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窥者 偷窥者 7.6分

“法医秦明”系列新作第六季:偷窥者(精彩试读)

汉果


外面淅淅沥沥地下着雨,声音细小而遥远。
左怜犹豫地解开了衬衫的第一粒扣子。
她看了看周围灰白色的石灰墙,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虽然她出身贫寒,但是最少十年之内,她没有过过这样的苦日子了。别人都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她倒是在这两个月内,学会了艰苦朴素。
她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她看不到太阳的升起和落下。
并不是左怜逆来顺受。在她看来,至少她现在还活着,好好地活着,毫发无损。这已经够让人惊讶的了。
这一间破旧却密闭的房间,就像是她的坟墓。
左怜苦笑着摇了摇头,自作孽,不可活啊。

不过,说是坟墓还是夸张了点。虽然简陋破旧,但这房间也算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一张行军床,一个写字台,一台只能收到中央台和龙番卫视的破电视,一个能冲澡的莲蓬头,还有抽水马桶。
吃的喝的,那个人会按时送来。之前,左怜也不知道是不是按时,但是每次饿了的时候,就会送过来。从铁门上的那个小窗里。
左怜外形出众,...
显示全文


外面淅淅沥沥地下着雨,声音细小而遥远。
左怜犹豫地解开了衬衫的第一粒扣子。
她看了看周围灰白色的石灰墙,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虽然她出身贫寒,但是最少十年之内,她没有过过这样的苦日子了。别人都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她倒是在这两个月内,学会了艰苦朴素。
她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她看不到太阳的升起和落下。
并不是左怜逆来顺受。在她看来,至少她现在还活着,好好地活着,毫发无损。这已经够让人惊讶的了。
这一间破旧却密闭的房间,就像是她的坟墓。
左怜苦笑着摇了摇头,自作孽,不可活啊。

不过,说是坟墓还是夸张了点。虽然简陋破旧,但这房间也算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一张行军床,一个写字台,一台只能收到中央台和龙番卫视的破电视,一个能冲澡的莲蓬头,还有抽水马桶。
吃的喝的,那个人会按时送来。之前,左怜也不知道是不是按时,但是每次饿了的时候,就会送过来。从铁门上的那个小窗里。
左怜外形出众,从小就一直被追捧,却一直未被征服。她就是个女神,她的光芒照耀着所有她认识的男人。那个富豪老公,大她几十岁,显然不是她心底的最爱,只是禁不住他反复送首饰、奢侈品什么的,才干脆从了他。
这么多年来,别人好言好语奉承着,好吃好喝伺候着,她从来没有动容或动心。但是当她饥肠辘辘的时候,那个人会送来粗茶淡饭;当她觉得自己一身臭味的时候,那个人会送来城隍庙买的地摊衣服。这让她反而对那个人有了一丝感激。
想到这里,左怜又苦笑了一声。


折断了我的翅膀,又来给我敷药,这算是恩惠吗?
左怜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甚至记不太清自己是怎么来的。开始的一段时间内,她也不知道是三天还是一周,反正那段时间内,她被恐惧笼罩,她觉得自己死定了,说不准死之前还会遭受非人的折磨。以左怜的性格,她誓死也不会遭受凌辱。她暗自给自己赴死的勇气。
所以在昏暗的灯光中,她蜷缩在行军床上,不眠不休地度过了那段时间。
不过,她一直毫发无损,于是有些放松下来。她想尽一切办法,想去打开那扇铁门,只有在这个时候,她才知道,原来她根本不是什么女汉子,她柔弱的手指,甚至不能抠开门缝一丝一毫。在她的指甲被掀翻了一个的时候,她彻底放弃了。她开始适应昏暗的灯光,开始适应没有手机、没有网络的“社会”。
她会偶尔看看电视,掌握今天的时间,获知现在是白天,还是黑夜。
从电视上的时间来看,噩梦已经持续了两个月。
房间昏暗潮湿,洗了的衣服要等三天才能干,所以她只能更改一下自己每天换衣服的习惯了。那个人买来的内衣不合身,但总比不穿好,将就着吧。
两个月来,她一直一个人,但是仍然会每天穿戴整齐。


这是她多年来的强迫症。
最害怕的事情,就是洗澡和如厕。但这又是必须要做的事情。
害怕的原因,是她每次做这些事情的时候,都觉得背后有一双眼睛,虽然她清楚地知道这个房间有门无窗,只有她一个人居住。
因为这个,她熬到了浑身发臭、难受无比的时候,才战战兢兢地去洗澡,却什么都没有发生。
即便什么都没有发生,她的那种感觉依旧强烈无比。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偷窥者的更多书评

推荐偷窥者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