大哥是一个热情而周到的人,“是一切人的大哥,你总以为他的父亲也得管他叫大哥”,大哥的心中是有一杆尺的,其衡量标准则靠的是他多年积累下的常识:没有卤虾油,涮羊肉就不完整;没有婚姻,一个人就不完整;没有儿子天真,张大哥就不完整。

张大哥不像老李那么爱琢磨些“诗意”的东西,他“永远顺着车辙走”—“如果没有横祸的话”,而且还热衷于帮别人走到这条正轨上来。可哪儿能没有横祸呢!当张大哥失了方向的时候,周围的人避之不及,还愿意拉他一把的也就只剩下了“乡下人”老李和“废物”丁二爷。

小赵——小赵是个年轻人,做起事来“精”、“坏”、“狠”。他的眼里只有“货物”和“利益”—十三妹等于一个市长的职位;天真等于一所房子加二百五十块钱再加整老李一顿。孝真算是个例外,击中了小赵心中柔软的那一块,不过就是这以前未曾有过的柔软,让他从故事里的“超人”变成了“死人”。

丁二爷——丁二爷是张大哥口中的“废物”,这么多年了,故事就只有一个:年轻时娶妻,被嫌,算底当了王八,还不算惨,妻子又带着儿子跑了,从此音信全无。丁二爷有点儿像“祥林嫂”,不断地重复着这个故事——给小时候的天真和孝真、给菱和英——只有小孩子愿意一遍一遍地听他念叨。

丁二爷到老终于硬气了一把,揍死了小赵,可是?他骨子里到底不是个英雄,怕得要命,天天梦见被枪毙。

书的名字叫做《离婚》,但故事里面一对儿都没离,连丁二爷都不算,只是老婆跑了,没走法律程序。婚姻中的问题:纳妾(小三)、价值观不合,最终都还是被大家“敷衍”过去了—方墩儿太太如此、高学历的邱太太如此、“诗意的化身”马少奶奶如此、“诗意的追求者”老李最终也是如此。胜利看起来是属于张大哥的,虽被折腾了一番,可到了到了,却什么都没损失,继续在衙门当差、房子拿回来了、女儿没被骗走、儿子还老实了,张大哥又变回了张大哥,继续他那忙碌的媒人生活。

所以“诗意”可能终究是抵不过“常识”的,作者在讽刺,不过,也许源于一种看穿了的无奈。有多少人能有打破常识的勇气,又有多少最后选择了“自暴自弃不思不虑”地“敷衍”下去。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离婚的更多书评

推荐离婚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