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排队等饮料的梦中人

晴天元鹏
2017-08-01 10:13:36

作者侯会写的《物欲〈红楼梦〉:清朝贵族生活》一书,把视角对准古典名著《红楼梦》中人的物质欲望,从一条条隐藏的生活线索里梳理,呈现出清朝贵族的一种生活状态。小说《红楼梦》里主要人物常是外表光鲜亮丽,居住环境也异常奢华精致,但他们犹如鸟笼中的金刚鹦鹉,长期囚禁在封建礼教的牢笼下,也有着不便于向外人诉说的酸楚。

《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是一位没落的贵族子弟,经历过家族最兴盛和最落魄的时期,所以他笔下所描绘的贵族生活中,就包含着反思、怨恨、追念、眷恋等多种情感因素。正如《物欲〈红楼梦〉:清朝贵族生活》评价曹雪芹是“带着欣赏和陶醉的笔调摹写着一去不返的家族生活,在创作一部伟大文学作品的同时,也为后世留下关于贵族生活的真实记录”。

《红楼梦》中人物的奢华生活场景,看似与今天人们的生活距离遥远,可经过《物欲〈红楼梦〉:清朝贵族生活》一书的解读,不难从中发现清代贵族们的生活状态和现代人的极为相似。无论是清朝贵族还是现代居民,为了享受到优越的物质品质,常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获取,只不过现代人叫这种做法为排队,古代人叫做遵循礼教而已,实际上大家都是在一定的秩序控制下,等待着物质愉悦的到来

...
显示全文

作者侯会写的《物欲〈红楼梦〉:清朝贵族生活》一书,把视角对准古典名著《红楼梦》中人的物质欲望,从一条条隐藏的生活线索里梳理,呈现出清朝贵族的一种生活状态。小说《红楼梦》里主要人物常是外表光鲜亮丽,居住环境也异常奢华精致,但他们犹如鸟笼中的金刚鹦鹉,长期囚禁在封建礼教的牢笼下,也有着不便于向外人诉说的酸楚。

《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是一位没落的贵族子弟,经历过家族最兴盛和最落魄的时期,所以他笔下所描绘的贵族生活中,就包含着反思、怨恨、追念、眷恋等多种情感因素。正如《物欲〈红楼梦〉:清朝贵族生活》评价曹雪芹是“带着欣赏和陶醉的笔调摹写着一去不返的家族生活,在创作一部伟大文学作品的同时,也为后世留下关于贵族生活的真实记录”。

《红楼梦》中人物的奢华生活场景,看似与今天人们的生活距离遥远,可经过《物欲〈红楼梦〉:清朝贵族生活》一书的解读,不难从中发现清代贵族们的生活状态和现代人的极为相似。无论是清朝贵族还是现代居民,为了享受到优越的物质品质,常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获取,只不过现代人叫这种做法为排队,古代人叫做遵循礼教而已,实际上大家都是在一定的秩序控制下,等待着物质愉悦的到来。

排队时的谨小慎微

“礼出大家”一点在《红楼梦》的贾府里体现的尤为深刻,像是薛宝钗由于相貌端庄、举止得体而受到上上下下人的喜爱。就连经常喜欢闹点小情绪的林黛玉,初次进入贾宝玉家时,也是“步步留心,时时在意,不肯轻易多说一句话,多行一步路”,礼仪规矩是衡量贵族品质的重要标准。

关于物质生活“排队”的情况,《红楼梦》小说第二十九回提到:“贾母坐一乘八人大轿,李氏、凤姐儿、薛姨妈每人一乘四人轿,宝钗、黛玉二人共坐一辆翠盖珠缨八宝车,迎春、探春、惜春三人共坐一辆朱轮华盖车”。这是贾母率众家眷到清虚观祈福的一段,根据其中不同的出行工具和载客量,能够发现清朝贵族生活的细节和礼仪。《物欲〈红楼梦〉:清朝贵族生活》提道:“一般而言,轿的级别比车要高一等。轿由人抬,乘坐舒适,无颠簸之苦。车由牲口驾辕牵拉,级别自然不如轿子。古代没有坦荡如砥的公路,更无充气的橡胶轮胎,钉着铁钉的木车轮行驶在坑洼不平的土路、石板路上,颠簸震荡的滋味很不好受”。贾母因为丈夫、儿子官场的爵位可以一人乘坐八人大轿,李氏、凤姐儿、薛姨妈则降为每人乘坐四人轿。宝钗、黛玉则干脆直接降到两人同坐翠盖珠缨八宝车,真是替她们柔弱的小身板捏把汗,不过还是比迎春、探春、惜春三人共坐的朱轮华盖车多少强一些,也更受优待一些。

乘车出行是最为平常的生活行为,在贾府出行画面中却有着宏大的排场,以及更为严苛的尊卑礼仪秩序。礼仪规无疑是清代贵族们生活里的约束“戒尺”,又是他们地位上升的关键“钥匙”,小心“排队”的人才可能有机会像贾母那样享受到最顶级的八人大轿服务。

插队时的放纵放逐

《红楼梦》里大部分的贵族规规矩矩地守护着礼仪秩序,在精致的屋宇下寂寥的生活,“排队”等待着各自命运的转机。然而总有一些叛逆的人物,像是宝玉、黛玉、王熙凤、晴雯等人,不自觉地走到了队伍的最前面,把原本一个梯队的朋友远远落在了身后,等待这些“插队”的人将是急转直下的命运风暴。

《红楼梦》贾府里的丫鬟日常需要穿着制服,制服的样式大体是青缎背心,曾出现于袭人、鸳鸯、紫鹃等丫鬟身上。《物欲〈红楼梦〉:清朝贵族生活》提道有着同等重要戏份的丫鬟晴雯,自始至终也没有穿过这件“工作装”,还被人告发“天天打扮的像是个西施的样子”,被认定成勾引贾宝玉的“狐狸精”而逐出贾府。晴雯仗着天生长相出众以及贾母、贾宝玉的庇护,在贾府也曾一度享受过特殊的待遇。像是一次晴雯不小心跌坏了宝玉的扇子,两人因此起了冲突,还是之后宝玉主动向她请罪,满足她撕坏扇子解气的狂妄举动,这才告终。但当晴雯被驱逐出大观园以后,情况则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一回贾宝玉到外头晴雯家中,看望生病的晴雯。晴雯急切想喝口茶水,宝玉却半天找不到一个像样的茶具,倒出来的茶水也是绛红色,而那晴雯“如同得了甘露一般,一气都灌下去了”。看到此景着实让人心疼,原本那位心高气傲的女孩子命运竟然沦落到这步田地。

《红楼梦》中选择“插队”来挑战礼仪规则的人并不多,但仍然有一队像是晴雯一样的叛逆人物,每当出现就有着轰轰烈烈的一番表现。他们享受到了生命的极致精彩,也品尝到了命运的残酷悲痛,经历了人生能量的激烈转换,就像是有一杯饮料刚刚拿到手上,又马上撒到了地上,散发出人生的无常与落寞。

解散时的留恋悔恨

《红楼梦》中既有守护封建礼教而“排队”的人,也有冲破礼教屏障而“插队”的人,直到整个家族被彻底被击垮时,队伍中的人们这才全部解散了。《物欲〈红楼梦〉:清朝贵族生活》写道:“曹雪芹连同他笔下的宝玉、黛玉、晴雯等,血管中流淌着叛逆的血液,然而这种‘叛逆’远未升华到某些现代学者所拔高的程度。”曹雪芹自身大起大落的经历,使得他在描绘贵族生活中带有明显的悔恨意思,感慨当初家庭繁盛时不懂得防范,真到全部家当散落的时候,对过去的美好生活又充满了各种留恋,也是曹雪芹之所以能够描写出贵族生活如此细致的原因之一。

就饮茶而言,《红楼梦》一回妙玉为招待贾母等一行人的到访,将旧年储藏、澄清的雨水取出烹茶,特别用一个成窑五彩小盖碗,为贾母奉上了具有长寿含义的老君眉。在此我们再回想一下,之前提到卧病在家的晴雯,想喝口茶水也没有人搭理,直到宝玉的到访,在他的帮助下,才用个不成器的茶碗,喝上了绛红色的茶水,还如同得到了甘露一般。《物欲〈红楼梦〉:清朝贵族生活》写道:“曹雪芹生长于温柔富贵乡,后半生又受够了底层社会的饥寒交迫,这两种茶,他都喝过。他的小说常常以如此鲜明的对比,宣泄着胸中的感慨,有意无意传递着人生无常、‘好就是了’的哲学理念,小说也因此笼罩着一层悲凉之雾。”

曹雪芹描绘豪华的贵族生活场景之时,持有往昔生活的留恋,交代出贵族衣食住行极尽奢华的细节,为一般老百姓营造出梦境般的虚幻感受;另一方面在写到享乐生活走到尽头的时候,又将许多红楼梦中人的命运设置的极为凄惨,令极度膨胀的物欲转化为最为消极的影响,大有悔恨过往的意思。在家族礼教“队伍”彻底解散以后,往日的贵族们也就仅可以在睡梦中空挥手臂,追逐那杯再也喝不到的顶级“饮料”了吧。

《物欲〈红楼梦〉:清朝贵族生活》一书是《红楼梦》这部巨著很好的导读,能够帮助人们了解清代贵族的生活方式,进而便于理解《红楼梦》中人物内心世界的细微变化。而且,这部书也可以为喜欢《红楼梦》的读者,拓展清代贵族真实生活的方方面面,是让人感到鲜活有趣的清代贵族生活指南。

自古至今,人的欲望是相通的,清代贵族的物质欲望在注重商业利益的今天同样容易理解。现代人还是需要“排队”甚至“插队”,在遵循和打破秩序的不同道路上,收获物质世界中的满足感。不过凡事是物极必反,这也是《红楼梦》最能带给我们思考的地方。今天我们在追逐物质享受的过程,一味地去“排队”,或者一味地去“插队”,都将可能出现各种危机,消散掉已经获得的物质成果。英国剧作家萧伯纳曾说过“自我控制是最强者的本能”,这也许是我们当下需要平衡欲望,时常停下来思考的人生问题。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物欲《红楼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