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物非人是”的故事

空城

“永远有多远”是个好题目。 顺着这个题眼似的题目回头想想这篇小说,会发现“永远”果真成了个被笼在了云里雾里的词汇:白大省和北京城,平行着、有时互渗着被铁凝叙述着,这两者的关系如此亲密,以至于我们无法将之剥离开来。然而在这里,即便“人”的日子浸透了“城”的滋味,“城”的演变道尽了“人”的悲哀。“城”与“人”的关系却并非、至少并不只是“象征”这般简单直接。 永远?什么是永远?偌大的北京城拆了建、建了拆。上百年的胡同也好,见证着历史的四合院也罢,该断壁残垣的时候,还是得轰隆隆地被时间掩埋。“我”在王府井边一个小小的门檐下紧紧攥着那仅剩的一点点儿“京味儿”、住在驸马胡同里的老太太丢过来的那两句“活了一辈子,到老被赶出北京了”……就连活了一辈子的、承载了整个生命重量的“北京城”就这么有些不留情面地渐渐淡了,没了,你说什么是永远?你说你是不是还能相信所谓的“永远”? 可偏偏又有白大省这么个“仁义”的老好人在一如既往地过她“仁义”的傻日子。各色各样的男人也好、女人也罢,在她这傻日子里轮番登场了。而千帆历尽,白大省却还是那个胡同老人嘴里的仁义姑娘、姥姥眼里的笨丫头、“我”眼里的傻表姐。 白大省的...

显示全文

“永远有多远”是个好题目。 顺着这个题眼似的题目回头想想这篇小说,会发现“永远”果真成了个被笼在了云里雾里的词汇:白大省和北京城,平行着、有时互渗着被铁凝叙述着,这两者的关系如此亲密,以至于我们无法将之剥离开来。然而在这里,即便“人”的日子浸透了“城”的滋味,“城”的演变道尽了“人”的悲哀。“城”与“人”的关系却并非、至少并不只是“象征”这般简单直接。 永远?什么是永远?偌大的北京城拆了建、建了拆。上百年的胡同也好,见证着历史的四合院也罢,该断壁残垣的时候,还是得轰隆隆地被时间掩埋。“我”在王府井边一个小小的门檐下紧紧攥着那仅剩的一点点儿“京味儿”、住在驸马胡同里的老太太丢过来的那两句“活了一辈子,到老被赶出北京了”……就连活了一辈子的、承载了整个生命重量的“北京城”就这么有些不留情面地渐渐淡了,没了,你说什么是永远?你说你是不是还能相信所谓的“永远”? 可偏偏又有白大省这么个“仁义”的老好人在一如既往地过她“仁义”的傻日子。各色各样的男人也好、女人也罢,在她这傻日子里轮番登场了。而千帆历尽,白大省却还是那个胡同老人嘴里的仁义姑娘、姥姥眼里的笨丫头、“我”眼里的傻表姐。 白大省的那股子傻劲儿,似乎就和“永远”似的没个尽头。 于是城的命运和人的命运就这样构成了两条线索、两种悲凉,也由此形成了一种张力、一种对照。 要是看寿命,人这一辈子和城的几百上千年历史,简直是没法儿比。可如今穿越岁月长河的“城”,让人怀疑起“永远”;而短暂活上这么几十年的“人”,却反又叫人有些相信“永远”。 到头来,“永远”果真成了一个看不懂的词儿——永远?永远到底有多远? 说惯了“物是人非”,而《永远有多远》讲的却是个“物非人是”的故事。 ——“物是人非”总免不了有些回首的味道;“物非人是”倒是多了些对当下、对过程、对活着的姿态、对存在方式的关注。 《永远有多远》值得回味的地方,确有这一点在悄然地浓墨重彩。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永远有多远的更多书评

推荐永远有多远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