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夜之夜 千夜之夜 8.3分

《天方夜谭》后的故事

让弗朗索瓦张
2017-08-01 10:45:13

《一千零一夜》《阿拉伯之夜》,又或者《天方夜谭》这么美的名字,都是指那一本阿拉伯民间文学的经典之作:山鲁佐德给残暴的国王一夜一夜地讲奇妙的故事。阿拉丁、辛巴德、阿里巴巴等人都成了世人耳熟能详的角色;这些故事本身也影响也无数人,阿拉伯文化圈外,也有诸多喜爱、仿写的人,应该能称之为一种文体了。从爱伦坡、史蒂文斯到博尔赫斯、尤瑟纳尔,还有科幻作家姜峯楠,都曾模仿过,足见其魅力和科延展性。

埃及大作家马哈福兹也曾借此发挥,创作了《千夜之夜》(又译《续天方夜谭》):山鲁佐德已劝国王向善,但恶魔仍然潜伏在人间;贪婪、色欲、嫉妒等欲望仍如毒蛇般盘踞人心;故事也不再由山鲁佐德讲述,不再是那些奇思妙想的故事,而是围绕王子咖啡馆的顾客们形形色色的故事:辛巴德仍然出海,阿拉丁不是中国的穷小子,而是剃头匠的儿子…在善魔(阿夫利特、伊夫利特)和恶魔的做弄下,又发生了很多奇妙的故事。

最大的特点是其异域的特色,所谓“阿拉伯语言艺术”;阿拉伯文化与伊斯兰文化紧密相连;在伊斯兰教疑似遭到污名化、妖魔化的今天,再看生活在这种文化下的作家,以“仿古”方式回溯过去的作品称得上别有乐趣;真是的社会中,可

...
显示全文

《一千零一夜》《阿拉伯之夜》,又或者《天方夜谭》这么美的名字,都是指那一本阿拉伯民间文学的经典之作:山鲁佐德给残暴的国王一夜一夜地讲奇妙的故事。阿拉丁、辛巴德、阿里巴巴等人都成了世人耳熟能详的角色;这些故事本身也影响也无数人,阿拉伯文化圈外,也有诸多喜爱、仿写的人,应该能称之为一种文体了。从爱伦坡、史蒂文斯到博尔赫斯、尤瑟纳尔,还有科幻作家姜峯楠,都曾模仿过,足见其魅力和科延展性。

埃及大作家马哈福兹也曾借此发挥,创作了《千夜之夜》(又译《续天方夜谭》):山鲁佐德已劝国王向善,但恶魔仍然潜伏在人间;贪婪、色欲、嫉妒等欲望仍如毒蛇般盘踞人心;故事也不再由山鲁佐德讲述,不再是那些奇思妙想的故事,而是围绕王子咖啡馆的顾客们形形色色的故事:辛巴德仍然出海,阿拉丁不是中国的穷小子,而是剃头匠的儿子…在善魔(阿夫利特、伊夫利特)和恶魔的做弄下,又发生了很多奇妙的故事。

最大的特点是其异域的特色,所谓“阿拉伯语言艺术”;阿拉伯文化与伊斯兰文化紧密相连;在伊斯兰教疑似遭到污名化、妖魔化的今天,再看生活在这种文化下的作家,以“仿古”方式回溯过去的作品称得上别有乐趣;真是的社会中,可能不都是宗教狂热分子;除了长老般虔诚、坚定地信徒外,多数普通百姓还是充满了七情六欲;别忘了,《一千零一夜》起因是王后淫荡,国王为之愤怒;民间故事讲述的也正是市井趣味;《千夜之夜》也是如此,讲述的是“借古讽今”一般的市民生活。他们会被财富、美色迷住心窍,会为之做出各种荒唐的事,也就有了艾妮斯·吉丽斯(女恶魔化身)戏耍荒淫之人的故事(仿自《小娘子巧戏众达官》);也有青年男女为情所困,追求真爱的故事,也就有了努尔丁与敦娅佐德求爱的神奇故事。卡尔维诺在整理《意大利童话》(应该说“民间故事”更恰当)时,也发现不少与其他文化中故事相似的地方,也有和《一千零一夜》相似的;再看《千夜之夜》,这些故事也并不完全陌生,好像也能在生活中、故事中找到相似的;故事是相似的,人大概也是如此。我想对伊斯兰文化一味抹黑也不是明智的。

卡尔维诺为中译本题过这么一句话:“民间故事是最通俗的艺术形式,同时它也是一个国家或民族的灵魂。”以受教育程度高、为国家、民族思考很多的作家身份写出来的《千夜之夜》,也不都是胡闹,有些还别具启示意味。“假国王”卖水人伊布拉欣在夜间私设王庭,主持正义,劝诫了巡访的国王;辛巴德七次出海,历经千辛万苦,收获良多,终于衣锦还乡,却发现自己还是听从天空、大海和奇迹的召唤;山鲁亚尔国王看破罪恶,选择流浪,进入了温柔乡,却因为好奇心,再度陷入虚无,不禁为失去的温柔乡恸哭,这是出现了“智者”贾姆沙。贾姆沙贯穿全书,本是卫队长,一味听从调遣;听从善魔和内心的声音后,行刺贪官,主持正义;又依次化身脚夫阿卜杜拉、“疯子”、“智者”,继续漫游行善。他的故事一面是反对贪腐,还有就是对“身份”的探求;收尾时的他对国王说了一段箴言:“既不能让人求得真理,又不能让人对真理绝望。要使他进退维谷。谁以为已经得到,就要让他绝望。谁以为永世难求,可以给他希望。使他进不得,退不得,求不得,舍不得。”加上之前长老的各种箴言教导,是不是与基督教甚至佛教有些相通之处呢?

《千夜之夜》再次证明《一千零一夜》的可延展性和趣味,以古代的故事与当下相呼应,甚是独具匠心。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千夜之夜的更多书评

推荐千夜之夜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